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文史 正文

海宁曾有一支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建的地下武装——驻长安汪伪部队

[ 发布时间: 2012-03-13 14:34:24   打印放大缩小 ]


海宁市史志办公室
 
在中国共产党迎来建党九十周年的时刻,我们特别怀念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长期战斗在隐蔽战线的共产党员,他们为新中国的建立所作出了特殊贡献。在抗日战争时期,就有几位共产党员潜伏在敌人营垒中,在海宁长安领导创建地下武装,后奉命归建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
寻机潜伏
1941年1月,国民党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而此时,日本侵略者急于解决中日战争,策动中国内部的变化,妄图借中国人的手镇压中国的抗日运动。给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斗争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新四军主力北渡长江,中共苏皖区委为了适应新的斗争形势,把抗日战争初期在太湖以南、钱塘江以北、沪杭铁路沿线地区建立的浙西特委和海北工委撤销,改行特派员制,隶属于中共苏皖区委太滆地委领导。
1943年,日军由于太平洋战争失利,为抽调兵力投入对美作战,开始了打通中国大陆铁道线的准备。侵华日军为了加强其对占领区的控制,采取了“以华制华、以战养战”策略,一面逼蒋、诱蒋投降,一面扶持汉奸走狗,加强对伪政权和汪伪军的建设。在军事上频繁“扫荡”,在经济上加紧掠夺,在政治上宣扬“共存共荣”,实行“清乡”。“清乡区”从苏南向杭嘉湖地区扩展。
1943年秋,敌、伪、顽在杭嘉湖地区,以海宁县长安镇为中心,划定海宁、桐乡、崇德、德清及嘉兴、海盐之一部分为浙江省第二清乡区。妄想凭借沪杭铁路和钱塘江隔断我苏南区与浙东区的联系通道。在我军还不可能在这一地区公开活动的情况下,亟待在此建立一支在我党领导下的地下武装,沟通苏南区与浙东区的联系,同时为我军转入战略反攻作准备。
浙江省第二清乡区,在长安镇觉皇寺侧的仰山书院旧址设立“浙江省第二清乡区督察专员公署”,伪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少将徐季敦调任督察专员兼清乡区保安司令。徐季敦虽身为督察专员兼区保安司令,但无一兵一卒,事事受制于日军,所属各县和县保安队亦不听命于他,故徐急需建立一支保安特务队作为自己的警卫武装。其时,正值中共苏皖区委大滆地委浙西特派员罗希明(化名汪明德,老红军)在杭州策反张华夫部队失利,亟需寻找机会打入敌伪内部,发展党的地下武装。11月间,中共地下党员呼延夫了解到,新设立的浙江省第二清乡区的督察专员徐季敦,是他在苏北淮阴师范附小读书时的校长,且很受徐的赏识。罗希明根据呼延夫的汇报,认为长安镇战略地位重要,地处浙西与浙东的连接点,遵照中共中央1940年5月4日给东南局指示中关于在国民党统治区域和日本占领地区的方针:“对于地方保甲团体、教育团体、经济团体、军事团体,应广泛地打入之”,决定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利用呼与徐的师生关系,派呼延夫(化名胡延夫)于1943年12月打入“浙江省第二清乡区督察专员公署”,着手组建党的地下武装的准备工作。徐季敦苦于自己没有警卫部队,呼延夫又是自己非常赏识的学生,就任命呼延夫为专署上校军事科长兼专署保安队队长。而人、枪则要呼自己想办法解决。于是呼延夫利用其“结拜兄弟”等社会关系,通过“浙江省政府保安大队”大队长关杰,借了五六支步枪和二三支短枪,又从“浙江省保安处”处长徐念劬那里在受训编余的伪军中拨给的20几个老弱残兵,组建成“浙江省第二清乡区专署保安队”。12月23日,这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地下武装,在呼延夫的率领下,从杭州向海宁县长安镇开进,成为长期潜伏在敌人心脏中的“尖兵”。
