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宁日报电子报订报热线 87235130
夏夜的“长桌宴”
2020年07月31日 10:17:41

夏夜的“长桌宴”

大潮APP
2020年07月31日 阅读数:
+关注

文/梅雨 


“一望无际的稻田里,无人机在空中作业,和田间劳作的人们相互映衬,俨然一幅优美的现代农桑图”,一幅农业现代化的生产图景勾起我对“双夏”抢收抢种的回忆。

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是为海宁农忙期,俗称“双抢”, 即抢收抢种。生产队社员起早摸黑,抓质量,赶进度,一定要在立秋前完成收种任务,这是一个硬任务,一场艰苦的攻坚战,我们那些50后、60后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我从学校回到农村。二十上下的我,俨然是个小伙子,学会各种农活,成为生产队的壮劳动力。

夏日,田野上,阡陌纵横、路通渠连,一望无际的稻田里,稻菽飘香丰收在望,脑海里常浮现出“喜看稻菽千层浪”的诗的意境。

凌晨,母亲、妻子与队里的妇女们一起,常常在二三点钟起来开早工拔秧,她们手持拔秧凳儿,伴随着一片蛙声,高一脚低一脚地行走在去秧田的路上……来到田头,两人一畈,一字排开,随着队长的一声开拔,姑娘、妇女们双手来回在秧苗间,哗啦哗啦的击水声、秧苗拔起后、水田的撞击声与远近传来的蛙鸣声、妇女们的说笑声汇成一曲悦耳的田园交响曲。天亮了,清晨,姑娘们肩挑着将一担担秧苗,赤着脚走在田埂上,田埂不宽,窄窄的,如同体操选手在平衡木行走似的将秧苗送到已平整好的田园。

清早,我和队里的男劳力一同扛着铁耙,来到田间,听渠水哗哗流淌,手扶拖拉机突突欢歌在收割完的稻田里翻垦田地,摊平稻田,做好插秧前的最后一道工序。摊田是个粗活、力气活。大伙一起下田,将高处的泥块捣碎往低处的坑潭填,直至平坦。只见双手擎着铁耙,左右前后来回循环往复,不停地将高处的土块移动之低潭,不一会儿眼前一片平坦。从远处看摊田劳作,犹如黄昏时节的广场舞,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左推三,右推三;左拉拉,右拉拉;前搡搡,后搡搡,“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白天时分,在没有收割机的岁月,女人们头戴草帽下田收割,男人挑担脱粒稻谷。稻田有干有湿,干的可穿鞋下田野,湿的双腿陷泥潭。妇女一手持镰刀,一手握稻禾,刀落禾起,三下五除二,一把割就,沉甸甸的稻穗低着金色头颅,绽露出喜悦的笑颜与收割的姑娘合影成一幅丰收的幸福图画;忘却了一天来的腰酸腿胀,手上的血泡。男人们手持稻把走向隆隆欢唱的打稻机前,轻轻地放到打稻机的滚轮上,稻谷在机轮上发出“沙沙——嗦落落——沙沙——欢快”的歌声,上面滚打、下边滚打,里边翻打、外边翻打。组成一首丰收赞歌;顾不上一天的劳累。

来到田头,一担担秧苗,抛向田园,静静地等待着主人的到来。霎那间,那种田插秧的,齐刷刷站在田埂上,一齐下田,犹如一场田径运动会,等待发令声响,顿时冲出起跑线,然,忽见女人们一个个转身,面向田塍,手持秧把,一手分苗,一手插秧,如晴蜓点水,“嚓嚓——嚓嚓——”飞快地移动着,自左向右是六棵,自右向左是六棵,来回往复,“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此时,太阳映红了西边的天空,水中的草帽插完了手中的那棵苗,抬起头,一会儿的功夫,一爿田的秧插好了。

是晚收工,归至家中,小囡在柴灶间烧火,观看红红的灶门,大人在灶上掌勺,说是掌勺,其实只是烧几个家常菜,炒茄子、炒缸头、马铃薯丝、蕃茄冬菜汤、咸肉烧冬瓜……抑或还有炒螺丝,河蚌肉;或鱼和红烧肉等。

晚宴开始,趁着夏夜的丝丝凉风,大人将春凳搬到场上,两边摆好凳椅、锅盆碗筷,边纳凉边晚餐。有的干脆把八仙桌驼到场上,左边搬到场上,右边也将饭桌向到场上,中间的闻风而动,东面的西面的都出来了,长长的一排四五户,边纳凉,边就餐,摆起了“长桌宴”,犹如苗家山寨的“百家宴”。最开心的应是孩子们,捧着饭碗走东家,窜西家;到这家夹一筷菜,那家夹一粒豆;东家尝一个螺丝,西家品一口汤羹。不一而足。

如今,农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住上楼房,进了城,“长桌宴”的情景渐渐远去,成为一种记忆,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无法抹去。


精彩评论
登录一下
猜你喜欢

海宁新闻媒介

大潮APP

海宁发布

海宁日报

大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