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读书 正文

盘点2011读书八大事件 "价格倾销"夺"头魁"

[ 发布时间: 2012-03-13 15:03:01   打印放大缩小 ]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图书热销。

 

辛亥百年,掀起出版热潮。

网络文学首次被纳入茅盾文学奖评奖范畴。

 

网络商城打响低价售书战,实体书店步履维艰。

被正式授权的《百年孤独》中文版首发。

乔布斯传记中文版翻译质量欠佳,网友纷纷亮出自家翻译版。

“虎妈”、“狼爸”育儿经热卖,引发争议。

忆旧布新继往开来

  90年前,中国共产党诞生了。这一开天辟地的大事变,开创了中国革命的崭新面貌,把中国带向一个全新的未来。阅读党史,重温90年,是重要的纪念方式。

  建党90周年之际,优秀主旋律图书纷纷登上了各地的畅销书排行榜。中共党史出版社推出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发行了上百万套,并带动《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发行80万套,两卷共发行近两百万套,创党史出版物发行量之最;湖南教育出版社的《红色精神》发行80多万册;新世界出版社的《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发行30余万册。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遵义!遵义!》、重庆出版集团的《忠诚与背叛——红岩纪实》等,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俱佳,也因此受到读者欢迎。

  最值得一说的当属《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书中记述了从新中国成立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29年的党史。这段党史是我们党90年历史中承上启下的一个重要时期。在面对新形势和新任务的今天,重温这段历史,不仅非常必要,也十分重要。

  通读这部党史,可以感受到,这是一段党带领中国人民走过的波澜起伏、辉煌曲折的艰难历程。29年中,我们党面对新中国成立之初经济凋敝、满目疮痍的烂摊子,遇到的困难世所罕见;受到的压力世所罕见;我们要废除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的剥削制度,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面临的任务世所罕见;我们发生和出现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甚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严重失误,遭受的挫折也世所罕见。这部党史从两个方面完整记述了这29年。29年成就是主要的,国家经济实力显著增强,人民生活明显改善,国家统一并在世界上发挥影响。这部党史也实事求是地记载了失误和曲折,客观分析了出现失误和曲折的原因,认真总结了其中的深刻教训。这对于正确看待党走过的这段弯路,准确把握党的历史的主流和本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历史是一面明镜,只有全面地了解过去,才能深刻地认识和把握现在,更好地面向和开创未来。

  版权让阅读的头颅高昂

  《百年孤独》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对我国几代读者都产生了深远影响。然而,一度在我国出版发行的《百年孤独》各中文译本,都未曾获得其作者马尔克斯的授权。据说,马尔克斯90年代访问中国,看到满大街的书店都摆着未获授权的《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一气之下对前来看望他的中国文化界人士说道:“各位都是盗版贩子啊!”令在场不少人颇为难堪。在结束中国之行时,马尔克斯还立下誓言,说是死后150年都不授权自己的作品出中文版,尤其是《百年孤独》。

  马尔克斯也许是一时气话,但中国人的版权意识却在切切实实地与时俱进。1992年中国加入《世界版权公约》之后,国内正规出版社便不再出版或者再版《百年孤独》了。相反,先后有多家国内出版社积极与马尔克斯进行沟通,希望能够买到该书的中文版权,使这本文学巨著真正在中国落户。

  去年年末,终于传来好消息:马尔克斯收回誓言,将《百年孤独》中文版权卖给了中国的出版公司。2011年5月,《百年孤独》中文版由新经典文化公司旗下的南海出版社正式出版。

  《百年孤独》中文版正式出版,虽然是一个具体的个案,但却具有标志性意义。这不止在于其结果:一本文学经典从此可以被我们拿来理直气壮地阅读;更在于它的漫长过程凝聚了很多中国出版人的希望与努力,其中还关乎国人的尊严与自信。可以想见,如今打动马尔克斯的,并不一定只是那些购买版权的钱币,更多的应该是中国出版人的真诚以及对法律的敬畏,换来了对方的敬意;是中国出版环境的日益规范化,得到了世界的承认;是中国文化日益增强的影响力,让世界上任何一流的作家也无法视而不见。

  当然,这不是结果,而是开始。在提高国人的版权意识,构筑一个健康、繁荣的出版环境上,我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书店的灯光依然明亮

