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宁日报电子报订报热线 87235130
有人拍下凌晨1~2点的海宁,无数人泪目……
2020年02月14日 15:51:31 海宁日报公众号

有人拍下凌晨1~2点的海宁,无数人泪目……

大潮APP
2020年02月14日 阅读数:
+关注


凌晨1-2点的海宁

或许你早已进入甜甜的梦乡

但有这么一群人

却仍旧坚守在防控疫情的第一线

他们是最美逆行者

是黑夜中最闪亮的星

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做志愿者

半个多月了

你知道他们是如何捱过漫漫寒夜?

请跟随报姐一起走近他们…

每天都在来回奔波

他叫徐建升,55岁,是一名海宁义工,也是百合社区志愿者协调人之一。近日0点,报姐跟随徐建升探访了百合社区几个居家医学观察点。

△徐建升

据了解,百合社区现在有志愿者300多人,基本上都是百合业主,“除了海宁义工,还有普通居民在内,就这样把志愿服务框架搭起来了。”徐建升告诉报姐。

这几天,徐建升都在社区各个点位上奔波,调配人手,分发物资,“哪个点缺少物资,就及时补上去,再送一些暖宝宝什么的。”

冷了就跑楼梯

在百合社区的居家医学观察点,报姐见到了马斌,今年38岁,当晚他的值守时间是从晚上10点到次日凌晨2点,5个小时。

△马斌

楼道里,只有一条红色的塑料板凳,墙边袋子里放着些许口罩、一次性手套、暖宝宝等物资。

大晚上怎么让自己暖和?报姐问。“身子动一动呀!楼梯上跑跑。”马斌说完,原地做了十多个深蹲。“主要是脚冷。”他低着头看了看脚上的运动鞋。

不能离岗,不敢喝水

在百合社区的另一个医学观察点,报姐见到了志愿者孙李贤,他从家里带了几样东西过来:书、保温壶。

△孙李贤

报姐好奇地拿起书一看,这是一本《大成拳站桩与道德经》,“我喜欢武术,拿来看看打发时间。”冷的时候,孙李贤就学着书上介绍的那样,原地站桩。

但是他不敢喝水。“一方面不能离岗,另一方面上厕所很麻烦。”孙李贤说,第一次来值守时,他没“经验”,喝了很多开水暖身,结果找公厕找了半天,“今晚再也不敢喝了。”

结束医学观察后成为志愿者

百合别墅区的志愿者跟高层不同,没有楼梯可以避雨,汽车成了他们的“站岗点”。

在这里,报姐见到了林志刚。就在几天前,他还是一位近期去过疫区的被居家医学观察人员。解除居家隔离后,他主动成了一名志愿者。

△林志刚

在家也睡得晚 不如来出力

在百合社区另一幢居家医学观察点前,从一辆黑色轿车里“嗖”地钻出三个年轻小伙,朱泽宁是其中之一,今年19岁,这次学校延期开学,他主动报名当志愿者。

△朱泽宁和他的小伙伴

朱泽宁说话很坦率:“在家也睡得晚,还不如来贡献一份力量,我把两个好友喊来一起,有个伴。”

母亲瞒着女儿深夜执勤

“妈,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长安镇(高新区)修川社区党委书记朱玲利在社区的一户医学观察点上发现了母亲。

原来,朱玲利的母亲偷偷瞒着女儿跑来当志愿者,参与深夜执勤。

△朱玲利的母亲

朱玲利的母亲告诉报姐,看到女儿每天忙碌着,就想着能不能做些什么,帮女儿分担一些。“想着能帮上忙,也没觉得夜晚有什么难熬的。”

疫情发生以来几乎天天通宵!

疫情发生后,硖石街道的徐利锋便第一时间主动来社区请缨参与防控。这段时间以来,除了吃饭、睡觉,徐利锋基本上一天都在支援社区防疫工作。

徐利锋(左)

徐利锋是退伍军人,有夜晚执勤的经验,他主动要求参与社区夜晚的执勤工作。

1月27日到2月6日的每个夜晚他都全夜坚守在南苑社区的进出口医学观察点。之后他又被安排去支援新苑社区观察点。

前两天,徐利锋在深夜值勤的时候,还发了一条朋友圈鼓励自己,“坚持就是胜利”!

“虽然累,但很有意义!”

疫情发生后,尖山新区(黄湾镇)的张月林也一直在自家小区门卫值守。每天晚上到凌晨,他已经连续值守了十几个夜晚。

这两天,天气挺冷的,有时还下着雨,张月林的手经常冻得通红,但他还是认真为每一位经过卡点的居民测量体温,查看并登记相关信息。

张月林坦言:“虽然累,但是很有意义,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就是守住家园。”

张月林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爸,你要是累了就去旁边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看着呢!”深夜,在马桥街道一处居家观察户前,总能看见马玉良和他的儿子马奇伟穿着红马甲值守的身影。

△马玉良(左一)、马奇伟(左二)

为了防控疫情,马玉良带领儿子积极参与志愿服务,加入24小时执勤队伍,值守晚上8点到半夜2点的班次。深夜户外气温很低,可以看见嘴里呼出的“白气”。家家户户的灯光熄灭了,只有父子俩所在的临时搭建棚里,灯泡还发出微弱的光。

马玉良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们爷俩是党员,也是退伍军人,在这种危难时刻,一定要站出来,担起我们的责任。”

专门要求值凌晨的班!

