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文史 正文

盐官老街风情的深处

[ 发布时间: 2012-05-02 16:48:11   打印放大缩小 ]


    海宁盐官,观钱江大潮之胜地,隐含的历史传说之谜达于皇宫内院深不可测。如果有闲,你不妨看过汹涌澎湃的钱江大潮,踏着潮韵进入宰相府第风情街区,细细地去品味一番,你一定会惊叹什么叫人杰地灵,什么叫历史渊源孕育而成的鸿篇巨著!
宰相府第风情街不长,仅600米,从外表看,它与许许多多江南水乡古镇似乎有点儿雷同:城楼、水巷、小桥、狭弄、石板街、石帮岸、美人靠、红灯笼、青砖乌瓦马头墙,内中也免不了落下诸多人工新造的痕迹,这是旅游景点开发中的瑕疵,不足为怪。但你只要轻轻地撩开风情街的面纱,走进它的内里、走进它的深处,一种前所未有的厚重感便会油然而生,脚底下的那一块块被风雨剥啄得满脸疤痕的石板会带着沧桑历史,向你倾诉一段惊心动魄的柔性与刚性、感性与理性的锻冶过程。
从明朝陈与郊开始,海宁盐官陈氏一族历代为官,书香门第仕先得,走科举致仕之路到了清朝达到了一个巅峰。陈之遴,明崇祯十年一甲二名进士(榜眼),受多尔衮器重,任为翰林院侍读学士、礼部左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多尔衮死后又得顺治帝重用,升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后调任户部尚书,九年授为弘文院大学士,这是陈家出的第一个宰相。陈元龙,清康熙二十四年一甲二名进士(榜眼),授翰林院编修,入直南书房,后迁侍读学士、吏部侍郎,雍正七年授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这是盐官陈家出的第二位宰相。陈世倌,清康熙四十二年进士,授编修、升侍读,雍正二年出任山东巡抚,乾隆六年授文渊阁大学士,这是盐官陈家出的第三位宰相。
“一门三阁老,六部五尚书”,在海宁、抑或在全国谁与之匹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盐官陈氏几欲占尽了大清国康、雍、乾三朝的风头,搅乱了九五之尊的神定气闲。“雍正篡位造海神庙而慰弟”、“狸猫换太子”、“乾隆寻亲访故里”,是真是假?一个个扑朔迷离的传说数百年来兴奋了千千万万好奇的人们。
清康熙大帝曾先后御书赐于陈氏“爱日堂”与“春晖堂”匾。“春晖堂”匾赐于翰林院编修陈邦彦,彰其母守节四十一年,教子成才。“爱日堂”匾则是赐于陈元龙的,陈元龙即陈阁老。陈阁老宅位于风情街中段堰瓦坝上。显赫的世家,注定了盐官小城的声名远播,于是乎,乾隆皇帝六次下江南,四次驻跸于陈家,留下了诸多值得无穷玩味的行状。陈氏隅园被赐名“安澜园”,又挥笔御书“双清草堂”,这是否含有乾隆爷心底深处那一种“说不清理还乱”的情丝在?
走进陈阁老宅,但见轿厅内雕梁画栋、宽敞洁净,已显相府威严气派,灰暗的四方地平砖由于失去了频繁的进轿出轿的锻压变得十分地恬淡沉默。两边木结构的“寝楼”,正是当年阁老家人卧室之所在,楼前天井当中花木扶疏,十分宜人。穿过天井,向南数武便是“筠香馆”了,这是三间平屋建筑,闹中取静,陈元龙告老还乡之后在此吟诗作画,似也乐哉悠哉。时下“筠香馆”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块清雍正皇帝赐于陈诜(陈元龙之堂兄)夫人查氏的稀世珍品“九龙匾”。此匾长三米,宽一米,上等樟木刻成,九条龙雕刻细腻、形态各异、栩栩如生,雍正帝在上亲题了“躬劳著训”四字,以表彰查氏教子有方(查氏三个儿子是江西建昌府知府陈世俊,翰林院侍讲学士陈世倌,翰林院检讨陈世侃)。站在这块匾前细瞧,皇家的恩威仿佛随着这九条蟠龙腾云驾雾环绕于整座老宅了。
“筠香馆”南又一天井,假山花木,曲桥流水,幽静恬淡,小巧玲珑,恰似浓缩而成的江南山水景致。穿过这别有洞天,便到了“双清草堂”。“双清草堂”乃由四个大翻轩构成,厅堂前有十八扇精工雕镂的朱色落地堂窗门,两侧有花栏、漏窗,外观极其雅致,象一古典美人。堂前那棵已有600多年历史的罗汉松,恐怕对民间传言“乾隆得知自己身世之后,于此书房中挥笔御书‘双清草堂’寓意思念双亲”的故事早已熟视无睹,毫无一丝激动,沉沉郁郁地一站就是六个多世纪!但罗汉松尽管“哑口无言”,却是见证,它见证了大清朝康熙、雍正、乾隆祖孙三代皇帝与陈家绵连牵扯的不了情!
风情街除了显赫的宰相府第之外,那杨兵部故居(清康熙朝兵部侍郎杨雍建旧宅)、江南名联名匾馆、宣德门城楼、五土庙、一笑茶楼、花居雅舍、城隍庙以及乾隆酒楼、元龙食府等去处,都是值得细细品味咀嚼的地方,因为无论是它们的建筑结构和雕镂风格,还是它们的功能布局和内部设施,都透露着民族历史的气息和时代文脉的特征,可以读出百科全书中漏记的人文意义。
来源:  作者:张毅强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