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文史 正文

海宁解放初抢修鱼鳞石塘纪实

[ 发布时间: 2012-03-13 14:34:24   打印放大缩小 ]


 
(一)
奔腾钱江,犹脱缰野马,从浙西皖南丛山奔驰而来,跳过峡谷,一路进入两岸风光秀丽的富春江,再泻入萧绍平原。它一路跑来,东张西望,曲曲折折,从不走直路,故又名“之江”。
钱江多潮患。从唐武德六年(618)至1949年的1331年中,海宁有潮灾记载的达183次,平均7.3年一次。北宋政和二年(1112)至1949年,江流时南时北,大规模徙道有五次。其局部变化,沙洲的坍涨,真不可数计。只看抗战胜利后的三年之中,海宁老盐仓以东至尖山之间30余公里的一段,北岸塘边,1946年开始涨沙,次年沙滩向江心伸涨十余里,到1949年春,开始坍沙,三四月间完全坍尽,一年间沧海桑田。
钱塘江属冲积性河流。钱塘江北岸和南岸的各县的土地,比钱塘江高潮时水位还低二三公尺,我们实在生活在水底而不自觉。海宁人说:“我们的塘顶与苏州北寺塔尖一般高”,此言不虚。
再说,钱江涌潮高达3-6呎(注)闸口潮差是4.9呎,海宁达20呎,凡水位高至9.1呎时,塘堤必裂。民国十五年(1926)十一月九日,水位达9.42呎,绍兴、海宁、杭县便成汪洋。民国十七年(1928)十月十二日,水位9.18呎,海宁陈文港、新仓、四堡发生水灾。
石塘塘身高度18呎,桩长12呎,一方呎桩顶的荷重便有4200磅压力,日久易下沉。石塘长年受潮水冲击,浪击塘身,倒退时发生真空吸力,一推一抽,基桩暴露,桩脚腐蚀,塘身前倾,致倾圯。例如:1948年,海宁三里桥一带,八月初三夜潮翻过塘顶,把塘内20多公尺处的草屋压倒,塘顶用铁梢或铁锭钩连的条石,时常三块五块联在一起,被掀过转身。在七里庙一带,大潮期间,时常一觉醒来,塘脚的条石(每块重约700-800市斤),随夜潮爬上5公尺多高的塘顶上来,其威力惊人!加之,国民党政府腐败,修塘专款移作他用,海塘长年失修,塘身损坏严重。总之人民政府面临的一条千疮百孔、险象丛生的鱼鳞石塘!
据当时省水利局调查,计海塘全部坍毁须重建的共2620公尺,部分损毁经重修的2700公尺,塘脚淘空基桩腐朽的共1705公尺,坦水条石及排桩全部冲失须重建的10725公尺。
 
(二)
1949年7月20日至23日,浙江省财经办事处召开护塘防汛会议,并成立钱塘江护塘防汛委员会。会议决定,在秋汛前完成10处险工,其中四处在海宁。计:1.海宁陈文港160公尺混凝土斜坡塘;2.加强陈文港柴塘的镶修;3.修复海宁“将”字号混凝土塘坦水部分工程;4.修复海宁“冠、陪”字号条石混凝土塘。(海塘字号系按千字文排列,每字相距平均为60.46尺),为使工程顺利进行,军管会拨出棉纱2642件,大米78000斤,人民币1亿1千万元。九月底再拨稻谷600万斤。
会上,时任杭州市军管会副主任汪道涵指示说:“防汛抢险应从群众利益出发,克服过去单纯技术观点。工作人员应把防汛抢险工作是为浙江人民服务的具体行动。同时以治水为中心,发动组织群众,使科学技术与群众运动结合起来,进而联系武装防匪,站岗放哨等工作。”军管会还专门拨出2200多件棉纱修筑海宁陈文港工程。
作为护塘防汛委员会副主任的工程技术人员何变候老先生发言:“我在民国三年后便一直不出来做事了,这次因为钦佩共产党,觉得人民政府真正是为老百姓做事的政府,所以才出来担任工作。我们百姓一定会有多少力量出多少力量,和政府一起努力抢修海塘。”
在同一期间,华东渤海区河务局副局长钱正英在清华大学演讲,强调“政治学习和业务学习”号召科学技术人员,只有政治和技术结合起来才能更好为人民服务。解放伊始,汪道涵和钱正英,在不同场合,南呼北应,都强调业务学习和科学技术的重要性。
海宁县在7月28日假盐官区政府召开护塘防汛会议,研究抢修的各项具体工作,成立了护塘防汛委员会。主任委员由县长曾永源任,副主任委员农协筹备会主任刘健民任,委员有驻军代表袁俊、陈文港军代表张一彭、水利局杭海段工程处长周承濂,地方人士吴士超、盐官区长王士林、长安区长郑方田、两仓区长萧常思、袁花区长朱玉声、杭海段工程军代表杨丕进等9人组成。会议确定修海塘采用以工代赈的办法,工资照50公尺内每方土2斤米的规定,每30公尺加二成,粮食由区政府发至小队。土方计算由海塘工程处负责。工粮直接发给群众,一般二天结算一次。打桩技术工待遇比普通工稍为提高。工作时间规定每天9小时。
解放初期,要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抢修海塘,还有很大困难。群众习惯于“各人自扫门前雪”,民心较涣散。海宁一带,田地大多集中于地主之手,群众土地少,对治水救灾不很关心。又因海塘时毁时修,附近有半数人靠做塘工维持生活,养成“吃海塘饭”习惯。旧政府不关心人民利益,历来修塘用包工制,工头与农村封建势力勾结,从中渔利,压榨民工,塘工修塘采取“磨洋工”。农村基础未确立,匪特散布谣言,群众抱观望态度。
针对上述情况,会议要求打破工头包工制,防止从中渔利。干部必须以身作则,带头工作,接近群众,把政策、办法、主张告诉群众,再转变群众的旧观念。要认识到每个钱都是老百姓的血汗,如果浪费一丝一毫,都是对不起人民的行为!
会后,一场规模宏大的修理海塘的工程逐步发动起来了。
 
