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报告文学 正文

农家女闯荡西班牙

[ 发布时间: 2012-03-14 15:14:31   打印放大缩小 ]


岑建平

一、初涉马德里
  春节前夕,徐海娥从遥远的西班牙回到了浙江海宁。回家过年,尤其是身居异乡的中国人,心中缠绵更多的是割不断的思乡情。徐海娥也不例外,哪怕是路途遥远,哪怕是昂贵的机票,哪怕是生意忙碌,自2004年离开国内到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闯荡以来,每年的春节前,徐海娥都要千方百计地赶回家乡海宁。虽然她已取得了西班牙居留证,但家乡有亲人、有朋友,有熟悉的环境、有亲近的语言、有美丽的家园,还有可口的饭菜……
  回想这3年在西班牙马德里生活,徐海娥用两个字来概括:“闯荡”。2004年春节前,徐海娥离开家乡,第一次踏上了去国外的行程。徐海娥和丈夫在海宁经营着一家生产工艺饰品的企业。徐海娥的姐姐和姐夫已在几年前去了西班牙马德里,从事饰品的批发经营业务。听说饰品在马德里很受欢迎,徐海娥也动起了到国外闯荡的念头。
  马德里是西班牙首都、欧洲著名历史古城,地处梅塞塔高原,海拔670米,是欧洲地势最高的首都。这里自然风光绚丽,阳光灿烂,每年晴天时间在欧洲各大城市中排居首位。一到傍晚,天空湛蓝湛蓝,海天相映,宛如一幅极佳的自然风光图。因此,西班牙享有“旅游王国”美称,而马德里则被人们称为“旅游王国的中心”。马德里市内历史建筑遗址举目便是,名胜古迹不胜枚举,风格各异的大小凯旋门多达1000座,著名的宫殿、博物馆等鳞次栉比。始建于1738年的东方之宫,其建筑之宏伟,超过英国的白金汉宫,可与法国的凡尔赛宫相媲美。马德里市区有300多个广场,其中西班牙广场是马德里的象征,广场中央屹立着作家塞万提斯的纪念碑。市内的文塔斯斗牛场是西班牙最大的斗牛场,可容纳2.5万名观众。马德里市内饭馆、啤酒馆和咖啡馆众多,毗连成片,服务热情周到,既可以吃到世界各地的名菜,也可以品尝西班牙各地的风味小吃。
  尽管马德里是一个富庶而美丽的城市,但在国外谋生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美好,首先是语言不通是最大的障碍。徐海娥她们经营批发业务,在生意上少不了讨价还价,这就给双方增添了不少麻烦。但聪慧的徐海娥自有她的办法,通过计算器的阿拉伯数字,就基本解决了语言障碍。客户要的商品,她在计算器上打出价格,对方往下做手势,意即价格再低点,徐海娥则“NO、NO”地摆手,如此几个来回,最后在计算器上结算出双方都能接受的成交价格。
  当然,由于语言关系,徐海娥也遇到了不少麻烦。到马德里没几天,徐海娥去一个客户处收款。一路上要穿过好几条仅一米多宽的小道,弯来弯去还不算,这些弄堂般的小路,看上去都一模一样,就连建筑、街道、店面装修几乎是千遍一律的相似,穿梭在其中,简直就像在迷宫里。徐海娥去的时候还算顺利,返回时迷了路。直到天快黑了,饥肠辘辘的她才终于绕出了“迷宫”。
  在马德里,中国人不多,更别说浙江去的人了。这让徐海娥感到有些孤单。这还不算,第一次到马德里时,还要遭到店里几个外国打工者的白眼,他们欺她刚来没经验,时常地对她惹事生非。有的客户以批去货数量不足为由,想从中冒领。有个从当地聘来的收款员,竟然采取销售不入帐的手段,贪污了折合人民币好几百万元。所有这些,徐海娥都以努力工作,虚心学习来应对,使自己很快掌握了业务知识,经营管理有条不紊,自然也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二、爱心传域外
  徐海娥和姐姐她们经营女性装饰品批发业务。西班牙经济发达,百姓生活富裕,从中老年女性到婴幼儿小女孩,都很注重外表的打扮,而且,她们喜欢用经常不断的变换来突出自己的个性,身上的饰品往往是只用一次就换一个花样,尤其对来自中国的设计精巧、款式别致的饰品,更是爱不释手,情有独钟。因此,别看徐海娥她们经营的仅是一些不起眼的项链、手镯、胸针、发夹发带等工艺饰品,在马德里甚至全西班牙却有不小的市场。
  几年来,徐海娥已逐渐了解了西班牙女性的嗜好,把握了当地市场的动向,对什么节日哪些饰品行俏,什么年龄段的女性喜爱哪些饰品,她都已谙熟在心,凭着她的大胆、聪明的经营头脑,常常出奇制胜。去年圣诞节前,徐海娥一下子从国内发来5吨头带,这种头带其实很普通,是我们常见的那种女人扎在头发上的橡皮筋。5吨头带,其数量可以说是大的惊人,一旦滞销或销不完,损失是避免不了。但徐海娥却胸有成竹。原来她早已作过市场分析,西班牙女人用头带,最多半天或者一天就换一根,有的甚至不到一个小时就丢弃,重新换一根,因此,她们一买就是十几根甚至几十根,这样一算下来,市场需求无疑是十倍百倍地扩大。果然,正如徐海娥所预料的,5吨头带刚到货,就吸引了一大批新老客户,几天时间就批发一空。一些客户没拿到货,嚷嚷着后悔来迟了。
