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海宁推行“互联网+智慧治水”

[ 发布时间:2017-04-05 11:16:00  打印放大缩小 ]


  3月23日,海宁市上塘河水系许村大桥交接断面最新的检测结果出炉:从劣Ⅴ类提升到Ⅳ类水。

  这是个质的飞跃。要知道,2016年该断面全年数据都是劣Ⅴ类,再之前情况更差。

  “多亏专家开的‘药方’,立竿见影。”沿岸双联村的党总支书记万雪良高兴地说。

  万雪良说的“药方”就是放在河里的生态滤墙,专攻该河重疾氨氮超标,对氨氮削减率达30%。把脉开方的是海宁的12人专家治水服务队,他们来自环保、水利、水务、住建、农经等部门,都是技术人员,各有所长,覆盖剿灭劣Ⅴ类水所需的各个领域。

  “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他们能帮助基层干部制定有针对性的科学治水方案。”海宁市“五水共治”指挥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宓肖明说,镇、村治水治表难治根,“科学、精细、持续”治水要大大发挥这群专家的聪明才智。

  上塘河许村大桥断面长期劣Ⅴ类

  氨氮是主要超标污染物

  上塘河是海宁市的主要水系之一,西起许村莫家堰,经杨家渡、长安镇、石井、春富庵到盐官,是一条通航河道,自西向东流入钱塘江入海。上塘河水系许村大桥交接断面的水质,长期都是劣Ⅴ类,氨氮是主要超标污染物。

  62岁的双联村村民高妙芬从小就住河边,“小时候淘米洗菜、游泳都在河里,后来附近企业多了,村民养温室甲鱼多了,水就开始脏了。”

  许村镇农机水利服务中心主任陈忠明从小在河边长大,他印象中水最差时,河水发黑发臭,鱼虾绝迹。

  陈忠明介绍说,当时上塘河上游的工业企业多,本地工业企业的污水也没纳入管网;2001年开始,许村镇有2500多户人家养温室甲鱼,还有一些人家养猪,污水不经处理直排河道;生活污水也没纳入网管。“几十年污染不可能一朝根治。”陈忠明说,2016年该断面全年监测数据都是劣Ⅴ类,再之前情况更差。

  宓肖明告诉钱江晚报记者,海宁2011年启动治水工作,工业污水全部纳入管网;2014年前,上塘河区域两岸养殖业都关停了,光温室甲鱼就关停、腾退了230万平方米;集镇和农村生活污水纳管工作也于2016年底完成。

  可一直在基层工作的陈忠明说,镇、村治水技术条件有限,清淤、截污、保洁等工作一直都在开展,河水是不黑不臭了,可检测出来,氨氮还是超标,“治表难治根”。

  专家“把脉开方”首创生态滤墙

  氨氮削减率达30%,河里出现鱼虾

  陈学群是海宁市环保局高级工程师,也是剿灭劣Ⅴ类水专家服务队的一员。

  10多公里长的上塘河西段,陈学群已记不清来回了多少趟。上塘河宽30米、水深3米多,是通航河流,“因为多种原因,氨氮平均值经常超标。”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上游和海宁一起联动治水。上游对河道进行清淤,在水中安装了曝气装置,投增微生物,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效果不错。

  下游许村流域,海宁同样花了大力气。如何做到既能过滤水体,又不影响船只通航?专家团集思广益,“私人定制”了一个新武器——生态滤墙。

  什么是“生态滤墙”?3月24日,钱江晚报记者在现场见到了“庐山真面目”。当天下着雨,上塘河的水稍显浑浊,10排蓝色的浮箱漂在河面上,分成左右两组交错分布,每组浮箱有2米宽、15米长。乍一看不起眼,可玄机就深藏在水底下。

  “浮箱里设置了海绵状的聚氨酯多孔填料,表面有很强的吸附能力,能对水体中泥沙、颗粒物、悬浮物质进行过滤、吸附;同时,微生物生长在填料上,可形成生物膜,降解水体中的污染物;下面还有曝气增氧装置;投放的菌种,还有生物氧化作用。”陈学群介绍说,通过一系列反应,能有效地降低氨氮、COD等指标。

