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专题栏目 > 鹃湖评论 正文

小镇之“困”,缘何而起

[ 发布时间: 2017-03-07 09:51:14   打印放大缩小 ]


  小镇之“困”,缘何而起

  小城镇建设如何“反身向上”系列述评之一

这几天,袁花轧太平热闹非凡。袁花这座海宁东部的小城镇在传承文化民俗的同时,更期盼着新的蜕变。■记者 王超英 摄

  今年2月底,在东部小镇——黄湾,全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打响了第一枪。这一枪,振聋发聩,小城镇建设到底应该怎么干——这一话题重新进入海宁人的视野,接受着新一轮的审视和定义。

  何为小城镇?它介于城市和农村之间,地位特殊,是一定区域内政治、经济、文化和生活服务的中心。在海宁,一共有8个建制镇,还有马桥街道、盐官度假区建成区,更包括许巷、沈士、盐仓、石井、丰士、新仓、祝场、斜桥、谈桥、黄湾、湖塘11个原乡镇政府驻地的小集镇。

  曾几何时,我们耳熟能详的这些小镇,是星罗棋布的一个个大家园,在那里,记载有我们的故事,充满着我们的回忆。渐渐地,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口加快流动和城市经济崛起,小城镇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衰落”成了它们的一个代名词。

  小城镇——失了美丽,少了味道。

  但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标杆市,加快建设“两美”海宁,小城镇决不能掉队。去年10月中旬,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夏宝龙在赴开化、东阳专题调研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时指出,各地要奋力打好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攻坚战,让一个个洁净小镇、活力小镇、风情小镇镶嵌在大地上,与美丽城市、美丽县城、美丽乡村交相辉映,共同构成一幅迷人的诗意大画卷。

  那么,如何通过有效整治,让海宁众多的小城镇“反身向上”,决不把脏乱差带入全面小康?

  号角已然吹响。

  海宁集镇

  富庶江南曾经的缩影

  海宁小城镇发展源远流长。

  查阅海宁史料可以发现,汉朝,盐官已盛产海盐,盐田连绵,煎盐建仓。唐开元十一年,置硖石、长安两市。唐贞元末年,袁花成集市。明洪武三年后,许村亦成集市。明成化年间,斜桥成集市。

  仲春初五日,士女尽焚香,百货崇朝集,游人压市场。这是清代海宁诗人笔下的集镇,更可谓富庶江南的一大缩影。

  据历史数据显示,清末民初,海宁共有市镇33个,其中镇5个,集市28个。诸如盐官、长安、袁花、许村、斜桥等大镇,一直以来是海宁工商业比较发达,集市比较繁华的地区,时至今日依然占据着重要地位。比如,3月3日,2017海宁·中国家用纺织品(春季)博览会在许村开幕,这是许村成功举办的第18届家纺博览会。据悉,本届家博会展览规模达到50万立方米,吸引了3214家企业参展。

  但是,繁荣的背后,隐患悄然而至。改革开放以来,海宁各大小城镇快速发展,与块状经济、专业市场相互促进,集聚了大量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让其自身面临人口与资源、环境矛盾加剧,产业结构升级与就业压力巨大等问题,与新型城镇化发展要求的“城乡统筹、产城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相违背。

  曾经的重要舞台,正变成美丽家园建设的一种阻碍。

  家园“衰落”

  小镇为何变成脏乱差

  纵观世界各国,由于每个小城镇的历史、经济、社会和资源条件不同,决定了小城镇发展道路形式各异。然而不管在何处,小城镇都代表了一种舒适自然的生活方式,比如法国南部度假小镇格拉斯镇、苏格兰南部海岸线上历史悠久的亚伯多尔镇、江南水乡乌镇等小城镇,无一不引发人们的无限向往。

  与这些“标杆”相比,海宁小城镇短板凸显。

  “这里的乱象是该好好治治!”2月25日,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专项整治组来到长安镇(高新区),在对硖许公路边乱占道、乱设摊的餐饮店进行整治时,路过群众拍掌叫好。在这里,由于硖许公路辛江大桥西侧的乱象丛生,导致交通事故时有发生。

  不可否认,随着时代变迁,繁荣一时的小城镇,在几经更迭后,落下一身“顽疾”,作为离农民最近、门槛最低的“城”,积攒了不少突出问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

  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办公室督导组组长查益初说,长期巡查发现,海宁小城镇存在的问题可以概括成最为普通的三个字:“脏、乱、差”。3月4日,记者走进今年全市小城镇整治重点镇——袁花镇。在袁花老镇区河东街区域,发现经过整治后的老街地面已干净很多,然而房前屋后角落里仍然污渍斑斑,各种电线纠缠不清,在风中凌乱。

  查益初认为,很长一段时期内,大部分小城镇由于缺乏科学的规划和管理,致使建设、发展中存在着镇容镇貌的“脏”,管理秩序的“乱”,配套和基础设施的“差”。这些都阻碍着小城镇的健康发展。

  “能级”困境

  集聚效应一去不返

  小城镇一头连接着城市,一头连接着农村,是沟通城与乡的“桥梁”。如今,当小城镇再度被聚焦时,人们发现它既不如村,更不如城。随着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生态和环境备受重视。幸福感得不到满足时,人们便会慢慢撤离,于是小城镇聚集能力大幅下降。

  聚集效应减弱,是小城镇陷入发展陷阱的第一步。“较差的生活环境无法带动小城镇第三产业的发展,而大批原生居民流失以后,小城镇也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让半工半农人口完全进入城镇,为其补充新鲜血液。”国内一位小城镇研究专家这么描述当前小城镇建设中存在的困境。

  此外,有什么样的环境,就有什么样的发展模式,反之亦是如此。遭受破坏的生态环境,微弱的公共服务能力、缺失的基础配套等等,导致小城镇很难招揽大企业,更难以留住高科技人才。在每年的两会上,来自海宁各镇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常常为加强小镇配套设施建设而发声,这正是当前的小城镇缺乏吸引力的真实反映。

  就全市而言,大多小城镇都是在老城区破败之后,再造新城区。然而,有了新城,就当真能将老城区弃之不顾?如同木桶理论,小城镇是我市城市发展中的一块木板,是我们跳不过,也弃不掉的一环,任何地听之任之与放任自流,只能加剧这种痛与困。

  不过,改变正在发生。

编辑:陈潇  来源:海宁日报  作者:记者 杨平平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