  《过于喧嚣的孤独》,是捷克作家赫拉巴尔所著的小说。主人公汉嘉是一名废纸打包工,他日复一日地在地下室处理废纸和书籍,在这个过程中,汉嘉和歌德、尼采成为朋友。罗志华,香港二楼书店的代表人物,在整理书库时被积压的书籍压迫身亡。在他的悼念会上,根据《过于喧嚣的孤独》改编而成的动画,一遍遍播放。

  多年前,还在读书的我和同学来到北京,必选的“旅游项目”之一,就是北京大学南门外的“风入松”。今天,依然记得自己即将走进这家书店前的恭敬;曾经的北京“第三极”书局,更是假日时光的理想去处。如今,都只能在记忆中重现。

  它们仅仅是陆续倒闭的书店中的几个。更多爱书人,继续追逐着开一间书店的梦想。庆幸的是,依然有许多书店在飞涨的店铺租金、网络低价售书的夹缝间倔强成长:桂林的刀锋书店、南京的先锋书店、北京大学地下的野草书店,还有那台北牯岭街的二手书店街。这一间间小小的书店,好像冬夜里的一豆暖灯,照亮远途者的路程,召唤游子的归来。在这里,你可以摩挲心爱之书,一读到底,即使不买,也不会遭遇白眼,你可以和爱书懂书的店员交流心得,你可以感受到和窗外世界全然不同的节奏,没有车马喧嚣,没有步履匆匆,惟有一份精神假期等待着你静静独享。

  岁末年初,我们回望实体书店在这一年的命运,只为致敬。我们热忱地希望:在建设文化强国的征途中,有关部门制定发展战略、优化产业结构、开辟公共文化服务空间时,不要忘记给小小的书店一片天地,比如减免税收,给予租房补贴等。毕竟,这些书店不仅是大小不一的“商品柜台”,还是一块激荡心灵的空间,润物无声地改善着人们的栖居,丰富着居住环境的内在肌理。而作为书店的创办者、运营者,不妨多在开发个性、丰富读者多重体验上下功夫,让自己的生态更加多样。

  何时我们的书店不再是“旧时月光”,何时书店的灯光在城镇乡野中被一盏盏点亮,生活将更加美好。

  价格战警醒行业道德

  一本《新华字典》1998年售价11元,2011年版定价16元。在物价不断上涨的环境中,图书的涨幅微乎其微。

  20元,买一杯咖啡,很多都市年轻人不会犹豫;20元,买一本书,一杯咖啡在手的人儿却未必愿意掏腰包。

  图书出版行业薄本微利,遗憾的是,一些网络商城为吸引客户,不惜将“低价倾销图书”当做商业广告,伤害到并非纯粹商品属性的图书行业;如今,国际各大奢侈品牌对我们的消费市场趋之若鹜,遗憾的是,国人走进实体书店“消费”图书的意愿还并不强烈。

  在这一环境下,网络商城竞相低价倾销图书,打起价格战,伤害何在?和许多商品不同,图书是全国统一明码标价,这一价格由十余个生产与流通环节共同确定,微利共赢,这就意味着当单一环节以不正当竞争的手段谋取私利时,牺牲的是其他几个环节的利益。一本图书,从印制成本到人力成本、流通费用等,成本在45%左右,一些网络商城以低于成本价的折扣售书,伤害的是恪守行业规则的印刷厂、出版社、实体书店等其他环节的利益。今天,消费者尝到了“四折”优惠,明天还是这一群消费者,可能将承担高出今天书价几倍的高定价——当低折扣无法收回成本时,必然将带来图书的高定价,而最终承担这高定价的,是处于图书出版与销售链条末端的读者。

  上半年图书低价倾销战的硝烟已经散去,如今,几家网络商城的图书售价已恢复到成本价之上。不过,倾销战暴露出来的疮疤依然刺目:图书、阅读,在今天被视作商业噱头,说这是一记耻辱,并不为过。今天,网络商城的图书售价依然低于很多实体书店,用网络平台拉动人们对图书的购买力,这对图书出版行业的发展、对培养人们的阅读习惯,功莫大焉;与此同时,网络书城始终是实体书店的竞争对手,如何让对手成为推动自我成长的伙伴,这是实体书店必修的功课。

  辛亥百年笔底波澜

  100年前,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革命党人发动了震惊世界的辛亥革命,开启了中国前所未有的社会变革。胡锦涛总书记指出:“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统治,结束了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传播了民主共和的理念,以巨大的震撼力和深刻的影响力推动了近代中国社会变革。”