  今年2月中旬,生态滤墙开始运作;3月6日监测水体时,氨氮指标已明显下降,从劣Ⅴ类提升到Ⅳ类水,才大半个月就见了实效。“生态滤墙对氨氮削减率达30%,说明下对药了,当然这也离不开上游治水的功劳。”陈学群说,今后在生态滤墙四周还将种上水植,这样治水既能出成效,又能出景观。

  上塘河水质的好转,沿岸村民都看在眼里。“河里又出现了小鱼小虾,村民又能钓鱼了,都很开心。”万雪良说,如今这条河正在逐渐变回儿时记忆中的面貌。

  成立12人专家治水服务队

  为基层剿劣“把脉开方”

  “生态滤墙”只是专家治水服务队开出的一个“药方”,自今年2月以来,这12个专家都奔赴在治水一线,为基层治水提供技术指导,制定有针对性的方案。

  “剿灭劣五类水,基层干部也很努力,但他们欠缺专业技术,有劲使不上,甚至走弯路,急需专业领域的专家。”宓肖明说,县市面对的主要是小微水体的治理,本地专家有技术又接地气。

  “治水就是个技术活。”宓肖明说,这12位专家都是环保、水利、住建、农经等部门的技术人员,各有所长,覆盖剿灭劣Ⅴ类水所需的各个领域。比如,水利专家擅长如何调活水体,农业专家擅长处理农业面源污染,住建专家擅长网管设计等,真正实现“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今年2月,海宁排查出共有劣Ⅴ类水体52个,还有存在反弹风险的130个水体。按计划,要确保2017年完成劣V类河道全境、全流域全消灭。

  “经过专家服务队和基层干部一起努力,截至到3月20日,52个小微水体中已有22个单元提升到V类水以上,成效很不错。”宓肖明说,接下来要面临考验了,因为雨季要来了,地面污染物会冲刷到河里,数据会有反弹。

  不过,宓肖明也强调,治水不能急功近利,而是要“科学、精细、持续”治理,以“岸上控制污染源,水中修复生态链”为理念,不能只看一月数据,而要看长期效果。

  

新闻+

海宁推行“互联网+智慧治水”

  除了利用专家团“科技治水”外,海宁还充分利用互联网进行“智慧治水”,也颇具特色和成效。

  宓肖明的手机上,有个“五水共治”智慧管理平台的APP,海宁每位“河长”的手机也会下一个“潮乡智慧河长”APP。

  去年10月该智慧管理平台试运行,共建有六大系统:农村生活污水智慧管控系统、河长制APP管理系统、嘉兴市级以上控制考核断面水质自动监测系统、规模化畜禽养殖场智慧监控系统、“清三河”防反弹智慧移动管控系统、城市排涝智慧管控系统。

  宓肖明点给钱报记者看,每条河、每个养殖场、每个排污口的现场和数据一目了然。“治水人手有限,每人只有一双脚,每天能跑的地方也是有限的,但这个系统能实现治水全覆盖。”宓肖明介绍说,今年海宁全市将建成12个水质监测点,7个排涝点,4家畜禽养殖场以及500多个农村生活污水监测点,所有重要点位将全部纳入平台“智慧之眼”24小时监控。

  通过这些系统,可以实现排污源实时监控、断面水质远程监测、污水排放自动统计、事故自动预警、人员数据录入调配,集合大数据,形成信息大覆盖、监控无盲区的“五水共治”信息化管理新模式。

  这个APP除了监控水体外,还监督河长。通过这个系统,“河长”巡河不能交糊涂账,只有到了现场才能签到,路线轨迹一目了然,能更好督促“河长”履职。“河长”在巡河中发现问题,也可以拍照上传到系统,及时传递给相关责任部门处理。

编辑:陈潇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记者 黄娜 文/摄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