赵益良是丁桥镇丁桥村里的党员,自从丁桥村开展防控防疫志愿服务以来,他成了焦点人物,人称半个司令一个调度。

赵益良负责整个群力片区志愿人员的安排与调度,除此之外他还主动申请到最艰苦的丁桥路卡点值夜班,白天也时不时到卡点转悠,生怕有啥漏洞。

从1月26日到今天,赵益良几乎每次都值凌晨的班,但是他却乐此不疲。“只要每天早上看到海宁没有新增病例的新闻,再辛苦也值了”。

△因为赵益良专门申请值凌晨的班,没人给他拍照,所以只有一张自拍照

父子、母女齐上阵!

志愿者褚建国父子和吴民华母女驻守在盐官镇联农村村道边。他们要拦住每辆过路的车子,问去向,检查证件、测体温、还要检查后备厢……

夜里经过的车辆很少,但是四人不敢有丝毫放松。

卡点志愿者的值班表是村里统一排的,当天正好把这两对亲子安排到了一起。女儿年轻眼睛好,负责过往车辆里人员信息的记录,妈妈负责量体温;褚家父子负责拦车和检查后备箱,卡点上的微弱灯光,让人特别暖心和安心。

白天在医院 晚上执勤

2月12日晚上,志愿者吴志华出现在了袁花镇红新村联红路卡点上。这两天企业陆续复工后,作为袁花工业园区的主干道——联红路上的车辆日益多了起来。

测量来往人员体温,登记人员出入,盘查流动人员去向,吴志华从接班以来一直到晚上9点就没有停过。好不容易得了一些空,吴志华掏出手机给在医院照顾父亲的妹妹打了个电话。“爸睡着了吗?你记得半夜看着点……”

原来前段时间,吴志华的父亲因为术后并发症入院治疗了。父亲情况好转后,吴志华顾不上休息,主动请缨参与抗击疫情的志愿服务。早上6点,执勤结束,吴志华又马不停蹄地赶去医院接替照顾父亲。

吴志华说:“看到父亲一日日变好,海宁的疫情也一步步得到控制,我就觉得哪怕是挤出时间来参与志愿服务,哪怕是没有时间回家,为了坚守大家的家园,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家人都来执勤

在斜桥镇庆云村云桥景苑三期的小区出入口卡点,党员朱云芬和老公浦水松一起做志愿者。

朱云芬是党员,老公浦水松是组长,女儿浦杨莺也是党员。战“疫”号角吹响以来,朱云芬一家“承包”了云桥景苑三期的小区出入口三分之一的执勤任务。母女两人错时轮岗照顾家中两个孩子。朱云芬和老公浦水松虽然在同一个卡点,但很难说上几句话。但是坚守在一起不就是最浪漫的事吗?

冷了原地小跑 饿了吃泡面

防疫工作已经持续了快一个月,海宁经济开发区(海昌街道)利民村的卡点上一直伫立着几个坚毅的身影,他们就是疫情防控志愿者。

卡点值勤需要二十四小时三班制,冬日的夜里寒风侵袭,近日来又连续下雨,值班的天气条件并不好。但大家依然坚守在卡点上,冷了只能原地小跑,饿了就吃泡面。

其中一位在卡点执勤的志愿者告诉报姐,他住在利民,是利民的一份子,就想着为村里出些力,而且和大家一起参加防疫工作非常有意义!

年纪轻的总是劝年长的…

许村镇联盟村姚家桥卡点,民兵连长杨康佳、村民组长志愿者方伟明等5名志愿者正好轮值0-8点深夜班,杨康佳、方伟明负责车辆放行,其他三名志愿负责检查。

深夜班来往车辆相对少一点,但最容易犯困,他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闲时,他们会聊聊天,说说家长里短,或者开个玩笑什么的。年纪轻的总是劝说年长一点的,犯困就去卡点里面靠一靠,外面有他们守着呢。

“给他排晚班”

这段时间,每当晚上,周王庙镇的陈建红总会准时出现在卡点轮值的岗位上。她认真地“卡”着每一辆车,细心地询问着。

报姐了解到,卡点的轮班很紧凑,几乎隔一天就要轮到7小时的值守。陈建红并没有退缩,一直坚持着,晚上冷,就给自己贴上暖宝宝。

这两天,陈建红还把丈夫推上了卡点,“他白天上班,晚上有时间,给他排晚班!”

这段时间以来

海宁有无数志愿者

奋斗在防控疫情的第一线

他们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

放弃在家与外界隔离的安全环境

不辞辛苦地默默付出着

关于他们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有人说

英雄不在高高的山上

他们就在人群之中

或者选择奔向人群

向所有坚守在一线的凡人英雄

致敬!

我们坚信

夜晚会过去的

天就快亮了

通讯员:陈佳怡

记者:贺洁靓、宋予佳、姚月红、沈名扬

沈虹、王洁、陈卫国、卢源、钱晨辉

高沂、顾礼宁、严萍、应妮杰、陈伟娟

蒋怡、张蕴月

部分照片:各镇(街道)提供

编辑:柳晴

精彩评论
登录一下
猜你喜欢

海宁新闻媒介

大潮APP

海宁发布

海宁日报

大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