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文史 正文

盐官古镇一治千年——盐官的历史变迁

[ 发布时间: 2012-03-13 14:34:24   打印放大缩小 ]


刘 峰
海宁盐官,为世人称颂的观潮胜地。有文赞曰:“海宁之潮,世共称之,每年秋大汛,中外人士咸来观瞻,有人昼夜不绝。”盐官不仅有壮美的自然奇观、动人的传说,其悠久的历史也颇值得探究。
盐官最初得名于西汉时期。吴黄武二年(公元223年)改海昌县为盐官县,其后海宁地域一直称为盐官,其治亦在盐官镇。简而言之,盐官镇在一千多年里始终为海宁地域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元文宗图贴睦尔天历二年(公元1329年)改盐官州为海宁州,此后海宁之名未曾变动,沿用至今。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将县治迁往硖石。后县治虽有短期的迁回,但盐官总还是失去了海宁地域政治中心的地位。
一、春秋时介吴越边境,秦属海盐县
7000多年前,杭州湾北部的这片土地曾是一座巨大的岛屿。历经从东海而来的潮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冲刷和沉淀的相互作用,此地竟神奇地演变为一个半岛,且逐渐形成了杭州湾喇叭口的形状,及至形成今日海宁潮之天下奇观。自然之神奇,莫可详辨。明著名史学家谈迁赞曰:“宁虽偏僻,介在杭嘉间,襟带江河,舟航马足,固五父之逵也。”
今海宁之地域,尧、舜、夏、商时期(约公元前21~前11世纪)属扬州之域。杭州府志云:“海宁周以前地界吴越间,彼此分属”,故海宁受到吴与越的双重文化的哺育。公元前495年至前473年的春秋时期,吴王夫差在吴越交界之处修筑管、萱、何、晏四城,其中管城即在海宁境内,城东建有烽火台。现海宁长安镇境内尚可依稀见管城和烽火台遗址,此是为海宁最古老之建筑遗存。后吴越两国争霸,公元前496年,吴王阖闾与越王勾践两军战于槜李(今海宁境内),史称“槜李之战”,为中国古代著名战争案例。
公元前494年,越国勾践战败。此后勾践在“卧薪尝胆、十年生聚”的过程中,贯彻“休生养息,保境安民,备战扩张”的战略意图,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奖励开垦,辟塘为良田,很快实现了“民俱有三年之食”的良好局面。民间生产力大幅度提升,则市场交易日趋活跃,时造船业、青铜器、瓷器、竹编、木工等在钱江两岸已达到较高水平。越王为军事和运输考虑,疏浚河道,兴修水利,搭桥筑塘(塘路),海宁也得以开挖了越水道(即长安至崇福间的崇长港),成为海宁通向钱唐(余杭塘栖)的古运河。勾践又使吴人筑塘,使海宁境内筑有“上塘”、“洛塘”等塘路10条。运河的开通及塘路的筑就,自然促进了海宁地域经济文化的发展。
秦统一六国后,推行郡县制,设海盐县,海宁时为海盐县境内。明胡震亨著《海盐县图经》曰:“秦并天下,始置县曰海盐……县境兼今海宁、平湖及松江全郡地。”《海昌外志》更是明确记载:“秦始皇二十六年,置海盐县,属会稽郡。”
二、吴黄武二年置县盐官,隋始建盐官城
西汉时,吴王刘濞“煮海于武原乡,设盐官(即司盐之官)”,相沿至地名。故称“县以盐官为名,盖起于濞”,算来海宁盐官得名至今已有约2100年历史了。东汉建安8年(203年),吴国大将陆逊为“海昌屯田都尉并领县事”,建营于路仲秋水庵南,今尚存遗址,当地人称“营里”,记载有“县南20里,海昌府周围5里,高6尺,阔1丈”。吴黄武二年(公元223年)改海昌县为盐官县。
两晋至南北朝时期的梁朝(公元265~557年),盐官县属吴郡,并置海昌都尉,治盐官。陈武帝永定二年(公元558年),割吴郡的盐官、海盐,前京三县置海宁郡,治盐官。后废海宁郡,置钱塘郡,海宁之南属杭州起于此时。
盐官古县城始建于隋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位于盐官镇西北四十一里,城“周600百步,高8尺”。古代之城,实为土城。筑城之人,先将泥土、石灰、糯米汁搅拌混合,再施以夯打、压实。此类土城在岁月的摧打下,自然消亡得无影无踪。
公元610年,隋代运河开通,从嘉兴折向西南经桐乡与海宁境内之长安镇往杭州,长安镇也成为官道驿站。运河数条支流贯通海宁,境内水网密布,一河清流,两岸沃壤,疏通了海宁与外界的来往。海宁得天地之灵气,更是吸聚了当时的有识之士及各地迁移的外埠人流。古籍曰:“盐官县土泽沃衍,商贾并凑”。