  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图书出版品种多样并不乏佳作。全国共计出版有关图书近300种。这些内容丰富、风格多样的图书,可以说是帮助读者重温辛亥记忆、发扬民族精神的精神动力与载体。

  多侧面、多角度研究辛亥革命的著作不在少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推出的“辛亥革命与孙中山”名家论丛,收入《辛亥革命改变了中国——金冲及自选集》、《辛亥学脉,世代绵延——章开沅自选集》、《孙中山与辛亥革命——张磊自选集》等多位名家的自选集,基本上囊括了各位专家多年的研究成果,体现了学者永无止境的求索精神。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的《辛亥革命与近代中国社会变迁》和《辛亥革命时期的精英文化研究》、广东人民出版社的《辛亥革命与中华民族的觉醒》各具独特的角度。描写辛亥革命重大事件和历史进程的图书亦占相当比重。其中较为突出的是由人民出版社联合辛亥革命发生地——四川、湖北、浙江、上海、陕西、天津等省市的人民出版社共同推出的大型丛书“辛亥革命全景录”,介绍了辛亥革命在各地爆发的背景、过程以及对当地政治、经济、社会风俗等方面的影响,全景式地展现了这段历史。

  有关辛亥革命重要人物的传记、回忆录、纪念文集等占有相当比重。其中仅孙中山的传记就达8种之多,首推人民出版社45万字的《孙中山传》。团结出版社推出的“辛亥著名人物传记丛书”共20册,遴选孙中山、黄兴等24位在辛亥革命中具有重大影响的人物,由近30位在中国近代史和辛亥革命史研究方面卓有建树的专家学者执笔,力求以唯物主义历史观,客观真实地记录他们的生平事迹及其在辛亥革命中的作用。多家出版社推出了以地域串起的辛亥人物“群英谱”以及“稀见文献”汇编本,颇具研究价值和史料价值,成为这一阶段出版的亮点。

  网络文学走进春天

  历经十余年,网络文学愈发成长为当下文学版图不可忽视的力量。2011年,网络文学同样可圈可点。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今年上半年,我国网民规模已达4.85亿,互联网普及率攀升至36%。手机网民3.18亿,网络文学用户达1.95亿。浩瀚的网民总量支撑起庞大的网络文学阵营,当然也隐匿着商机。今年,改编自网络文学的影视剧接连书写票房佳绩备受瞩目,网络文学在延伸产业链、盘活文化资源,带动大众娱乐和文化消费之时,自身也在发生着裂变,微博小说的出现便是一例。

  网络文学不仅在影视圈风生水起,在主流文学界也获得了空前的认同。鲁迅文学院举办第四期网络文学作家培训班,来自盛大文学、中文在线、新浪网等单位的41位网络文学作家参加培训;由中国作协牵线搭桥,当今文坛的18位知名作家、评论家与7家网站的18位网络作家展开“结对交友”活动;就在不久前中国作协公布的2011年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中,又有3项网络文学入选。更具突破性的是,继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将网络文学纳入参评范围之后,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也首次向网络文学敞开胸怀。作为首度参选,178部参评作品中就有7部网络长篇小说,尽管最终“全军覆没”,但这一次“破冰之举”仍然受到各方好评。中国作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网络作家唐家三少、当年明月当选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开创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又一个“第一次”。

  毋庸讳言,当下网络文学沉疴犹存:作品盗版,过度追求点击率以致泥沙俱下、冗长草率,模式化与趋同化,网络文学批评匮乏等等。不论文学作品的传播媒介是纸质印刷还是数字网络,无法回避并最终决定作品生命力和高度的,仍然是创作者的文化自觉与艺术质量。

  译著期待精品力作

  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的溘然离世,使《斯蒂夫·乔布斯传》中文版一纸风行,但很多网友对翻译并不买账。有人要求退货,更多人各显身手,在网上比拼译技,以此表达对乔布斯的怀念。

  据报道,《斯蒂夫·乔布斯传》(中文版)从拿全稿件到翻译成中文再到最后定稿,一共只用了20多天。20多天时间翻译600多页的英文原稿,仓促之形可以想见。拿译作中的一篇乔布斯写给妻子的情书来说,读起来就生硬别扭,缺少温情与美感。网上热传的很多网友自发翻译的“乔布斯情书”,虽然多少有些游戏的味道,读起来更具情感与韵味。

