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名人文化 正文

志摩,一位最可交的朋友(下)

[ 发布时间: 2013-12-12 10:09:08   打印放大缩小 ]


  梁实秋说徐志摩最让人倾慕的,是他的“魏晋风度”。在他的印象中“真正一团和气使四座并欢的是志摩……他一赶到,像一阵旋风卷来,横扫四座,又像是一团火炬把每个人的心都点燃,他有说,有笑,有表现,有动作,至不济也要在这个的肩上拍一下,那一个的脸上摸一把,不是腋下夹着一卷有趣的书报,便是袋里藏着一札有趣的信札,传示四座;弄得大家都欢喜不置……志摩有六朝人的潇洒,而无其怪诞。”梁实秋又说:“我数十年来奔走四方,遇见的人也不算少,但是还没见到一个人比徐志摩更讨人欢喜。讨人欢喜不是一件容易事,须要出之自然,不是勉强造作出来的。必其人本身充实,有丰富的情感,有活泼的头脑,有敏锐的机智,有广泛的兴趣,有洋溢的生气,然后才能容光焕发,脚步矫健;然后才能引起别人的一团高兴;志摩在这一方面可以说是得天独厚。”梁实秋这样的描述与评论写于徐志摩死去数十年之后,由此可见他对徐志摩的友谊和理解之深。

  胡适和林徽因是广为人知的徐志摩朋友中的两位知名人物。徐志摩曾在日记中写道: “与适之谈,无所不至,谈书,谈诗,谈友情,谈爱,谈恋,谈人生,谈此谈彼,不觉夜之渐短。”由此可见二人彼此交往之深厚与坦诚。坠机噩耗传来,胡适痛心疾首之余,写了《追悼志摩》一文寄托哀思,盛赞“他的一生真是爱的象征”,“他在我们这些朋友之中,真是一片最可爱的云彩,永远是温暖的颜色,永远是美的花样,永远是可爱。”林徽因与徐志摩没有结果的恋情,一直是关于爱情谈论的话题之一,但他们的终生友谊也一直为当时及后世的人们所称道。徐志摩乘机遇难据说是为了赶往北京参加林徽因一场关于建筑的演讲会,所以林徽因在伤心之余又多了一分内疚。林徽因曾积极筹备设立“志摩奖金”用以鼓励青年人对于诗歌和文学的热爱,她在《悼志摩》里说:“朋友们,我们失掉的不只是一个朋友,一个诗人,我们丢掉的是个极难得可爱的人格。”1935年林徽因在浙江考察期间途径志摩的家乡——海宁硖石,眼泪再一次不由自主地流淌,陷入长久的沉默,并写下了《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这篇感人至深文章,发表在12月8日《大公报·文艺副刊》上。

  我因为倾心于徐志摩优美的诗歌和传奇故事,从北方南下来到了他的家乡海宁硖石,近距离地体验着他生活过的这个地方,从志摩的诗文里看硖石有一种别样的美。因为徐志摩我又结识了很多同样喜欢他的朋友,如山东徐志摩研究会的王展、陈忠、逄金一、李炳锋、吴文峰等,杭州的罗烈鸿、徐州的徐志东、德州的张勇、香港的纪玉清女士等,都是因为我们共同喜爱徐志摩而相识的。杭州的老罗和威海的小孙甚至把自己的网名分别取作徐志摩的印度名字“素思玛”和“孙志摩”,可见他们对徐志摩的敬仰和痴迷之深。正如林徽因在《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一文中所说:“你的诗句,据我所知道的,它们仍旧在这里浮沉流落,你的影子也就浓淡参差地系在那些诗句中,另一端印在许多不相识的人的心里。”

  我相信,徐志摩的人格魅力是具有穿越性、感染性的,凡是知道他的故事,阅读过他的诗文的人们都像是被他的热情所点燃,燃起了对于“爱、自由、美”的向往和不断追求,仿佛他是一个永久活着的、从不曾离开的朋友。

发布人:顾江毅  来源:海宁日报  编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