唐永徽六年(公元655年)重建盐官城,“周四百六十步,高二丈”,后亦颓废。有《筑城谣》云:“隋有盐官城,汉无盐官城。唐有盐官城,宋无盐官城”,可见盐官古城遭受的历史劫难。
(二)南宋建都推动盐官繁荣
吴越国王钱镠自唐僖宗三年(公元587年)始任杭州刺史,至后唐明宗长兴三年(公元932年)病逝,直接治理杭州长达46年之久。期间海宁属杭州区域内,得钱鏐“保境安民”政策之荫蔽,亦享受了难得的近一个世纪的持续发展。
钱镠一面坚守实施保境安民的政策,优抚贫困百姓,另一方面重视农业生产,注重水利建设,疏浚河道交通,增加垦地面积,发展手工业和蚕桑、瓷业等工艺,呈现了一片江南繁华景象。“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赞词,就出自钱镠统治时期。在江南较为稳定的社会发展下,盐官县的生产力得以大幅度提升。以盐官县城为中心的市场贸易、文化交流事务增多。
这期间由于杭州、苏州、南京、镇江的城市化发展,带动了周边小集镇的扩容,盐官县也得以借机不断繁盛。五代十国时期,中原及北方多数地方战事不断,百姓纷纷南下逃亡。吴越国乘势招抚流亡,充实户籍,开垦荒地,使农村有充足的劳动力以增产粮食;城市补充手工业者和工商户,推进了集镇市场化。时海宁煮盐、冶铁,造船、水作坊、织网、越布(纺织)、丝绸、水利灌溉工程已达到较高水平。因移民增加,形成了信息交汇、文化交流。不同生活背景、生活方式的人群相交相融,使小集镇呈现出丰富的民俗文化。
继吴越归宋后,盐官县依然社会稳定、持续发展。时浙江以临安揽钱塘,营造花园式城市,“三吴都会”独领风骚的名声四方传播。当时临安已成为全世界人口最多、最繁华的东方都市。临安属地盐官,也留下了临安府大人苏东坡、白居易及大批文人墨客的足迹和诗篇。
公元1138年,南宋定都临安(杭州),大批北方移民南迁。很多移民选择在京城周边地区定居从业。《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载:“绍兴二十六年(公元1156年),杭州外籍居民已经超过土著。北方人口陆续流入江浙两省,尤以钱塘江北岸和运河沿线的集镇人口密集,编户日繁,沿镇周围摊大饼式地扩展。”人气的集聚必然带动市气。在盐官移民中有来自北方和中原的游牧民,也有长江流域的船上人家。徽商、晋商在盐官、长安、硖石设货运中转、贸易托运等业务,其店铺关系汇通江南各镇,行业门类齐全、分工极细。城镇中从事农工商牧渔业的居民队伍迅速扩大,约占城镇三分之一人口以上。
从京城疏散到盐官县的退职官员、军人及富商纷纷置土建屋。至宋末,盐官、长安、袁花、硖石的殷实富有人家已有小楼(二层楼)、石阶、粉墙黛瓦、九曲廊沿,呈现了柳飞西窗河畔,桃红前门后院的美丽景致。街上有早市、日市和夜市,沿街挑担、顶盘、拎竹篮的叫卖不绝于耳。酒肆菜馆灯火辉煌,往往直到四更才会宁静。宋代诗人有诗云:“灯火家家市,笙歌处处楼”。
历史上盐官的盐业生产非常发达,自秦汉时期发端至唐代中期,具有一定规模的盐场有4座。宋代前期迅速翻倍,北宋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盐官境内盐场8座,年产盐额达133970余石(担)。北宋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曾把钱塘江边上的盐场按海水出盐率划分等级,盐业成为朝廷课税的主要来源之一,其时“民之业盐者,十四五”。在海宁区域沿江至今有旧仓、新仓、老盐仓、大荆场、黄湾等与盐有关的地名,亦可见历史上盐官盐业发展之一斑。直至清代中期海宁江岸线被基本固定,沙涂的坍涨被约束在塘外,盐场由于“海失故道”而消失。
元代(公元1279~1368年)盐官县属杭州路,至成宗铁穆耳元贞元年(公元1295年),盐官县人口繁盛,达五万户以上,因“户口繁多升为盐官州”。因钱塘江潮溢不断,为祈“海涛宁谧”,元文宗图贴睦尔天历二年(公元1329年)改盐官州为海宁州,此后海宁之名未曾变动,沿用至今。
(三)明清繁华带动盐官继续发展
明太祖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又降海宁州为县,属杭州府。明成化年间,将运河作为官道,沿途桥梁、驿站、船闸、码头、塘路的设立,活跃了水上运输。钱塘江过塘的辐射力牵引了大运河的船队从运河支流来往于海宁境内的盐官和澉浦海运码头。船上装载着巢湖大米、镇江陈醋、安吉竹编、江苏芦席、宜兴陶瓷等从海宁转运舟山、浙南、福建等地。而舟山、浙南的海鲜、香菇、木耳、瓷器等货物从海宁转运苏皖。海宁的物流中转作用为促进钱塘江流域的繁荣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同时海宁之硖石、长安、袁花、斜桥、盐官五大镇为代表的各集镇的勃兴,使海宁集镇与南浔、盛泽、濮院、同里等并驾齐驱而名闻遐迩,形成了当时世界上最繁华富有的中国江南城镇景观。
