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散文 正文

审美追忆与社会美育的意义——追思鉴定大师徐邦达先生

[ 发布时间: 2012-04-05 13:54:04   打印放大缩小 ]


 

  追思徐邦达先生,第一个感觉是什么把徐邦达先生推到我们面前,让我们懂得高山仰止。这之前,也曾走访不少人,走访后的经验告诉了我,原先熟悉和知晓徐老的人并不多,这是因为徐老从事的鉴定书画的行当,在文人的行业中也属于冷门偏业,只是随着80年代收藏业的渐渐兴起,才为人们所关注。二是举凡书画家,知晓徐老的多一些,这是行内圈内,从社会看毕竟是少数,其中也有的虽为书画家,只知徐老是书画鉴定家,至于他的成就、威望等,皆亦不太熟悉,就连他的祖籍浙江海宁,知晓他的人也是屈指可数的,而对于非书画界人士来讲,即使是从事文化工作的,亦是对徐老知之甚少。所以,除随着书画拍卖市场的兴盛,徐老的名声开始真正在神州鹊起,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徐老的家乡浙江海宁,在20039月建造了徐邦达艺术馆。这在当时,作为故宫博物院有着众多高手,徐老只是其中一员的历史背景来看,为活着的人就建造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艺术馆,实是一件非比寻常的文化大事。而于徐老的内在审美价值而言,馆的建立同时也为徐老之毕生的艺术追求,有了一个正宗实在的归宿。海宁徐邦达艺术馆的建立,既和书画拍卖市场的劲爆之势相互呼应,又实实在在为提高和普及徐老在群众中的知名度,且为日后徐老先生艺术的集结与展示,起到了一个不可估量的历史性作用。

 

  海宁在全国版图中虽只是一弹丸之地,但它这方水土确孕育出了不少著名的文化名人,如李善兰、王国维、蒋百里、张宗祥、徐志摩、吴世昌、金庸等不下百人,其中,近代书画巨擘、文史泰斗张宗祥先生,与徐邦达先生,更有着共同的闪光点。张、徐二老,同样一生对古物鉴定之痴爱,可以以心相许,且又不玩物丧志。夫人滕芬回忆徐老对字画的痴爱,是他“做梦也离不开字画”。同样,徐邦达老为国家觅得散失各地的珍贵古字画不下四五万件,但他决不因贪心便从中做些手脚而占为己有。虽痴心古物字画,却喜物不贪物,这于行中之磊落光明,亦可证仙风道骨外在美之金贵内在美。

 

  在书法上,张宗祥与徐邦达亦有可爱的共同点:两人均在学习书法的中途均以李北海字为其中坚,张老先习颜字,中习李北海,始有清俊遒美之势。徐老先习柳字,中习李北海,为其行书伏下润厚之气。且两人后在书法上,均都升华于董其昌。张老在世,有“夫子三绝”(诗、书、画)之谓,五六十年代之浙江书画界,曾谓“于书法、绘画、鉴赏三者关系密切,历代书家中兼能者不少,然能融会之长,俱达高水平,卓然成家者,恐不多见。历史上通常讲的,精于此三者代不过宋之米芾,元之赵孟頫,明之董其昌这3家,而近现代以一代文史学者身份步入书坛的张宗祥先生,与其相比较的话,亦可比肩。”徐老在世,有“徐半尺”之美誉,今更有弟子称为“徐一寸”的。而张老在世时,亦被称为“识宝大师”,昔时张老之鉴定书画,令张大千也佩服不已。沙孟海先生曾说过:“阆公(即张老)赏鉴书画,一瞥即能审定其真伪,以生平经眼既多,对古书画的气韵、墨色、纸张、装裱,触手即知,固不必验其题识、印章,而后才能品第也(以上均见《张宗祥论书诗墨迹》)。”从此对张老之书画鉴定有“一目了然”之美誉。可见,大师们之“国眼”,是何等地相似!正因此功力,在解放初期的1949年,张老徐老两人,同时被聘为上海市文管会委员(有徐森玉、柳翼谋、沈尹默、尹石公等共10人)、故宫博物院名誉委员。

 

  徐老与张老一样除专业外,一生能书善画,博闻强识。据杨新先生回忆,徐老“博闻强识,每对一件作品进行考据时,爬罗剔抉,条分缕析,其所论所断,使人折服”。据张宗祥学生陈布雷回忆,张老经常一边与人下棋,一边与人交谈文史(有时是抄书),还一边回答前来请教的学生的问题。“一心三用”之技,令人惊叹不已。

 

  徐邦老尔今亦驾鹤西去,但他留给世人和书画家后学的,均亦有五大美育的当下性价值:

 

  一是徐老教诲后学,“临摹一遍比欣赏一百遍还要记得清楚”,这既是对后学之人,更是对鉴定之业内人士的一句遗世名言,它告诫后学的是真功夫须从苦功夫开始,只有脚踏实地,后方有结硕之望。

 

  二是徐老在故宫博物馆期间,身体力行的是将文献考古与画(文)本图像有机地结合起来,这于王国维先生的“二重证据法”是何等相似!可以说,学问之道,在于实,而实之先,却在于法,匠人与大师之区别,也即于此。

 

  三是徐老在鉴定上的具体操作法,是鉴(定)与“考”(析),即目力之检测与心力之考析(理性推断)双向共进。具体说一是见长于见多识广,二是优势于古代文献烂熟于心。由此再去看徐老的《古代书画鉴定概论》,实是一部划时代的大著。它既是中国书画鉴定的权威工具书,又是代表徐老鉴定考析(实用)与理论(学养)水平的一部中国“徐派书画鉴定”的煌煌之作。

 

  曾看到马未都先生在追忆徐老时说,徐老是“天塌下来心不惊”,可见徐老之魏晋文士之风度,于生活中是绝不逊色的,所以,不管是什么运动来,他的心态始终是平静的——天塌下来不挡吃喝(它与大吃大喝无关),不挡睡觉,不挡研究书画!徐老此平静心态的行为表达,其实就是一种处世的境界,其美育的意义,于世人与后学,有着极其重要的哲学人类学与社会学上的审美价值,此为其四。

 

其五是徐老在生活上的重国家利益而轻个人得失,同样亦为世人与后学所敬仰而习之。

 

 

                                 发表于2012331《美术报》

来源:  作者:王学海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