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海宁 正文

浙江日报:海宁“问政河长”现场 村民问得较真:51名河长,如何管好河

[ 发布时间: 2016-02-01 13:40:45   打印放大缩小 ]


  浙江日报2月1日讯 “水葫芦经常泛滥,去年治过了,那今年呢,明年呢,什么时候能有治本的法子?”

  “平阳堰港沿线住着数万人,生活污水怎么管,谁来监督?”

  “一条河50多名河长,上下游出现矛盾怎么办,有人推脱责任怎么处理?”

  一连串的提问让空气里充满了紧张的味道。台上的大小河长们面对沿河百姓抛过来的尖锐问题,面对已经摆开架势进行录制的电视镜头,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

  这是出现在海宁“问政河长”现场的一幕。1月底,本报与省治水办联合推出的“问政河长”系列互动访谈活动走进海宁,数十位住在平阳堰港两岸的群众,带着大大小小的问题来到现场。这是第一次,他们与这么多河长面对面。河长们的回答,群众满意吗?

  俯瞰平阳堰港

  一问:河道里的水葫芦怎么治?

  河长支招:自制网兜拦截,土办法要推广

  晚上6时,村民胡利林急匆匆赶到问政现场,手里攥着一张写满字的纸条,上面都是他想问河长的问题。土生土长在平阳堰港边,胡利林对这条河的感情很深,心底有太多的话想和河长们说道说道。

  想起小时候的场景,他的嘴角总是扬起笑意。年轻时,胡利林喜欢游泳,门前的这条河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地方。一个鲤鱼打挺,一个鹞子翻身,连扑腾出来的水花都是清爽逼人的。

  平阳堰港是海宁市的骨干河道之一,全长12.6公里,途经4个镇、街道,涉及42个村落,两岸住着近3万人。与主干河道相连的支流共46条,全长28公里,支流水域面积是主干河道面积的125%。

  “我想问问河长们,这么长的一条河该怎么管护?”胡利林清楚地记得,2015年夏天,河道里水葫芦泛滥成灾。他看着心里难受,拍了张照片发上了微博。那条微博,转到了河长单位——海宁市安监局副局长朱徐良的手中。

  坐在台上,朱徐良说起这一幕,依然印象深刻。那一次,市、镇、村启动三级联动机制,出动80多个人,增派多条保洁船,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才把河道里的水葫芦全部打捞干净。

  “之前的水葫芦是捞完了,可今年呢,明年呢?”胡利林继续追问。村民徐雪其也站了起来说:“大量的人力、物力消耗,打捞危险不说,保洁工作强度那么大,今后该怎么办?”

  这时,丁桥镇副镇长张彦提出了一个想法:在河道转弯处用毛竹固定,绑上渔网,拦截漂浮物。“丁桥曾做过这个尝试,虽然是个土办法,但效果非常好。”张彦说,“每个网兜设置要巧妙,拉成斜角,隔几十米一个,左右交互。”

  这个点子点醒了朱徐良。他一拍手,果断表示:由河长单位牵头落实,在河道上逐步推广。

  二问:村民不文明行为怎么管?

  河长支招:治水写进“村规”,严奖罚明公示

  一边是数十位村民代表,一边是大大小小7位河长,现场问答节奏很紧凑。碰到具体问题时,村民们总是紧追不舍,他们想听到的是河长们最直接的答案。

  坐在台上角落的海洲街道双凤村党总支书记沈荣华一直在默默地听着。当有村民提问“如何让河道长治久清”时,他接过了话筒,用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不紧不慢地说了八个字:“三分治理、七分管理”。

  平阳堰港共有一位市级河长、4位镇级副河长、46位村级河长。流经双凤村的凤鸣港河道位于平阳堰港下游,是其中的一条小支流。作为村级河长的沈荣华,之前也苦恼于总有村民往河里乱扔垃圾、乱排污水,“劝阻一个只是一个,没过几天,又有人开始扔了。”

  沈荣华觉得靠劝导不是办法,应该立个村规,明确奖罚,以此约束村民行为。于是,2015年5月,经双凤村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五水共治”的内容列入了新的“村规民约”中,成了全体村民必须遵守的“大家规”。

  大屏幕上出现了双凤村新“村规”的其中一段:每月每户50分奖励,一分为一元钱,在河道里洗拖把扣5分、洗衣服扣10分……

  “刚开始,有人因不文明行为扣分很多,心里不服气。但时间长了,大家发现奖罚分明,慢慢开始理解,也越来越能约束自己的行为了。”沈荣华还清楚地记得这样一幕:一次,有村民在河道边乘凉嗑瓜子,有人随手把吃完的包装袋扔在了河道边。这时,80多岁的王阿婆刚好走过,她弯下腰把垃圾捡了起来。阿婆的这个举动,让丢垃圾的几个人羞红了脸。

  如果违反“村规”,每月个人扣分情况会进行公示。沈荣华说,“现在农村生活条件好了,大家都说,丢钱事小,违反村规被扣分那面子丢大了。”

  三问:河长们互相推诿怎么办?

  河长答复:大小河长协同,层层落实责任

  近年来,在全省跨行政区域交接断面水质考核上,海宁从2013年的“合格”、2014年的“良好”,到2015年实现了“优秀”目标。同时,市级河道基本消灭劣五类,实现了以四类水为主体的历史性转变。水质变清变好的背后,大河长带小河长、多级河长共同治水护水的全流域治水经验功不可没。

  像平阳堰港目前有市、镇、村三级共51位河长,问政现场有人对此就有疑问:“这么多河长,如果河道出现问题,上下游的责任怎么区分,会不会容易让人推诿责任?”

  平阳堰港市级河长、海宁市政协副主席田耘说,平阳堰港就像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只要一个分支上出点小问题,就会殃及整个河港。

  “但有一点很明确,谁负责哪一河段,这个河段出现的问题就由他负责解决。需要时上下游还要协同治理。”田耘说,“主河道、支流设置了47个检测点,水质监测覆盖全流域,监测结果会及时向各河长单位通报。”

  “比如我们马桥街道,所有127条河道按走向分为6个区域,都由街道领导担任大河长。”马桥街道办事处主任助理周洪胜说,推行大小河长机制的好处显而易见。小河支流的水质直接影响大河的水质,大河与小河需要联合整治。另外,大河长也更容易协调各个部门一起治水。

  “我担任大河长后,每次召开治水例会,都会邀请流经地的行政村和工业园区的负责人一起参加。这样,小河长巡河发现的疑难问题,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责任也就明确多了。”周洪胜说,他们后来还建了一个微信群,发现问题就直接拍照上传,协调后马上解决。

  整整一个小时的“拷问”,村民问得较真,河长答得认真。结束时,胡利林将另一张记满河长答复的纸条塞进了口袋里,记者问他对河长的回答满不满意,他点点头憨憨地笑了:“我都记下来了,接下来就看河长们有没有按他们说的办了。大家都生活在这条河边,希望河水越来越清,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啊。”

 

 
编辑:俞蕾  来源:  作者:钱祎 王超英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