由于经济文化的积累和发展,富商、地主、官宦阶层率先在集镇以家族联建形式置宅建房。当时建房面积、地势(风水)以及规模、房梁、台阶、庭院等均必须根据户主的身份、财力并经相应一级官府的允准,方能动土。明代万历二十四年(公元1596年),在盐官崛起的陈氏家族在已凋零了300多年的王氏(王沆)园旧址,建成江南名园“一隅”,后易名为“安澜园”。乾隆四次到海宁盐官,均居住此园。在海宁名门望族中先后有陈家、查家、蒋家、徐家、钱家、王家、沈家、许家等均选择“风水宝地”划圈为府,并以家族姓氏冠名,留下了张家祠堂、潘家墙门、陈家弄等地名。院落之间竖界碑,铺石板成弄径。众多庭院中,甚有七进深七开间的。在明清建筑群中,一些家族也供出门面由官府设衙役、捕快、马升、轿夫、邮差等社会公益性用房。至明末,海宁设有硖石河泊所、盐官惠民药局、税课局、沿海巡检司、社学所等社会性事务管理机构,为地方经济和文化发挥了助推作用。
明代也是盐官古城修筑最佳之时期。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和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盐官城墙不仅得到重筑,且城墙内外墙及顶部加盖了青砖。此时的盐官城“共高二丈二尺。城门五:东曰‘春熙’,南曰‘镇海’,西曰‘安戍’,北曰‘拱宸’,东北曰‘宣德’。水门三,今西、南壅,独北通舟。”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又“令蔡完益城砖五尺,增敌台二十四,直庐四十五。周城濠广五丈,深一丈。”这是盐官古城的鼎盛时期,当称得上雄伟异常。清朝时期,还曾对盐官城进行过维修。后无人问津,终因年久失修,逐渐损毁。后夷为平地,今仅存拱宸门遗址。
(四)抗战爆发导致盐官衰落
历史的车轮驶入20世纪,盐官古城也逐渐的接受新生事物。1905在盐官办起了正蒙女子学堂,开时代之新风。1910年在盐官镇堰瓦坝创立城区第一女子小学。1912年,清末举人朱宝瑨创办海宁乙种商校,为海宁地域职业学校之始。1915年在海宁学宫创办的海宁县立小学教员讲习所,则为海宁师范教育之始。
1909年沪杭铁路线通车,海宁镜内设五个停靠站。地方开明绅士和有识之士在海宁的五大集镇(盐官、硖石、斜桥、袁花、长安)率先办学,办医院。在盐官海神庙创办了海宁图书馆。1926年7月,宁(盐官)长(长安)公路通车。1927年5月,海宁第一艘自制客轮“快利”号在盐官至海盐线投入运营。当年6月,宁(盐官)(袁)袁花公路贯通。至1936年,海宁经济发展走在了全省前列,尤其是盐官海运码头,承担着钱塘江流域南北物流中转之重任。
但是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改变了盐官发展的历史轨迹。8月15日,中国空军在城区上空与日军激战。日军在大东门投弹,造成人员伤亡,群众开始外出避难。12月23日,盐官镇沦陷。这时海宁114所小学全部停学,60余个农村合作社解散,45个农贸市场被拆毁,4405家饮食商贩、135家商行迁移后方。日军侵占海宁八年,造成海宁米市彻底衰落并消失,盐官海运码头夷为平地,铁路两侧500米清障和全长68公里的乡际竹篱笆墙以及盐仓无人区(军事禁区),造成桑田荒芜,盐官、袁花、丁桥、马桥、丰士等水乡集镇的街面店铺和大批明清建筑的豪宅深院均被日军彻底毁灭。海宁经济顷刻衰落,百业萧条,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巨大,城镇迅速萎缩,竹棚房和草棚在城乡随处可见。因战争导致海塘失修,决堤致灾时现。瘟疫和虫灾也肆虐海宁城乡。
1945年抗战胜利,国民党海宁县政府进驻硖石镇,并设治于硖石。地方当局无力恢复经济发展,工业、农业、交通、邮政、电力、金融、教育、文化等公共事业均陷入瘫痪,通货膨胀,商品奇缺,人们生活苦不堪言。千年古镇盐官在悲惨的状态下挣扎。1949年3月,国民党政府还治盐官。但此时国民党政权已摇摇欲坠,朝不保夕。1949年5月5日,在中共地下党员的策应下,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盐官,千年古镇从此获得新生。5月20日,海宁县人民政府在盐官镇成立,接管了政权。6月16日,海宁县治再次迁往硖石。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