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名人文化 正文

海宁历代书院精神

[ 发布时间: 2012-07-27 10:40:04   打印放大缩小 ]


-童程东
海宁人杰地灵,名人辈出,自唐至清末,共有进士366人。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产生了众多品位高、影响大的名人。灿若群星的名人,照亮了历史的天空。他们清正廉洁、扶弱济困、忠贞爱国、勤政为民,留下了尽职守责、练达明职、彰善承恶、勤谨奉公的千古佳话。他们身处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各自不同的经历,但是他们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与当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相同的。
我们常常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千百年以来,孕育我们海宁精神的社会基础到底是什么?为此,我在斗室书海里反复巡游探索,渐渐的,终于发现了一条线索,那就是古代书院教育。随着宋代书院的隆兴,中国古代教育进入一个空前的大发展时期,出现了学宫、书院发展的鼎立之势。与此相伴随,新的教育理念、新的“教养之规”、新的教育机制应时并起。其中书院独树一帜的以廉育人的教育理念和人文精神,更是成为了气势磅礴而富有鲜明时代特色的教育思潮。
翻开历史的长卷,上下求索,大浪淘沙,海宁有影响力的书院有张文忠公书院、皇冈书院、正学书院、东山书院、安澜书院、仰山书院、双山讲舍、龙山讲舍等。
 
张文忠公书院,倡导“廉洁奉公”精神
 
张九成,字子韶,其先开封人,后徙居钱搪(今海宁盐官)。生于宋哲宗元佑七年,卒于高宗绍兴二十九年,六十八岁。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廷试第一,高中状元,授镇东军签判。累宫宗正少卿,权礼部侍郎。在朝廷,与秦桧针锋相对,后谪居南安军。在南安十四年,每日里捧着经书站在南窗下阅读,时间长了,竟然在青石上留下脚印。民间流传,张九成还与抗金大将岳飞惺惺相惜,他曾孤身万里去金国探望徽、钦二宗。秦桧死后,出任温州知府。之后回归盐官,数月而卒。公元一二二五年特赠太师,封崇国公,谥文忠。张九成研思经学,多有训解。著有横浦集二十卷,《四库总目》及《孟子传》,并传于世。至今,在黄湾菩提山有状元台。旧时,在盐官有状元坊,状元街。
张九成创建了海宁历史上第一所正规的书院——张文忠公书院,讲授经史,宏扬清正廉明之道。张九成研思经学,多有训解,著有《横浦集》二十卷,《四库总目》及《孟子传》,并传于世,其学派被称为“横浦学派”。
张九成经常以《周礼·天官》教育学徒,从六个方面阐明“廉”的内涵:“一曰廉善,二曰廉能,三曰廉敬,四曰廉正,五曰廉法,六曰廉辨。”这里所讲的六种廉德,贾公彦之《疏》分别对之作了阐释,曰:“善,善其事,有辞誉也;能,政令行也;敬,不解(懈)于位也;正,行无倾邪也;法,守法不失也;辨,然不疑惑也。”据此可知,其所谓“廉善”,指为官之人善于处事、办事,且受到公众赞誉;所谓“廉能”,指能行政令,也就是使国家大政方针能顺利地得以推行,这表明为官者有较高的政治素质;所谓“廉敬”,就是做到对工作兢兢业业,毫不懈怠,换句话说,就是爱岗敬业,安于职守,在其位谋其政;所谓“廉正”,就是要求各级官员品行端正,公正无私,不徇私舞弊,搞邪门歪道;所谓“廉法”,就是要求为官者依法办事,守法不失,执法不阿,铁面无私;所谓“廉辨”,就是要求为官之人善于辨别是非曲直,支持什么,反对什么,旗帜鲜明,毫不含糊。这六个方面,讲的都是为官之人的道德素质和办事能力,它从特定的角度体现了儒家“以廉为本”的观念。
《宋史• 张九成传》中是这样形容当时授徒讲学的盛况的:“出其门者,多为闻人”。来到张家求学的,都是远近的显贵人家。可见,张九成对海宁当地的好学清廉风气形成的影响是很大的。绍兴二年,他与弟子凌景夏共同及第。张为状元,凌为榜眼,在盐官轰动一时,大家开始重视教育,读书之风,蔚然盛行。《海宁州志稿》称:“民逐鱼盐为生,列肆负贩,自张九成师弟以儒学显一时,三年之间,磊落相望。”意思是说,盐官这个地方原来人们是以捕鱼煮盐为生的,也有人家做小商贩。自从张九成师徒同榜登第后,多年来,人们争相模仿,以读书为重。
 
