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爱海宁城市门户 > 通讯员来稿 正文
抗美援朝老兵邬绍勇的战斗生涯
2018年08月03日 15:17:19 来源:

抗美援朝也许在人们的记忆中,渐渐淡忘,但那些曾在抗美援朝英勇奋战的先烈,永远印在人们的心间,永远是我们学习继承的榜样,他们的事迹在人民的心田永恒,永垂不朽。

说起抗美援朝老兵邬绍勇,他的事迹鲜为人知,许多青年人根本不知道他在朝鲜战场上战斗过,一见到他老人家,两眼炯炯有神,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说起在朝鲜战斗的2年多的日日夜夜里,几经遇险几次生还,这是生与死的考验,老人家慷慨激昂地叙说了他的战斗经历,一个又一个惊险的故事在老人家的脑海里浮现,仿佛又回到了朝鲜战场……。

邬绍勇今年86岁,1953年入党,是海宁市黄湾镇(尖山新区)闸口村人,从小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在6岁时丧父,他有兄弟姐妹四人,过着十分艰苦的生活,由母亲一人挑起一家的生活重担,抚养他们长大成人,15岁那年母亲便托人介绍小儿子邬绍勇去江苏吴江学生意,1950年美国帝国主义者发动侵略朝鲜战争以后,那年他只有17岁,毅然放弃了优越的生活,1952年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志原军跨过鸭绿江开赴前线作战,他老人家记忆犹新,思路敏捷,能清晰地记得所在的部队的番号是60军1794——537部队,在朝鲜日日夜夜的战斗中,他英勇奋战了900多天,担任过班长、排长。在2年多时间里从没有睡过一次好觉,困了就在草地上打个囤,也从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吃的是野菜树皮,在大雪纷飞冬天里,北风萧萧,严寒冰冻,气温在摄氏零下20多度,在朝鲜特别的冷,部队只发了有一条单薄的军棉被,那时也没有毛线衣,只穿了一件大棉袄,有山洞里的地方就住在山洞里,如果找不到山洞,几个战士就在树林围在一起上面撑上一条油布在荒山野地里露宿,有的战士躺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他们就长眠在青山上,与青松相伴。有的战士的脚冻得发肿发烂,行走困难,肚子饿了想咬那些发下来的“压缩饼干”,可是硬的和石头一样,根本啃不动。

 “最困难的是水的问题,在山里没有水喝,嘴唇都裂开了,嘴干的连讲话声音都发不出,因为水是生命的源泉,有了水人才能够生存下来,有的战士为了给同志们喝水,冒着生命危险到山下溪沟里取水喝,结果被敌人的机枪打中,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牺牲了,他们的鲜血染红了整个溪水,他们的遗骸与青山长眠,那时渴得实在没办法,就喝自己的尿液,到后来连尿液都没了,就挖野菜和树叶来解渴,战场上每个士兵发了一块2米见方的油布,下雨了,战士用双手托起油布积水来喝,在朝鲜战争中,志愿军和敌人进行了生死的搏斗,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没有经过战争的人是体会不到的。”邬绍勇说。

“刚到部队时在华东军区新兵连4队集训,部队转战南北经过浙江、安徽、山东、江西,后来在丹东修了几个月的飞机场,在这年的10月,部队接到命令参加抗美援朝,晚上战士们唱起了志愿军军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打败美国野心狼……。”他随部队连夜乘火车跨过鸭绿江到朝鲜作战,为防敌机来轰炸,那时火车头先放烟雾,高射炮掩护,当火车经过新义洲时,这里的城市被美国飞机炸得已是一片废墟,火车到了云山,因铁轨已被炸掉,只得徒步前行。”邬绍勇说。

到了平壤后每人发了一点干粮和食品后,下午4点左右部队开始急行军,爬元山,那时不能走大路,只能走小路,因为敌机24小时轰炸不断,部队翻山越岭,披荆斩棘行军20小时,到了第二天下午翻过元山,战士们已饿得饥肠辘辘,精疲力竭,部队准备休整烧饭,当饭刚烧好准备吃饭,这时敌机突然飞来轰炸了,战士来不及吃饭,只得撤离,继续前行。

