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读书 正文

读书不应是简单的接受者更应是思想者

[ 发布时间: 2012-07-03 09:07:51   打印放大缩小 ]


   赵丽宏

     因为我的不少文章被收在中学的语文课本中,便常有和语文有关的杂志约我写文章,谈谈关于读书的问题。谈读书时,我很自然地想起我那篇被选入课本的散文《旷野的微光》。

  《旷野的微光》写于1980年10月,当时我还是华东师大中文系的学生,坐在文史楼的大教室里写了这篇散文,写的是在崇明岛“插队落户”时的往事,是在孤独和闭塞中追寻理想和知识的情景。在偏僻乡野的一盏小油灯下,读书使我走出了困顿和颓丧,使艰辛的日子变得乐趣无穷。没有想到这篇文章日后会成为中学生的课文。我想,现在的青少年,读我写于30多年前的这篇文章,可能会感到陌生,因为那确实是早已远去的上一个时代的生活。那时,读书非常艰难,找到一本好书,会像过节一样快乐。我想,如果没有当年这种追求和坚持,我一定不会有今天。读书可以丰富扩展一个人的精神世界,也可以改变人生。

  现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可以自由阅读的时代。像我当年那样千方百计觅书,偷偷摸摸读书的情景,恐怕不会再发生。现在的青少年,不愁没书读,愁的是没有时间读,愁的是书太多不知道读什么书好。我曾经担心,现在的中学生,课外阅读的范围越来越狭窄,能用于课外阅读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很多人已经丧失了阅读文学名著的兴趣和欲望,而其他与课程和考试无关的书,他们更是难有机会涉猎。

  多年前,我接待过英国女作家莱辛,她的一句话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也使我共鸣。她说,在英国,有高学历的“野蛮人”越来越多。这些“野蛮人”,懂得最先进的科技知识,能操纵最复杂的机器,却缺乏情感,缺乏情趣,缺乏宽容博爱的精神。造成他们“野蛮”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读文学作品。这样的话出自一位文学家之口,也许有人会认为失之偏颇,但她确实是指出了一个在现代社会具有普遍性的现象。我想,中国的年青一代学子,绝无理由成为这样的“野蛮人”。

  令我欣慰的是,这几年中,我很多次参与青少年的读书活动,发现青少年中还是有很多人喜欢读书,阅读的范围很广,数量也不小。在当评委读他们的读书笔记时,我也常常被他们活跃的思想和灵动的文笔打动。我相信,读书的时代,永远也不会结束,读书能使人更热爱生命,热爱生活,激发起追寻真理、实现理想的欲望和激情。一本好书,可能是一个聪慧坚韧的人,用他所有的智慧和毕生的心血追求的成果和结晶,作为一个读者,我们用几个小时或者几天时间,就能了解这一切,这样的好事情,何乐而不为?如果将读书的范围仅限于课堂教育规定的范畴,或者只是课本知识的有限补充,那实在太狭隘。必须明白这一点,我们的课外阅读,大多可能和学校的考试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这样的阅读,对于少年人身心的成长,却是无比的重要。一个不喜欢读书的人,他的精神世界不可能丰富多彩,他的知识积累也不可能渊博厚实。我们说“知识的海洋”,其实也可以说是“书籍的海洋”,每个读书人都应该到这片大海中去远航,去浏览海中无穷无尽的迷人风光。

  光有读书的欲望,恐怕还不行,还有一个怎样读书的问题。作为一个读者,我们不应该是一个简单的接受者,也应该是一个思想者,是一个参与者。读书的过程,是欣赏和接受的过程,也是思考和感悟的过程。如果能经常用自己的语言记录读书的感想,那将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当然,读书的过程,也可能是排斥的过程,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书都是有价值的,也不是所有的书都是有趣的。古人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很有道理。一个真正的读书人,应该通过自己的思考判定一本书是否值得读。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