皇冈书院,崇尚气节荣辱观
 
黄冈不见旧时营,
箫鼓纷纷会太平。
记取六朝乡校在,
倚墙好听读书声。
 
东皇冈公交车站牌旁边横着两座矮矮的平房,环抱着一片泥场。门前有一棵柳树,柳树傍边有一口水井。据说这里就是书院的旧址,屋子的门紧锁着,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皇岗在南北朝之前,就有记载,南齐时学者顾欢著作上有“黄冈已有学舍”。南陈时(公元420-483年)学者顾越《志书》上也有记载黄冈“世有乡校”。当时,皇岗私塾学府是钱塘江北岸独一无二的学堂,它的规模和影响力,甚至可以和当今的“清华大学”相媲美。历代以来名人辈出,影响深远。
顾越,吴郡盐官人,居于新坡黄冈。顾越少孤,以勤苦自立,励精学业,遍该经艺,于义理精明,尤善持论,为官清廉。历仕梁、陈二朝,官至通直散骑常侍、中书舍人。《南史》卷七十一《儒林传》称顾越“为南朝齐著名儒家学者。”
顾欢,他自幼好学,家贫,无力就学,乡中有学舍(皇冈书院前身),欢立于舍壁后倚听。八岁时,即诵《孝经》《诗》《论语》。及长,笃志于学。年二十余,于天台山聚徒开馆,受业者常近百人。齐高帝萧道成辅政时,征为扬州主簿,并遣中使迎欢。据史籍记载,顾欢为官清廉,在百姓中间有着上好的口碑。
陈确,他是中国明末清初思想家。字乾初,浙江海宁人。一生绝意仕途,山居乡处,潜心学术,著有《陈确集》。他从“光复孔孟”思想出发,继承王守仁的某些思想,在批判程朱理学和佛老异端中,阐发了心理学思想。他还强调做人应该自食其力、廉洁奉公。
元代时,皇冈贾家主事人是贾执中。贾氏家族本是贾宜之后,在南齐时为避战乱南迁至皇冈。当时,他重金聘请请刘基(伯温)等四位名儒来书院讲学。后来,又出重金建造了全真院(后称东道院)、孔庙、祠堂、白沙口翠竹亭、读书楼、藏书室,广招四方人才。至正十九年(公元1359年)遇旱灾,五谷欠收,翌年,贾执中闻知儒学经费不足,即捐私田一百亩有余,并亲自担任皇岗书院山长。
相传,贾执中有在饭后吃燕窝补身的习惯。那年遇旱灾后,他毅然屏弃奢侈的用食习惯,每天只以稀粥充饥。书院中有许多贾氏子孙嫌弃伙食,私自相约上饭馆。贾执中得知实情后,亲自到书院鞭策学子,并重罚家族子弟。
贾氏办学成绩卓越,闻名海内。元朝顺帝赐给贾执中义塾门额为“凰冈书院”。明朱元璋赐给希贤祠堂门额匾“忠节堂”、“皇冈书院”等匾额。清代许良谟曾作诗讴歌书院功绩:
 
伯温未奉举,
贾马足栖迟。
久客皇冈路,
终为帝者师。
——《刘青田过皇冈》
皇冈书院从明朝洪武十七年至民国二十一年,五百多年来共进行过八次修缮。日军侵略中国,被他们拆除,木料用作军用物资。剩下断木残壁,有一年二月初八轧太平那天被卖树苗的人失火烧掉。而今,还剩下一块“皇冈书院”的匾额,横陈在书院旧址西面的一户人家屋旁。
皇冈书院中的许多进步人士,代代相承,站在同情人民的立场上,呼唤廉政,抨击暴政,颂扬清官,鞭挞贪官。书院强调高官不能变其节,重利不能易其行,公正无私,光明磊落,将深受人们爱戴,留芳千古。
 