  一天,徐海娥发现一个20岁光景的小姑娘在店堂里进进出出,一副不安的神情。原来,这名从南美洲来马德里谋生的女孩,也通过批发头带赚上一笔钱,可当她得知头带很好销的信息时,已经晚了。看到这个南美洲女孩哭哭啼啼的一脸愁思。中国人富有同情心、助人为乐的传统美德,促使徐海娥要帮那个女孩一把。徐海娥找到几个老客户,劝说他们让出一点货来。商人们都以赚钱为目的,这么好销的饰品谁也不愿意拿出来,甚至对徐海娥的行为不大理解,对她的要求都报以“NO、NO”。后来,当这些商人渐渐从徐海娥费力的解释中,得知大概的来拢去脉后,纷纷翘起了大拇指,自然他们答应了徐海娥的要求,也满足了那个南美洲小姑娘的愿望。
  三、艰辛不言苦
  西方国家竞争激烈,一个中国人、尤其是第一次到国外闯荡的中国女人,没有危机感是很难成就事业的。自然,徐海娥出国前就已做好了吃苦的心理准备。国内运来了货,她要装卸、打包,星期六和星期日,商店关门,她得去仓库整理货物,客户来来批货,还得送过去,比在国内生活要艰苦的多。如果难得抽空到海边观赏景色,或上咖啡馆品尝一口,那算是最大的享受了。
  在国外,有时还要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时常会出现意想不到的麻烦。从国内到马德里,要在荷兰转机。一次,徐海娥从荷兰机场下来,在出关时,被几名警察以居留证上的照片与她本人的长相不符为由拦住了,并将她带到了一间屋内询问。警察一会儿问她从哪里来的,一会儿又问居留证是哪儿办的,从警察的眼神中,徐海娥清楚对方怀疑她是偷渡客。由于双方语言语不通,只能用手势来替代语言。这为调查和解释增加了不少麻烦甚至误会。在这询问的过程中,徐海娥发现先后有5名的警察进来盯着她看,那眼光深沉而锐利,仿佛要看进她心里。徐海娥也明白,他们这是用心理学上的攻心术来考验她,如果居留证是假的,或者真是偷渡客,被这样的眼光轮番瞪着看,内心的恐慌肯定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只要表情稍有异样,就难于躲过对方严格的盘查。当然,这样的考验对徐海娥不起任何作用。自己是一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所持有的证件是完全合法的。两个小时过去了,面对毫无意义的盘查,徐海娥上来了自尊心。她用中文说了几句抗议的话,意思是中国在发展,中国人在进步,人们不能拿老眼光看待我们,你们这样不尊重有合法身份的中国人,我要抗议。虽然盘查她的警察一点也听不懂,但他们从徐海娥说话的情绪中,隐约看出了她的愤怒。当荷兰飞往马德里的飞机检票前,对方一再表示谦意,其中3名警察很客气帮徐海娥的行李送到飞机上。
  马德里属丘陵地势,许多建筑都在坡地上,道路陡斜。每当客户订了货,徐海娥就要为他们送货。送货既不用汽车,也不请运输工人,而是自己用板车装运,为的是货物安全和节约资金。去年夏天,她们从国内进来一批磁性项链饰品,这种金属饰品很沉重,一车货少说也有上千斤重。徐海娥一天拉4车,连续拉了好几天,挨家挨户将货送到客户手里。在那些斜坡的道路上,人在前,车在后,躬着身体吃力地一步一步往上拉。遇到下坡,变成了车在前,人在后,身体要拼命地往后仰,满身的汗水像被雨淋透了。不管是上坡还是下坡,稍有不慎,就会发生车翻人倒的事故。
  徐海娥说,东西方人的意识形态和思维观念有很大区别。在国内,她经常看到在路上遇到困难,总会有人来帮扶一把。可在马德里,不用去奢望会得到什么帮助。因为西方人以自我为中心,很少去管“闲事”,而中国人的传统品德是乐于助人,这在徐海娥身上也时有体现。马德里的一些客户碰到手头资金紧张,徐海娥就会让他们赊帐,待他们销完货再结帐,使得那些经营不好的的客户能在市场上立足下来。在国外,徐海娥有时候也会学上一会雷锋。有一次从法国转机,不懂外语的徐海娥,按照机票上的字母与航班电子显示牌对照的办法,事先找到登机口,以免错过登机时间。临登机时,徐海娥发现一旁的一对法国老年夫妇仍坐在候机打里,没有要动身的意思,连忙招呼他们一起登机。原来,西方人很固执死板,他们以为广播没通知,也就还没到登机时间,可这天恰巧没有广播通知。好在遇到热心的中国人徐海娥,这对老年夫妇才不至于延误登机时间。
  如今,徐海娥已逐渐融入了马德里的社会,她每年要在中国和西班牙之间往返几次。徐海娥认为,中国人敢于吃苦,只要有闯劲,在国外还是有发展机会的。她3年来的感触也就在于此。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