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艺苑 正文

当“艺术”与“命运”相遇

[ 发布时间: 2012-09-02 09:43:29   打印放大缩小 ]


  这是一部让人又熟悉又不熟悉的电影。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的大气厚重和精致入微,它的剧本选材,以及作为电影艺术的光与影的色彩,跌宕有致的背景音乐,场景的沉着推移闪回……这些元素,有时谦逊地隐在故事幕后,和你一起倾听,有时又缓缓步至台前,让你有点惊讶,又不觉唐突。

  我看影片,不似看书,看书全心投入,看影片,享受为先。一部深刻的“好影片”如果让人看得累,通常情况下我宁可扔掉,找个无厘头的,随便捡个片断来消遣,也愉悦得多。

  现代人活得累,如果动辄让“艺术”沉闷了自己,这样的艺术我认为不够宽容,说它“学术”可能更妥当吧。看电影不比看别的,可以今天看一点明天看一点,看电影,两个小时,一气呵成,起承转合统统拥有了,才是完整。让艺术的灵性渗透肌肤,滋润情感,顺便再激荡一点内心,这才不枉花费那么多时间和情绪的预热坐在幕前静静守候。

  扯远了,回到这影片吧。《海上钢琴师》,看之前,一个很浪漫的名字;看完,蓦觉其实是关乎人生的一场悲剧。即便它被掌声和鲜花笼罩过,底色却一样。更打动我们的缘由,可能是它其实与我们既遥远又迫近:原来,这样的悲剧,就在我们内心上演。不期然在投入的故事里被它惊醒了。

  1900,这个被抛弃的身世悲苦的孩子,在一艘豪华游轮上度过一生。对于钢琴,他居然无师自通。命运的轨迹就这么简单,也这么传奇。不用问为什么,因为命运就是命运,它只让人体悟,却懒得解释,实际上也根本解释不清。

  存在就是全部的理由。

  看起来命运在给予1900悲苦的同时,也给予了他丰厚的艺术天赋。但任何事情往往有“附着条件”,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被“套牢”。“演奏天赋”在带给主人公令人惊讶和瞩目的同时,也无形中把他的生活圈定在这个小小的看似豪华然而压抑的空间里。豪华的场景看得久了,其实和枯燥无异。

  他的悲剧在于,他无法上岸,无法适应岸上的生活,尽管那里光怪陆离。他回到了游轮上,命运就是这么顽固得强大和强大得顽固,尽管它表面看来很慷慨,很光鲜,很得体。直到他以这样的生活形态结束了年轻的生命。命运把他抛弃了,或者说,命运又以一个特别的形式在一个特别的时间特别的场合,把他收了回去。

  不得不承认,命运就是一场“秀”。

  说实话,比之于有些人认为的主人公选择的高尚,对艺术的坚守,我更愿意认为,这是一种对生活与命运在某种际遇面前的无奈和心酸,有时候它被光鲜包围了,苦楚无法为外人道,令人难以理解。这是另一种更深的无奈和悲哀吧。

  因此,它看起来离我们那么远,其实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只是,那是一种潜在状态而已。有时候电影把它不期然唤醒了,这是艺术的魅力。能够在欣赏与娱乐中与命运相遇且被打动,也算是意外收获吧。

来源:海宁日报  作者:野芹  编辑:张蕾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