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宁日报电子报订报热线 87235130
光明日报头版点赞海宁:弄潮不停歇,击浪挺潮头
2023年01月03日 19:09:16

光明日报头版点赞海宁:弄潮不停歇,击浪挺潮头

海宁新闻网
2023年01月03日

1月3日

光明日报头版刊登

《弄潮不停歇,击浪挺潮头》一文

点赞海宁

图片

图片

扫码看视频探寻雄奇钱江潮


全文如下
【这些文化遗存现今的模样㉛】

诗人词家写钱江潮,常常感慨“每恨形容无健笔”。的确如此!钱江潮的各种美,前人之述备矣:

潮来时,“海上涛头一线来,楼头指顾雪堆成”;潮退时,“须臾却入海门去,卷起沙堆似雪堆”。听其声,“万人鼓噪慑吴侬”“声震山河欲动摇”;观其形,“鲲鹏水击三千里,组练长驱十万支”;思其源,“满满平沙走白虹,瑶台失手玉杯空”……

纵观全球,大江大河在入海口有涌潮现象的,不只钱塘江。为何独独钱江潮水,拨动那么多人心弦,留下了灿若星辰的诗句?且随记者到浙江海宁盐官镇探寻去。

这是一个晴朗的冬日,碧空如洗,江天寥廓。未及江堤,但闻隆隆声响,一条如雪素带出现在水天相接处,只片刻,浪花已翻卷着奔腾而至,蓦地冲上云霄,一时间,如金钟齐鸣,又似碎银泻地。惊涛拍岸,荡气回肠。
“这就是著名的‘一线潮’!因为江道复杂多变,潮水在海宁变出‘回头潮’‘冲天潮’‘交叉潮’这万般模样!”海宁市潮文化研究会会员徐超向记者侃侃而谈,如数家珍。“早年钱塘江两岸,绝非如此诗情画意!”徐超说,千百年来,不受控制的潮水冲毁堤岸,淹没良田、吞噬人畜,被视为一大公害。

相传,有一年的农历八月十八,吴越王钱镠曾令万名弓弩手候在江边,当潮水汹涌而来时,一声令下,万箭齐发,终将潮水逼退。

“钱王射潮”只是传说,真正“逼退”潮水,靠的是一代代先民们前仆后继,围垦土地,兴修海塘。在生产力水平还比较低下的当年,这场人与江海搏斗的艰难可以想见。

“成千上万人,花几年工夫才修筑起来的海塘,常常在一瞬间就被汹涌的潮水冲毁。但这里的人们始终没有放弃,哪怕屡修屡毁,依然屡毁屡修……”这种信念与勇气让徐超很是敬佩。

持续千年人与潮的较量,不仅造就了今天钱江大潮的壮美,也在之江大地留下了无尽的精神财富。

有人说是披荆斩棘的勇气——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2016年9月,当时钱塘江正值大潮汛,在杭州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主旨演讲,特别引用了北宋词人潘阆的这句诗。

弄潮,即在潮头搏浪嬉戏。兽性的潮水,激发了钱塘人的勇气,也锤炼了他们的体魄。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弄潮儿”就是凭着这股劲头,屡屡创造“无中生有”的产业奇迹:没有森林资源的嘉善,胶合板业平地起高楼,一跃成为全国知名的“木业大县”;“不产一根羊毛”的濮院,家家有织机、户户做生意,羊毛衫生产遍地开花;不沿海不沿边的义乌,在夹缝中“撬”出联通四海的世界小商品之都;不是原料产地的海宁,成为“中国皮革之都”……

钱塘江南岸的杭州市萧山区,几十年前,部分地区还是一片滩涂。而今天,仅在其中的信息港小镇,就有101家估值超过1亿元的企业入驻。徐传化,土生土长的萧山人,1986年,在这片围垦出来的土地上,靠“借”来的“星期日工程师”,创办了一个液体肥皂厂。如今,传化集团已经成长为涵盖化工、物流、现代农业、科技城等领域的千亿级现代产业集团……

“萧山人敢喝头口水!”在徐传化的儿子徐冠巨看来,这就是父辈们的成功秘诀:敢闯敢拼,开天辟地!

有人说是一诺千金的诚信——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这句闺怨诗,却也道出潮涨潮落的准时守约。潮,也因此成为诚信的代名词。

成长于这片土地上,无数浙商取得成功,靠的就是“诚信”二字。胡雪岩创设胡庆余堂后,在大堂内挂上“戒欺”牌匾,以诚信作为经营信条;“做生意讲诚信且无国界”,是“船王”包玉刚行商中一直坚守的原则;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说,“正泰”即“正气泰然”的意思,“经营要走正道,为人要讲正气,产品要正宗,要讲信誉”……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更有许许多多的普通人,将“诚信”二字看得比天大。钱塘江上游,梅塘村静静坐落在建德市东北部。村口半山坡上,一间绿漆白墙的房子就是村卫生室,吴光潮是这里唯一的乡村医生。1966年,20岁的他在村民资助下,获得村里唯一的外出学医机会。那时,吴光潮便许下“一定会回来”的承诺。3年后,他学有所成,信守承诺回到村里从医,一干就是50多年。

吴光潮的诊疗室桌上,有一个掉漆的铁皮盒,村民们再熟悉不过。无数个1元硬币落进盒中,这1元钱里,就包括了诊疗、注射、包扎等全部费用,已近40年未涨过价。

也有人说是别具慧眼的创造——

近代海宁人朱起凤写有一首《捍潮》:“不是银塘万众修,岂能砥柱镇中流?”从最初的土塘,到柴塘、鱼鳞石塘,再到如今的智慧海塘,一代代江边人与时俱进地改良修塘技术,守护家园平安。一座座海塘犹如“水上长城”般巍然屹立于钱塘江两岸,见证了千百年来的技术进步,也见证了浙江人永不停歇的创新创造。

“只要是有质量的两个物体,相互之间就会产生引力。如果两个成年人正好站在地球相对应的两端,那么他们之间所产生的引力大约是10-21N量级。现在我们研制的极弱力测量科学装置,能够稳定测量出比上述情形还要小得多的极弱力。”在地下17米,之江实验室量子传感研究中心副主任高晓文对记者说。不久前,正是在这里,依靠新一代极弱力测量科学装置,捕捉到了“极微弱”的力。目前,这一装置的核心性能指标已居全球领先水平。“我们的目标是建成世界一流的实验室!”

在这个以“之江”命名的实验室背后,是浙江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高地和创新策源地的雄心。之江、良渚、西湖、湖畔、甬江、瓯江、东海、天目山、白马湖、湘湖等十大实验室陆续挂牌,布局人工智能、互联网+、生命健康、新材料、海洋、航空、新能源、现代农业等“未来产业”。浙江人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展现出“跨山追海争雄长”的信心和决心。

入夜,钱江又起夜潮。六和塔下,城市阳台上,美女坝旁……处处都有看潮的人群。钱江潮水,已经糅进了浙江人的血脉之中。

1200年前,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期间,也看过夜潮:“早潮才落晚潮来,一月周流六十回。不独光阴朝复暮,杭州老去被潮催。”但他可曾预料到,钱江潮涌千年,今朝杭州城不但没有老去,“走在前列,干在实处,勇立潮头”的浙江精神生生不息!




登录一下
猜你喜欢

海宁新闻媒介

大潮APP

海宁发布

海宁日报

大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