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爱海宁城市门户 > 通讯员来稿 正文
57岁的俞建明夫妻俩在丁桥搭档打铁传佳话
2018年09月04日 10:27:55 来源:

曾听老一辈人念叨:撑船、打铁、磨豆腐是人世间最苦的三大行当。但海宁丁桥有一对打铁夫妻,俞大伯从22岁开始学打铁至今,夫妻俩坚守打铁不放弃,他们俩非但不觉得苦,反而深深爱上了这个行当,一干就是35年。

打了30多年的铁俞师傅练就了一手过硬的本领,不仅农具打得耐用,其他日用品也打得精巧,近年他打的农具远销上海、江苏、绍兴等地,菜刀远销到哈尔滨,他这门独到的打铁技艺,不仅技艺高,而且人缘好,为人厚道。“有的村民刮子的口子由于长年累月劳动,管口松了,叫他帮个忙淬个火把管口子搭老,有的铁搭冒头口子松了,叫他淬个火打老,他总是笑咪咪地免费为村民服务,他从不收费,”村民杨建国说 。

打铁这门手艺就要失传,谁能来继承?俞大伯开心之余不免担忧

有着30多年打铁生涯的打铁师傅俞建明,今年57岁,是土生土长的丁桥人,昨天上午,笔者在丁桥镇桥南的打铁店找到了他,他中等身材,身体很结实,两眼炯炯有神,走进打铁店,红红的炉火烧得正旺,他右手握着铁榔头,有力地举起,使劲地敲打着一张刚从火炉子里捞出来的烧红的小铁板,一会儿功夫,在他的榔头下变成了一把呈亮的链刀,打铁时发出的叮当的声音,不时地在二间平房里传出窗外,笔者目睹了这一情景,听他讲打铁的故事。 

俞建明告诉笔者,由于家里弟兄众多,全家有6个弟兄,他排行最小,家境贫寒,他22岁那年便跟随亲哥学起了打铁,他哥在新中国成立后学打铁匠的,后来丁桥镇办起了农具厂,哥哥率先去农具厂工作。“那时在农村劳动收入很低,一天也只有几毛钱,当时父亲说年轻人要学门手艺,将来可谋生,于是俞建明就跟随哥哥到农具厂学打铁,起先学的是拉风箱等杂活,”俞建明回忆着说,1985年他跟哥哥在农具厂学了5年打铁,他先从小炉灶开始学打钉子、拳头锁搭扣、火钳之类的小件,后来学用大炉灶打刮子、锄头、铁耙、铁搭等大件。

俞大伯说,打铁看起来容易,其实有很多讲究,点火、拉风箱、把钳、淬火、打磨……都有讲究,火候不到不行,过了头也不行,所以有“三年徒弟两年半桌头”的行话,意思是说练打铁的基本功,就要整整5年,如果要学好学精,那是没有尽头的。

在27岁那年取了媳妇开了打铁店

“1990年农具厂解体了,厂里的很多位铁匠师傅都改行做了其他买卖,我放不下这门刚学成的打铁手艺,于是在丁桥镇开了一个打铁匠铺,每天早上5点多钟就起床打农具,到下午6点多钟才息工,并在集镇上摆摊卖农具。”俞建明说,27岁那年,经人介绍认识了比他小2岁的妻子费森水,同年结了婚,生有一女儿,现在女儿大学已毕业,在许村工作,刚结婚时妻子在绸厂上班,那时打铁生意兴隆,红红火火,因为那时农民劳作是主要是手工劳动,锄头、铁搭、铁耙相当走俏,那时人手不够,就叫妻子过来帮忙学打铁,不料这一干就是28年,妻子跟我吃了不少苦,起早摸黑地干,跟我学起了打铁,目前她一些如链刀小农具,她也会打,这活毕竟男人干的活,太辛苦了,刚开始打铁干这行业,虽然辛苦,但生意确实很好,一天下来挣的钱还行,在当时农民在田间劳动都是手工劳动,后来随着农业机械化的发展,本地农民的农具需求在减少,”俞建明说。

开始几年打铁店生意忙不过来,后来也叫舅老来学打铁,舅老费师傅也一直在他店里帮忙,俞建明的铁匠铺在丁桥小镇桥南的二间平房,房子面积不大,里边却有二个炉子,一个小炉,一个大炉,还有一个直冲屋顶的长烟囱,边上有空气锤、墩台和一些待打的链刀堆在地上,昨天上午,在笔者眼前,俞建明熟练地生起炉子,光着膀子就在火红的炉火边打起了铁,不减当年。“这几天老婆在管孙子,不在店里,只要她有空就来店里帮忙打铁”,俞建明说。

老手艺将何去何从

从22岁至今,33年来俞建明已经精通掌握了这门打铁手艺,并有几十多种拿手绝活。“如今打铁的人越来越少,丁桥镇上还剩下他一家打铁店,随着岁月的远去,我年纪也大了,这门手艺没人愿意来学,毕竟工作太辛苦,工资又低,打一把链刀,只能攒1元多点钱,一天也只能打100多把链刀,这怎么办呀?”俞建明深情地说,

“这门手艺能够坚持下来不容易,因为农民还需要,打铁生产农具,为村民服务,也是民间工艺,是值得发扬和传承的”。 村民杨建国说。


作者: 黄湾邬振东 编辑: 翁凌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