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文化资讯 正文

老师荆文斌喜忧参半——给了孩子希望 不能再把希望浇灭

“大桥下的音乐班”里两个女孩考上了艺校

[ 发布时间: 2012-06-12 10:31:45   打印放大缩小 ]


  荆文斌,带着孩子在大桥下练琴时他笑着,在车库里上课被人赶出来时他笑着,学生交不起费用可还是“赖”着学琴时他还是笑着,可是,当有两个学生考上浙江艺术职业学院附中后,他却哭了。(荆文斌的故事日报2011年7月14日曾报道)

  顺利考上,却无力承担学费

  上个月,荆文斌带着五名学生去杭州考浙江艺术职业学院附中,学校曾经培养了周迅等大明星,孩子们向往去那儿深造。结果令人满意,两个小女孩考上了。

  对此,荆文斌也觉得欣慰。

  但是现实跟愿望总是有些距离,孩子的家长得知女儿考上艺术学校后,高兴中却透着伤感,面对高昂的学杂费,他们劝女儿:别去念了。

  同为14岁的陈小露和陈晶鑫就是这两个女孩,她们都是荆文斌手把手教出来的学生。

  陈小露:爷爷,我以后不来练了

  陈小露老家江西,6岁时开始跟荆文斌学吹笛,是荆文斌第三个学生。她学得比别人慢,光是把笛子吹响就花了一个月,但她很勤奋。

  几年来,她跟着荆文斌换了8个地方,有时烈日,有时冬寒,有时柳絮漫天,有时落叶飘地。

  她的亲爷爷多年前去世,她一直叫荆文斌“爷爷”。

  成绩出来了,她考上了。父母一看学费,一万多,说算了吧。

  小露哭了。

  荆文斌知道了很生气,这不是耽误前途么。他问小露想不想上学?小露使劲点头:“我要上学,我想去。”

  荆文斌坐不住了,冲到了陈小露家。“孩子跟着我夏天晒、冬天冻,你们说放弃就放弃,你们不能这样对她啊。”

  小露爸爸低垂着头,难过地说:“爸爸无能啊,拿不出这笔钱。”

  而小露妈妈一把搂住小露哭着说:“你不该生在我们这个家庭,你太命苦了,孩子。”

  懂事的小露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她转身对荆文斌说:“爷爷,我对不起你,这学校我不去了,我想我以后也不来练了。”

  见到这场景,荆文斌转身就走。他说也许带小露去考试是一个错误。陈小露的父亲修自行车,母亲帮人家加工衣服,做生意亏损又背了一身债,每年拿出一万多元给孩子读艺术学校,确实为难他们了。

  “没法去责怪了,只是觉得心痛。一次次,考上了又去不了。”面对记者,荆文斌流下眼泪。

  陈晶鑫:今后要做一名音乐老师

  陈晶鑫是荆文斌收的第11个徒弟。她加入音乐班很偶然。

  陈晶鑫住在荆文斌隔壁,放暑假,好些孩子来学音乐,琴声每日回旋飘扬。陈晶鑫悄悄跑过去,在门外远远躲着看,天天去,去了大概一个月,最后被发现了。“让我学吧,我也想学。”陈晶鑫忍不住对荆文斌说。

  荆文斌给了陈晶鑫一根笛子,她加入了音乐班,也喊荆文斌“爷爷”。“我爷爷在河南老家,一年只能见一次,老师特别和蔼,就像亲爷爷。”

  陈晶鑫有天赋,半天就学会了吹笛子,虽然她比其他人晚进音乐班,但很快赶上了。

  5月17日考试成绩一公布,她上网查到被录取了,很开心,告诉父母考上了,但问题是,学费每年要一万四千元。

  父母开始当然不同意,陈晶鑫跪下来求他们,“让我去吧!”想了一天,父母终于答应了。

  虽然同意了,但她的家庭情况也不理想。“爸爸在菜场卖猪肉赚钱给我念书。”虽然年纪小,但是她已懂父母生活不易。

  陈晶鑫有个梦想,今后要上音乐学院,跟荆文斌一样做音乐老师。

  荆文斌看着孩子,梦想才刚刚起步,但总也是希望的开始。

  荆文斌的忧虑

  带学生去考试,荆文斌有自己的想法。“我的水平毕竟有限,孩子们练了四五年后,他们继续跟着我,我怕误人子弟,得有更专业的老师继续带她们练下去。”

  然而,当音乐世界的大门打开在孩子面前,他们却无力踏入时,荆文斌感到了现实的残酷和沉重。

  “艺术之路对她们来说太难了。我也扪心自问,带她们去考试,出去看世界是否对了?”荆文斌说。

  他曾想找赞助,但是能赞助几年?

  “以后家长觉得条件允许,我再带他们去考。给了孩子希望,再把希望浇灭,这是多大的打击,这样的场景我再也不想见到了。”荆文斌说。

  最近,荆文斌和孩子们有了新的练习场地,工人路一处曾经的健身房,他心里充满感激。

  10平方米的教室摆满了琴架,10多名孩子站在琴架前练习。二胡声、笛子声,各种音调混合交错。

  他们神情专注,他们并不知道未来的路多坎坷,然而这一刻,他们心中流入音乐的种子,关于梦想和爱。

来源:海宁日报  作者:朱文 陈杰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