您当前的位置 :爱海宁城市门户 > 专题专栏 > 专题新闻 正文
芽麦圆子香飘长安
2018年05月25日 14:29:39 来源:

爱海宁客户端记者 宋屹立

芽麦圆子,今年即将谢幕的时令点心。清明假期过后的一个上午,记者走进东升村王才芬的家,厨房里热腾腾的,王才芬站在灶台前,正把一个个刚揉好的芽麦圆子在锅沿上排成圈,她的妹妹王桂芬坐在灶口添柴控制着火候,等待油热。

1001523453871140.jpg

“这批做完就快没了,平时这个点总要做两千个了。”王才芬说话间,把锅沿上的芽麦圆子下到锅里,“滋滋”地鼓起油泡。火烧得并不旺,文火这么煎了几分钟,浇上红糖水,再拍一层芝麻,一只只青绿中带着金黄的芽麦圆子就出锅了。尝一尝,香甜软糯,油而不腻,唇齿间有一丝野草和芝麻的清香。

瞅一眼时间,这还只不过上午9点多。

芽麦圆子制作不简单

和过去一样,从正月十几号开始,王才芬就为了芽麦圆子忙活开了。这一个多月时间,她几乎每天5点就要起床张罗起来。

别看这小小的一块芽麦圆子,做起来却一点也不简单。

王才芬把出锅后的芽麦圆子晾到一边,又重新捧来一盆米粉团,制作新一批的芽麦圆子。

49021523453871031.jpg

芽麦圆子,是用草头、粳米粉、糯米粉和麦芽粉杂糅而成。其中的草头(学名佛耳草)看上去与乡间其他的野草无异,王才芬却说:“草头一身都是宝”。把草的嫩头掐断,可看到断层面有丝丝的白色纤维,很像棉花的纤维,这种草纤维使得芽麦圆子嚼起来有一定的韧性。制作上,需要先用石灰水煮软、去苦味。放在竹篮里漂洗干净,掺入一半粳米粉、一半糯米粉,搅和均匀后,再把一大团米粉团揪成了小块,上蒸笼。

这边刚盖上锅盖,坐在灶口的王桂芬立刻默契地添柴加火,“一大团蒸不熟,揪成小块,这样也至少蒸上20分钟。”

出了锅的米粉团,颜色碧绿如玉,接下去就是力气活了,米粉团放在盆里,使出全身力气,揉、捏、捶,各种手法齐上阵,一边揉一边加入麦芽粉,让它里里外外都均匀地滚上麦芽粉。

等米粉团揉好,王桂芬也起身洗净手过来帮忙,姐妹俩麻利地将米粉团揪成小团,然后挤压揉捏成饼状,芽麦圆子到这一步大体成型,接下来就是下锅煎了。

时令美味受市场热捧

一边忙活一边拉起家常。王才芬今年57岁,原是城东村人,嫁到东升村之前并不曾吃过芽麦圆子,她的这门手艺全是从婆婆手里学来的,而婆婆的手艺又是从祖辈上传下来。现如今会这门手艺的人已经不多了,王才芬每年制作的芽麦圆子总是受到亲友的热捧,每家送上四五十个都不够。

201523453871390.jpg

这几年这道原本用来招待客人、馈赠亲友的美食竟然走出了一片市场,单王才芬个人,每天就要制作四五千个芽麦圆子,不仅在长安周边地区热销,还借着互联网远销福建、四川、贵州、北京等地,说起这些远方的朋友不远千里只为品尝麦芽圆子,王才芬显得特别高兴。

芽麦圆子的制作费时费力,全靠手工,一个人忙活不过来,常常是一家人出动,女儿、女婿、妹妹……甚至是8岁的孙子也会加入到帮忙的队伍中。“我是年年来帮忙,年年劝,做这个这么辛苦姐姐就少做点吧!”王桂芬说。

291523453871281.jpg

家里人都心疼她辛苦,劝她别再做了,享享福。前不久,小女儿带着她来了一趟出国游,去了斯里兰卡。品尝异域的美食,王桂芬心想,外边的人来咱长安不也就品尝芽麦圆子嘛,这是长安老底子的味道。

面对家人劝慰,王才芬质朴地笑笑,说了很简单也很真诚地一句:“人家要吃,我就是要做给他们吃。”

说话间,又一批芽麦圆子在锅沿上排好了队。“滋——”随着芽麦圆子入锅,一整屋都是草头的清香。

传统技艺永不谢幕

与粽子、水饺等食物不同,芽麦圆子的制作工艺不适合店家大批量生产。草头要掐取嫩头,揉粉要分生粉、熟粉两次揉,草要煮烂,粉要水蒸,饼要油煎,整个过程的工时成本很高。再者,草头只能在清明前后一个月的时间里能采用,过后这些草就拔苔开花,不能食用。它的时令特色是明显,过了清明时节,就很难看到芽麦圆子的踪影。

91211523453871500.jpg

在长安及周边地区,芽麦圆子可以说是清明时节许多人家都会做的美食。但可能是因为它制作起来太麻烦,做芽麦圆子的人少了许多。

不过仍然有一批像王才芬一样的人坚守着这门传统技艺,每年在这个美好的季节,准时唤醒人们对于这道美味的记忆。

关于这门传统技艺,长安镇(高新区)文体站也早已引起关注,前两年将芽麦圆子制作技艺申报并最终入选了第五批海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多渠道地加以保护和传承。

相信有这么一群人的坚守,加上“非遗”部门的传承和保护,芽麦圆子,这道长安老底子的清明美味,将永不谢幕。

作者: 爱海宁客户端记者 宋屹立 责任编辑: 胡晓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