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档”教师自掏腰包 开公益班免费辅导寒门学子

大潮APP
2019年09月11日 阅读数:
+关注

海宁市传媒中心记者 王家维


9月7日一早,11岁的蒋亚良像往常一样,来到硖石街道隆兴佳苑小区的党员志愿服务驿站,这里传来小孩的阵阵读书声。“我们都是来这里听金老师、徐老师讲课的。”

蒋亚良口中的金老师、徐老师是金吕平和徐晓红,他们是一对夫妻,家住隆兴佳苑。金吕平是斜桥镇中心小学的数学老师,而徐晓红是斜桥中学的语文老师。

“我们暑假在西山社区爱心教室上课,平时就在自己的公益班里带孩子。”夫妻俩在去年在小区里开设了隆兴嘉苑公益班,辐射到整个西山社区,有意愿的小学生都可以来报名,免费辅导功课。一年多以来,已经有33名孩子加入其中,其中大部分孩子家庭条件并不太好。

W020190911357754237496.jpg

家庭公益班从去年开班以来 人数越来越多

隆兴嘉苑公益班开班前的两个星期,金吕平夫妇提前准备辅导资料,把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

正式开班那一天一早,金吕平就站在爱心教室等候孩子们的到来,“金老师好”、“徐老师早”不绝于耳,很快30多平方米的空间就坐了近20个孩子,坐得满满当当了。蒋亚良正坐在小木凳上认真读着课外书。

W020190911357754331431.jpg

蒋亚良来自云南,家住隆兴佳苑附近,目前在实验小学读书。他跟金吕平本素不相识,一次偶然的机会,成了金吕平的学生。“我是最早一批跟着金老师的学生,在西山社区爱心教室的时候,我跟着金老师学奥数。”

W020190911357754414336.jpg

2018年暑假,金吕平在西山社区爱心教室义务授课,他组成了一个奥数班,里面有13个数学基础较好的“好苗子”。“有2个孩子很有潜力,但因为家庭经济比较困难,报不起兴趣班,我觉得很可惜,就私下里把他们带到家里,给他们补习功课。”

对于丈夫的这个决定,徐晓红很支持,甚至跟丈夫商量说,他教数学、科学,自己帮忙教语文、英语。身边的朋友邻居听说了夫妻俩要免费开班的消息后,主动找上门来。于是在去年7月,两人的家庭公益班开班了,人数有7人。

这个家庭公益班分全天班和半天班,半天班就一个上午或一个下午,全天班则是从上午9点到下午3点半,因为孩子的各个年龄层不一,一至六年级都有,公益班的形式主要以学生做试卷、老师批改点评讲题为主。

“试卷、辅导资料、铅笔、橡皮、练习本这些东西都是我准备的,都是小事,孩子们成绩有提高最重要。”金吕平说,“而且有很多孩子双休日单独在家,不太安全。所以,我们的目标是陪伴孩子们一起成长。”他将公益班的名字定为“爱心伴成长”隆兴嘉苑公益班。

人多了,地方却小了,公益班搬到社区党员服务驿站

没过多久,公益班就遇到了瓶颈。

因为夫妻俩的公益班很受居民的欢迎,附近其他小区不少人主动带着小孩上门,很快公益班的人数就超过10人了。在第二学期,人数有近20个,而金吕平的家里最多只能坐下10个学生。

场地成了金吕平头疼的问题。“小区楼下有个党员志愿服务驿站,是一个休息室让小区居民活动的。我去和西山社区和物业商量,看能不能把这个场地在周六的时候借我一天,他们同意了。”每周六,这个地方就专供公益班的孩子们学习。

W020190911357754499203.jpg

党员志愿服务驿站只有2张桌子,金吕平找西山社区专门“定制”了一款围绕墙的小桌子,从家里拿了十几把凳子,因为凳子太高,他只能自己用锯子把凳脚锯掉一段。他还在淘宝上买了许多体育用品,羽毛拍、滚铁圈、飞盘等等,“我昨天还买了七八副象棋和五子棋,估计这两天就到了。”

金吕平自己是个很省的人,也不怎么买衣服,但他却很舍得给孩子们花钱。有些孩子因为要在公益班待一天,家里又比较远,中饭怎么办呢?夫妻俩在“老娘舅”餐厅为每个孩子订了一份套餐,金吕平坐公交去取。“小孩子要吃得干净、健康、营养均衡,今天中午还给他们买了酸梅汁,一人一杯。”

因为报班的孩子越来越多,需要的资料数也越来越多,在上学期,金吕平买了台家庭复印机,直接在家里打印所需要的试卷。而且,他自己每学期都会准备一本小本子,上面记录着每个孩子的出勤、每次的测试成绩、薄弱点等信息,十分详细。

公益班里有个孩子叫邹雨璐,家住桃园里小区,去年作文比较薄弱,导致语文成绩一直上不去。金吕平在他的“小本本”上记录下来,并给她挑了一本作文书送给她。“金老师、徐老师还手把手教我写作文的技巧,一字一字给我改,现在我语文提高了很多,经常在班里拿第一。”邹雨璐高兴地说。

打算从工资里预留出一万元,专门用于公益班开支 

桃李芬芳,教泽悠长。夫妻俩默默无言的付出许多孩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蒋亚良在开班当天,特意准备了一份小礼物送给了2位老师——一份自己誊写的硬笔书法作品《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

“前几天,我和我爸爸讨论,教师节送什么礼物比较好。贺卡比较普通,因为我字写得不错,我们打算送一份书法作品。”蒋亚良不好意思地说,“我觉得诗歌里有一句写得特别好,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虽然两位老师不是我的授课老师,但我觉得根本没差,他们就是我最亲爱的老师。”

W020190911357754579362.jpg

金吕平和徐晓红的独子也一直在公益班里学习,他见证了公益班的茁壮成长,一颗名叫公益的种子也因此在他心里生根发芽。“白天爸爸经常站着或者弯腰,给小伙伴们讲解作业,晚上他捧着手机和家长联系。他有比较严重的颈椎、腰椎病,我挺心疼他的,但另一方面,我觉得爸爸很伟大。”

到目前为止,公益班共花费了5千元左右,在夫妻俩的能力范围之内。今后,夫妻俩打算每年从工资里预留出一万元,专门用于这个公益班,以陪伴孩子们更好地成长。“我们夫妻俩只是海宁的两名普通教师,做其他公益也比较陌生,唯有教学生、陪伴他们一起成长,才觉得能做并且能做得越来越好。”

精彩评论
登录一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