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返800多次 上海骨科专家10年海宁“周三看诊”

大潮APP
2019年12月02日 阅读数:
+关注

海宁市传媒中心记者 贺洁靓 通讯员 钱影桦 陆维佳


“我记不住日期,但会记住每个星期三。早上5点闹钟一响,立马从床上爬起,洗漱完就开车往海宁赶。”

从上海赶往海宁,康一凡已经“赶”了10年。

10年,往返800多次,10万多公里,每周三来海宁人民医院给老百姓看诊、做手术,是这位来自上海的骨科教授雷打不动的行程。

他是“下沉”最久的上海专家

昨天上午,在市人民医院骨科专家门诊,记者见到康一凡。他说话轻声细语,不急不躁,耐心地询问每一名病患的情况,然后对症施药。门诊结束后,还有几台骨关节外科手术等着他。

当市人民医院还位于市区长埭路老院时,康一凡就来了。那是在2009年3月,当时,市人民医院和上海长海医院首次确定协作关系,康一凡作为上海长海医院骨科专家被派到海宁。

此后,医疗接轨沪杭、长三角医疗一体化……虽然背景在不断改变,一批批的省级专家来了又走了,但康一凡还在,坐诊和手术时间不变:每周三。

路况好一点,从上海过来一个半小时能到达海宁。夏天暴雨,冬季大雪,即使路上花费的时间增加一倍,他也会赶过来。

10年的坚持,给骨科带来的改变,实实在在。

康一凡记得,自己刚来时,市人民医院骨科的关节外科技术比较落后。

来了后,打破了骨科人工膝关节置换的空白,设备引进来了,各种骨关节技术也在跟上。

W020191128313285002066_副本.jpg

为了培养出更多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医生,每一次手术就是一堂现场教学课。一开始,康一凡在手术台上做,两名“徒弟”市人民医院骨科医生孙彦和张纲在旁边观摩,如今是徒弟做,他在旁边看。

“他们完全可以独挡一面了。如今海宁人民医院的关节外科手术在省内县级医院水平靠前,打造省级水平没问题。”康一凡骄傲地说,他为市人民医院骨科留下了一支带不走的队伍。

只要有时间,康一凡便手把手为科室医生传授经验,并嘱咐他们,要学着把每天碰到的事记录下来。“患者托付生命,医生要有真爱。”“要多从病人角度去想想。”他还常常这样叮嘱年轻医生。

喜欢向患者打比喻的“科普侠”

人体的骨头、关节太多,名称各异,很多老人不清楚到底是自己身上哪根骨头或者哪个关节出现了问题。如果直接跟病人说这些手术的名称,病人会一头雾水。

很多海宁病人却对这位来自上海的专家印象深刻。“幽默,很会科普。”有患者评价康一凡。生硬晦涩的专业术语,他能用通俗幽默的比喻解读,深入浅出。

W020191128313285247984_副本.jpg

在门诊,60多岁的患者老吴一听自己这个病需要进行人工膝关节置换,歪着头害怕地问:“哎呀,是不是要把关节砍了换一个呀!”也有的患者甚至听完后,害怕得扭头就要走。

这个时候,康一凡会叫住对方,开始科普,让人听得津津有味——

“嗯,你这个毛病医学术语上叫老年人的退行性骨关节炎。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老化、长骨刺。你这个关节就好比是用了七八十年的老房子,现在房子里的地板坏了,天花板也掉下来了,瓷砖都掉了,水管都出不来水了,桌子椅子都坏了。”

“刚才我跟你说,你的房子很旧了,但我不是拆迁队来拆房子的。就是把你房间门打开,把你坏的地板、瓷砖、桌椅、水龙头运出去。然后重新铺上新的地板,放一张新的桌子,装新的水龙头,给你重新做吊顶、贴瓷砖。房子还是你的,装修好后,里面是全新的。做完手术以后除了膝盖前面有一条疤以外,外面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

“不要怕,这个手术相对比较简单,我们一个小时就能做好,做完以后两三天你就能走路。拐杖拄一两个月,你就跟正常人一样走路了。你可以去跳老年舞、广场舞,可以去旅游。”

病人一听,明白了,也安心了。

在为病人科普中,康一凡还屡屡用车来打比方,金句频出:“保养好的关节就跟开着顺溜的汽车一样。”“你车开了5000公里都知道去保养,可对自己的身体,这辆血肉做成的、最应该保养的车却视而不见。”“人的椎间盘好比汽车轮胎,难免有破损、鼓个包的时候,此时直接换新轮胎肯定不如先补一下,实在不行了再换新轮胎。”

这只是康一凡在海宁看诊过程中的一个小片段,在他来海宁坐诊的10年,他为患者创造了无数温暖和安心的回忆。

10年为海宁患者做了上千台手术

10年来,康一凡亲自为海宁的患者做了上千台手术。每次回想每一例成功的手术,他就觉得自己特别幸福,“生活充满了美好。”说这话时,他带着点抒情。

有一台手术让他印象深刻。那是一名28岁的女患者,非常瘦小,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年纪。她被确诊为幼年特发性关节炎,也就是常说的类风湿关节炎。她的两个膝盖不能伸直,也不能完全弯曲,来看病时,体重只有60斤,皮包骨。每次走路时,两个膝盖都是半弯曲状态,大概接近90度,非常痛苦。

“我一看这个状态,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没法开刀。”康一凡回忆,除了开刀难,她的身体状况术后还可能出现各种问题,例如,感染、血栓,或伤口愈合不好等。

手术比常人想象中的要复杂得多。“要么成功,否则就是失败”。他认为,只要有一线希望,医者就愿意尽上最大的努力。

手术台上,他聚精会神,比平常花了两三倍时间。手术很成功。可是治好了女孩的一条腿,还有另一条腿,万一下一次没这么幸运怎么办?

4个月后,女孩果然又来了,恳请康医生为她另一条腿做手术。

“情况真的复杂。”康一凡告诉对方。

女孩一听,急得哭了,眼神里带着渴望:“你帮我弄直了一条腿,另一条腿还是弯的,对我没有意义呀!哪怕这条腿弄坏了,我就把它截掉装假肢。我都看到治愈的希望了,不试一下我不甘心。”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康一凡说,那就再冒一次险吧。

第二条腿手术做好以后,女孩很长时间没有消息了,直到另一位她介绍的股骨头坏死患者来找自己看病,才得知女孩手术后恢复得很好,人也胖了。

这两刀,改变了女孩的人生轨迹。“值得!”康一凡说。

他也想过,如果哪天自己不能来海宁了,“每周三这天我会失落的。”

精彩评论
登录一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