(三)
海塘南岸起自萧山临浦镇,迄上虞的蒿坎镇,长118公里。北岸起自杭县上泗乡,迄平湖金丝娘桥,长190公里。
省政府调查:杭嘉绍三地区共有人口6398098名,占全省人口30%,面积为27079074市亩,占全省面积18%。1949年该区近代性工业生产总值折合中等米为457497.05石,占全省近代工业生产数80%,该地区拥有耕地10829311市亩,占全省耕地的34%。鱼鳞石塘是掩护杭、嘉、绍广大地区,亦是苏、松、常、太四郡的重要屏障。秋汛将临,抢修海塘急不可缓。
人民解放军是抢修海塘的急先锋。就海宁来说,陈文港段海塘工程最为艰巨。驻海宁的人民解放军某团500多位指战员于7月27日,开赴海宁丁桥乡一带,抢修“盟、何、遵、约”4个字号一段海塘工程。该海塘高度逐渐低陷,难挡涌潮。石塘背后的土备塘有150公尺崩缺,高度降低了一公尺,宽度由2公尺削薄至1公尺,引成缺口,海水可涌进公路旁。该部自动担负抢修任务。因修理此段塘至少要填1000立方土,为了避开良田,战士到远离工地450公尺去取土。他们只用了10天时间便完成了任务。
解放军指战员的行动极大鼓励了海宁广大群众抢修海塘的积极性。如褚石乡石塘村滨海,海塘长3华里,发现塘脚空洞5处,附土漏洞43处。乡干部工作踏实苦干。贫农张六富、吴凤其、高老虎当过十年塘工,积极抢修,献计献策。驻石塘村的县大队一连战士也自动参加修塘。石塘村的小学教师和开明士绅陈绍鼎也主动上塘防汛。而盐官区领导官僚主义作风严重,修塘不发动群众,影响防汛工作开展。还有丁桥区王区长工作落后于群众,他从来不到海塘检查、研究防汛工作,借口“农民插秧忙”,坐在机关看书面汇报,受到上级批评。而县防汛护塘委员会的驻军代表袁俊却天天在工地参加劳动和指挥工程建设,连因疟疾身体发高烧也只休息一天,忙着上工地继续战斗。
海宁县的护塘工程,由于干部工作踏实,及时发现问题,充分发动群众,得到上级肯定。
 
(四)
海宁鱼鳞石塘又称海上长城,抢修海塘,护塘防汛是解放初,人民政府第一项民生工程。人民政府为护塘防汛的这项工程具体做了哪些工作?
1. 1949年6—10月,完成临时工程数:
完成柴塘2259.55公尺,土袋护塘220公尺,土塘602.5公尺,沿塘土方工程共计土方26166.33公方;石方5574.55公方。这些工程是华东地区遭遇了194年未有的台风进袭下进行的。
2. 19496—12月完成的永久性工程数:
完成海宁“将、冠、培”字号和海盐“岗”字号等处条石海塘,共长191.8公尺;陈文港斜坡式混凝土塘一处,长1580.3公尺,海盐南台头块石护坡60公尺,部分修理海宁大荆场、陈文港海塘二处长273.4公尺。还有萧山、绍兴抛石保护塘脚二处,以上工程用块石3067公方,土方251595公方,混凝土16458公方,砌条石2801公方,动员人力技工74736.2工,普通工93272工,人民币545437894.9元,稻谷4700954.8斤。
3. 1950年3月开工的海宁段永久性工程:
海宁七里庙“杜、藁、钟、隶”字号改建为混凝土塘,长224.5公尺;海宁七里庙“承、明”改建为混凝土塘长135公尺;海宁沈家板“颇、牧”字号改建为条石混凝土塘长190公尺;海宁新仓“亭”字号改建为条石混凝大塘长27.5公尺,海宁大山圩塘缺口,改建护坡工程长600公尺。
此外又建筑陈文港斜坡塘东西转变段海塘二处,共长474公尺。加上绍兴、萧山、海盐、杭州四堡等处工程计20项,共须工款折大米:三千七百多万斤,动员技工和普通工人在50万以上,加上海塘防汛养护工程共计大米4千万斤。
为抢修钱塘江鱼鳞石塘,解放初人民政府立足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在财经极度困难情况下,动员广大人民群众,科技人员,解放军指战员,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开展的一项大工程。工程战线上,时间紧,投入多。工程的胜利完成确立了人民政府为人民的威信,树立了解放军的光辉形象,发扬了干部不脱离群众,密切依靠群众的良好作风。在民主政权建立之初让一条古老而百孔千疮的鱼鳞石塘重新坚强地屹立在钱塘江两岸。
(注:1公尺=3市尺=3.281呎)
 
海宁市史志办
(张治平、田永佳)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