云山外围西南十多华里的地方,四周都是山连着山茂密的森林,中间有一块五六华里的开阔地,开阔地的中央,是一条横贯南北的通敌公路,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从西南的边缘,通过开阔地,向东流不到一华里的河床上,有一座桥梁,这就是公路与桥梁交叉的地方。在这个交叉点的西南开阔地的地区里,有两三百个美国兵,沿着公路的两侧,构筑着工事,在主要工事的出进口,还用坦克在那里作挡箭牌,公路上停着三三两两的汽车后面,拖着长长的炮身。白天里,飞机在天空上来回掩护。几天来战云弥漫,枪声不绝的战地上,呈现一片紧张的战争气氛。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战斗磨练,老战士带新战士,有的老战士经过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作战经验相当丰富,部队行军最怕踩到地雷,行军只得绕着山间流水的地方走,当时行军走得脚底都起了泡,鞋子里满是血和水,还得继续前行,由于水的浸润,双脚开始发胖糜烂。翻过一个山头后,部队命令他所在的排,挖一条宽4米、深3米的长几百米的坑道来阻挡敌人的坦克,以便击毁坦克,这是他们排两个班挖坑,一个班的战士休息,24小时轮流不断挖坑,这时敌机又来轰炸了,战士们来不及躲闪,两个班的战士全部被炸死,排长被炸得面目全非。当时他为了掩护战士撤离,肚子上被弹片炸了一个洞,鲜血直流,当场就昏了过去,等他醒来时,战士已经把他抬到了山洞包扎。

有一次在行军的路上邬绍勇踩到了一颗地雷,这时他想起了老班长说过脚踩到地雷不能松,如果脚一松开地雷就会爆炸,这时他向四周观察了地形,迅速向山的斜坡的低去卧倒,不料他的脚刚松开地雷立刻爆炸,幸亏没炸死。

他部队在经过上苷岭时,死体残体遍野,在这里战士们与敌人争夺阵地六次,因为这里是战略要地,人在死体面上走,死体臭味十分难闻,由于战争炮火连天,山上连鸟都没有了,部队继续前行,那时部队盐和粮食都没有了,只能靠吃树皮野草维持生命,人不吃盐,每天感到没有力气,人饿得眼睛直冒金星,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粮食吃,由于敌机24小时轰炸,后勤部队粮食供给不上,战士只能忍着饥饿前行,记得有一个战士饿得昏倒在地,再现没有起来。

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场宣布停战,这时部队命令把美帝国主义留在战场上的已经损坏了坦克全部炸掉,他也参与炸坦克的任务,有一次在炸坦克时,弹片飞出来又一次炸伤他的身体,幸亏没有大碍。

1954年10月部队从朝鲜战场撤离回国。回国后部队到了安徽进行了休整,邬绍勇被选拔到坦克部队学习修理坦克,又到军校学习了一年多修理装甲车和坦克技术。

1958年转业到天津纺织工业局机械厂工作,主要负责民兵和行政工作,为了照顾母亲,调到杭州制氧机厂工作,主要制造军工产品,后来军工厂又转到四川内线工作。

时光荏苒,几十年过去了,每每想起在炮火连天的朝鲜战场,浴血奋战900多天的日日夜夜的日子里,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现在回想直来真不敢相信那时是怎样过来的,使他终身难忘,经过战争的人,更加觉得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更加感谢党的领导。所有的人生有圆有缺,有满有空,在战斗中生与死你自己是不能选择的,因为随时随地都有牺牲的可能,但你可以选择人生的宽度和长度,使生命更有意义,战争历练了人生,生活更加充实,他是朝鲜战争的一个幸存老兵,许多革命的先烈,为了保家卫国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他们的遗骸永远长留在朝鲜的青山上与大地永存。


作者: 黄湾卫生院邬振东 编辑: 翁凌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