东山书院,大力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
 
许家是海宁历史最久的世家,系伯夷之后。有许汝霖在也园藏书,其孙许学在稼轩藏书,许惟楷、许勉焕父子在一可堂藏书。许汝霖,字时庵,号且然,康熙二十一年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归里后不但在硖石东南湖筑也园藏书读书著书其中,而且创办了东山书院,集当地文人学士讲学课艺。许系雍正元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据《学稼轩书目》,所载单宋元未刻之集就达一百十种。
东山书院,以严厉著称,许氏制定了《东山书院学规》。学规参考宋代大儒朱熹提出的为学、修身、处事、接物四方面的内容。在为学方面,贯彻《中庸》中的“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的五个步骤,体现出学思结合、知行统一的重要教育思想。在修身方面,要求“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在处事方面,要求“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在接物方面,要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学规集中体现儒家教育理念的规制,或者说具体的教育条规,更是书院的办学宗旨,体现了以廉育人和对道德完满性关怀的一种人文精神。
后战乱起,书院被焚。同治间乡贤高宸、马家骥、吴培等人,又复建书舍于下东街,移名“双山讲舍”,又聘高贤掌教其中。张宗祥在《纪念蔣百里先一文中谈到双山书院:“戊戌变法,倒有双山书院者,向以制艺课生童,奉令购书,若《资治通鉴》,《白芙堂丛书》,格致书院课本,《日本国志》,《普天忠愤录》,《经世文编》之类,百里与予,约散学即会于书院,阅诸书。《白芙堂丛书》不能了解,其余皆欣然成诵。日至天黑不辨,方各回家,院中无第三人也。”
那时,无论春温秋肃,还是夏炎冬凉,书院所在的整条街道都能听到朗朗的读书声。贩夫走卒,引车买浆之流也常常驻足静听。文风渐盛,社会风气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净化。
 
正学书院,求真务实,奋勇争先
 
康熙十二年,许三礼莅浙江海宁县知县。作为一个曾经闭门苦读的学者,许三礼极为重视廉政教育,并且热心办学。就任海宁的第二年,他便利用境内的一些旧庙宇办了一所“正学书院”,号召县内的年青人来此读书学习。当时一些家境贫寒的生员交不起束脩,许三礼照样准许他们入院读书,并且在生活上给予必要的资助。
为了提高书院的教学质量,许三礼拿出自己的部分俸金,邀请当时一些学问渊博的著名人士到书院担任塾师。康熙十五年,黄宗羲应许三礼之邀,赴海宁讲学。许三礼约集当地官员前去听讲,黄宗羲告诫他们说:“诸公爱民尽职,即时习之学也。”相传,其中有几名官员装病在家不去听讲。许三礼竟然上门探视,他平时也颇懂医理,亲自为其把脉。事后,得知事情真相,吓得那些官员跪地求饶。许三礼铁面无私,停发他们一年的俸禄,投入到书院的运转当中去。从此,海宁凡有著名讲习,官员们无不欣然前往,不敢有丝毫懈怠。在许三礼的监督下,海宁的官吏逐渐形成了清廉好学之风。
当时慕名而来的学生很多,教室座无虚席,一些人不得不在屋外旁听。此后,黄宗羲一直往返于余姚和海宁之间,主持海宁讲席。许三礼和黄宗羲在相互交流当中常常产生共鸣,可谓惺惺惜惺惺,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海宁地处浙北,当时隶属杭州府。黄宗羲的同门好友陈之问、陈确均是海宁人。黄宗羲在甬上讲学影响甚大,所以及其至海宁,学者纷纷“请业”,欲“得蕺山之传”。弟子陈元龙在《海昌观·明经补思陈公传》中说:“及梨洲传学至邑,闻阳明、蕺山宗旨,始恍然如饥者之得食,行者之得息。”可见,蕺山之学大受欢迎,黄宗羲在海宁县的讲学活动一直持续到康熙十九年,及其离别海宁,同学诸子恋恋难舍,“皆眷眷然有离别可怜之色”
讲学之余,黄宗羲在海宁的学生的陪同下,于康熙十五年十月朔日,游览云岫山,登鹰巢顶观日月并升之奇景。后因中途遇雨,没有看到日月并升的景象,不过,他写下的《鹰巢顶观日月并升记》和《登云岫山观合朔遇雨》两首诗生动地记述了当时的具体场景。
 