  《斯蒂夫·乔布斯传》因为一时畅销,由此本书的翻译受到关注。其实,翻开当下的不少译作,仅从语言来说,就诘曲聱牙,面目可憎。有的译作甚至病句四出,让人读了不知所云——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而是久被诟病的翻译之痛。

  翻译质量欠佳,不是因为国人外语水平在下降,而是由于缺少了沉心静气的环境和宁缺毋滥的心态。当下,翻译出版被注入了太多的功利,出版社追着效益跑,译者也求快不求精,翻译早已失却了十年磨一剑的耐心与定力。一个常见的情况是,不少出版方为了追赶时间,请来很多译者一人一章地译,最后拼成一本书。合译并非没有先例,但是往往是用于翻译一些巨著,而且翻译者之间需要有足够的沟通与交流,以保证全书的文气连贯,一些具体问题的阐述、解答也便于前后一致。而据一些出版界的朋友介绍,现在的合译往往是几位译者之间从不谋面,遑论交流,最后的译文也是被出版方拿过来一统了之。

  作为“文化的摆渡者”,译者肩负着文化传播的神圣职责,如果连原著的语言风格与追求、连对语言的融会贯通与理解都没能表现出来,那“摆渡”的效果恐怕要大打折扣。翻译作品冰冷缺乏温度,生硬缺乏风格,这是一个大遗憾,如果任由其发展,翻译作品即便多如牛毛,精品力作怕也是凤毛麟角。

  也正因此,特别向那些潜心翻译的译者们表达真诚的敬意,只有他们的肩膀,才能够真正担负“文化摆渡者”的重任。

  跟风扎堆呼唤出版责任

  一旦某类图书得到市场认可,其他出版单位便趋之若鹜。要么七拼八凑,“攒”出来的书难以保障质量;要么来个移花接木,冠以类似书名,靠脸熟赚得销量,出版扎堆久治不愈。细数今年的跟风之作,会罗列出一个长长的名单——

  纪念建党90周年,出版界推出一系列品质上乘的党史类书籍,但部分图书在书名的考量上,多少有跟风之嫌。电影《建党伟业》上映前后,8家出版社推出9本党史类图书,共用同一个名字:建党伟业。尽管只有两家出版社声明自己为电影制作方授权,但其他版本的《建党伟业》或多或少以这种暧昧的方式让读者联想到同名电影。

  美国苹果公司总裁乔布斯传记的中国版落地,再一次为“疯狂的跟风”做了注脚。图书市场上涌现出五花八门的乔布斯传记:《苹果教父乔布斯传》、《乔布斯图传》、《乔布斯语录》、《乔布斯革命》……恐怕连乔布斯本人也不会想到,自己在中国会有数十个版本的传记。

  追过影视追名人,刮过“养生风”又捧“育儿经”。若对热播影视和名人传记的跟风尚能容忍,那些面向少儿和家长、有一定“教科书”意义的家庭教育类的图书出版则容不得一粒沙子。今年最令人瞩目的育儿明星,当属“虎妈”和“狼爸”。前者指曾在美国引发争议的耶鲁大学华裔教授蔡美儿的育儿经《虎妈战歌》,后者指被媒体概括为“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的父亲版育儿经《所以,北大兄妹》。两位家长的教育理念分别在2011年的一头一尾,引发教育大讨论,“虎妈”、“狼爸”的“明星”效应又掀起新一轮的跟风出版——没了“虎妈”盛名在前,谁会追捧“狼爸”?

  跟风也许能赚得盆钵满盈,但出版社是否忘记了读者在付出金钱的同时,还预支了一份信任?出版机构为一时之利,放松内容把关,无视图书的导向,放弃自己在读者心中的形象,不但会放任、助推甚至会造就荒诞的“养生偶像”、“育儿偶像”,而且会一点点导致整个出版行业的价值立场和社会责任坍塌。

  出版大国如何转型为出版强国?在回答好版权输出和数字出版等大命题之外,也许需要出版人回到一个最简单也是最根本的课题——负起出版的责任。

  这一年,我们迎来建党90周年、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这两大历史性的回望都已成为今年图书出版的亮点,其中的佳作可以跨越时光。

  虽然这一年我们经历了非理性的图书价格倾销战、目睹了一些实体书店的相继关张,但我国版权贸易逆差逐渐缩小,版权意识进一步完善,数字出版进一步探索……在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机遇中,我们有理由相信写作、出版与阅读的未来!

  ——编者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徐馨 袁晞 张健 任姗姗

  本版插图:刘染佳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