海山日月看同升,讵料偏逢雨气蒸。
千众欲观凭碣石,十年未见说居僧。
衡云端为何人敛,蜃市能因幕岁兴。
岂必天公真有意,明秋此日复来登。
——《登云岫山观合朔遇雨》
有了第一所书院的成功,许三礼又在境内的长安、硖石、袁花、郭店等地陆续创办了十多所书院,延请各地名师前去授课,有时自己也亲自上阵,讲授学业。由于许三礼重视教育和文化,积极组织当地百姓入学读书,使海宁自清初起文风渐盛、文人渐多。后来名闻天下的陈世倌、查慎行、周广业等等都是在许三礼的引导下开创了自己的一番事业。
许三礼在海宁为官8年,政绩卓著、廉洁奉公,受到朝野众多人士的赞颂,黄宗羲称赞他为“举循吏第一”
 
仰山书院,以爱国主义思想育人
 
清康熙十三年,知县许三礼创设长安书院于觉皇寺,聘黄宗羲等名士讲学,成为一时佳话。但由于缺少办学基金,许三礼升迁后,书院亦即停办。嘉庆五年,沈毓荪、陆鸣盛、陈光庭、倪善治等发起重建书院之议,并筹集资金,建书院于古三女墩东坡,嘉庆七年建成。浙江巡抚阮元闻讯,欣然以“高山仰止”之义,命额曰“仰山书院”。公推沈毓荪为“山长”兼主讲。沈毓荪本系中产之家,建书院时集资不足三千两,由其填补费用之不足部分。开学后独自担负“延师课士”生员膏火之资,不到四年,以致家道中落,中年时节只得外出为人“幕客”,终老于上饶灵山书院。仰山之人怀念他,立牌于“崇雅堂”之侧位祀之。
嘉庆十一年,聘钱塘沈飏侯为山长。嘉庆十四年,于头门两侧设“蒙泉义学”以培养书院的初级学生。嘉庆十七年,乾隆庚子恩科进士张骏为山长。道光二年聘肖山高凤台为山长。时知州王寿榕,请得杭州府允准,将长安米商的厘金之半,拨给仰山书院,保障了书院一切开支费用。咸丰初,本镇举人陈方坦为山长,后来太平军起,投笔从戎。嗣后由本院学子,嘉庆丁丑进士、署江巡抚陆元琅致任回家任书院院长。同治四年,本镇盛炳奎(举人)修理了劫后尚存的书院,重新开课。光绪十四年原发起人陈惟德的孙子陈方坦,回乡省亲,出资三千两又五百千钱币再修仰山书院,并筹集“岁需经费”的基金。光绪二十八年,清政府令,改书院为高等级学堂,称“海宁州立第四小学”。光绪三十一年朱宝缙创立“海宁州中学堂”,宣统元年迁盐官镇,书院仍作为高等小学。
“戊戌变法”时,仰山书院从主讲到学子,“意气风发地攻读时政知识”,《新民丛刊》成为必读课本。“戊戌变法”失败,仰山人首先追随孙中山先生,倾向革命,沈山寿等成为当时海宁州里国民党的领导人之一,当时张步青任学校校长。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四月十六日杭师校长经亨颐于上午十点给师生讲了时政,汪培三由镇长兼任校长。由于仰山书院一贯来对教师资质要求很高,所以历来清官廉吏辈出,清代有陆元琅、许梿、许楣、何国樑、陈方铨等官员。民国后有朱定一、沈鼎三、韩维邦、陈慰堂谢培康、冯朱棣科学家、工程师等。朱定一于1987年在美国对沈鼎三的夫人应芬林说:他们这一辈“仰山学子”在美国的有十多人,他们总以是“仰山学子”自豪。正因仰山教学质量闻名于当时,现香港著名实业家查济民先生的父亲,特意让查济民先生住于曹振麟家,就读于仰山三年。
我们知道,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的精神血脉,是维护国家团结统一、鼓舞各族人民奋发进取的精神支撑。仰山书院,历来积极倡导的就是血脉相传的爱国主义思想。
千百年来,作为民办的古代书院秉着“以廉育人”、“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学生无任何身分性限制,平民子弟均可入学。无论什么生员都必须进行道德人格和清廉品性的塑造,不存在任何例外权。如果说书院的崛起是对古代等级特权教育制度的挑战与否定,那么儒家的以廉育人的教育理念的重新确立和复兴则是对人性等级化的批判,前者显示了平民化的教育精神,后者因为人人都必须受道德的洗礼而体现了某种人性的光辉和人文精神。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