借力发展
1943年12月,我党在长安有了一个公开立足之地。经呼延夫安排,中共苏皖区委大滆地委浙西特派员罗希明决定,把原设在杭州城内的秘密联络机关迁至长安镇虹桥北堍西侧羊毛行楼上。随罗希明来长安的有中共党员许斐文(女,罗妻)、周植林、金国源等人,就近加强对刚组建的地下武装的领导。
组建初期,杭州张华夫部队中与呼延夫等比较接近的青年、下级军官纷纷闻讯前来,沪杭等地失业失学的工人、学生通过亲友介绍,陆续参加进来,还有不满现实另找出路的伪警携械来归。1943年10月参与呼延夫、鲍自兴、朱思宏在张华夫部队策反的孙清皓、杨天澍等也先后来到该部。1944年2、3月间,特派员罗希明得知中共地下党员鲍自兴在杭州遭到国民党浙西行署调查室追捕,即派人把鲍自兴接来长安,进入“专署保安队”。随后,中共地下党员朱思宏在南京巧遇孙清皓,也来到长安。5月初,罗希明又派朱思宏打入“浙江省第二清乡区专员公署保安队”任职。5月中旬,罗希明根据上级的决定,在“专署保安队”内,建立了中共特别支部。呼延夫任书记,鲍自兴任组织委员,朱思宏任宣传委员。特支隶属于中共苏皖区委太滆地委浙西特派员罗希明领导。特支建立后,根据“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斗争方针,不发展党的组织,全力扩大武装力量,由队长呼延夫出面,着手整顿“专署保安队”,调整骨干。把原由伪浙江省保安处指派的一个副队长和两个分队长调离,先由孙清皓接任副队长,接着加派鲍自兴为副队长,朱思宏为教官,又委任杨天澍为军需。
为了解决部队的供给和武器问题,达到“长期埋伏”的要求,根据中共苏皖区委太滆地委的指示,罗希明要求特支“充分利用伪军番号”进行活动,争取武器,发展队伍,扩大驻防范围,积聚力量。1944年初春,呼延夫想方设法,改变保安队驻守仰山书院围墙之内的境况,向围墙外扩张,扩大驻防范围。当侦悉忠义救国军有个行动组流窜到铁路北侧的沈墅前时,立即派孙清皓带队出击,将其消灭,缴获短枪两支,并乘机分兵进驻沈墅前和科同桥。在铁路南到钱塘江边,则派鲍自兴带一个班进驻石塘头,控制通向浙东的第一个渡口,和中共浙东区委海北特派员刘明取得了联系和配合,并解决了部队的部分供给。5月初,驻海宁县城盐官镇的伪海宁县保安队邓晶平部一个中队遭国民党海宁县自卫大队俞文奎部夜袭被歼弃守,鲍自兴随即率领一部分兵力进驻盐官,控制了钱塘江上的第二个渡口。由于鲍自兴与国民党海宁县县长顾达一、教育科科长戴谷音和自卫大队大队长俞文奎有旧交,使得这个敌、伪、顽相争的渡口,在我地下武装的控制下,相安了较长一段时间。更加便利了我们同浙东、海北的交通联系。不仅打通了一条海上运输线,浙东根据地从沪杭等地采购的军需物资,如印刷浙东银行纸币的重磅道林纸等都是经此运往浙东,而且还能紧密配合我新四军浙东三、五支队海上大队在海北地区的行动。同时通过做盐生意来接济部队的经济。
至1944年夏秋之交,这支我党领导下的地下武装发展到近200人。中共浙东区委为了开辟海北地区(钱塘江海口北岸到沪杭之间的平湖、海盐、海宁等县)的斗争,于6月6日由张季伦、曾平等率领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海北支队来海北海盐澉浦甪里堰一带开展抗日游击活动。为此,7月间,经中共浙东区委和中共苏皖区委商定:将这支地下武装的领导关系,由原中共苏皖区委太滆地委浙西特派员罗希明领导,转为由中共浙东区委海北特派员李福奎(刘明)领导。刘明接收后,即带鲍自兴去海盐甪里堰和海北支队取得了联系。海北支队张季伦、曾平要求驻长安汪伪部队中共特支坚持原地活动,向海北支队接济弹药,提供敌伪活动情报,配合海北支队活动。特支将一箱750发全新的重机枪子弹给了海北支队,并为海北支队提供敌伪活动情报,还专程到上海购买两架步兵用的蔡司望远镜交给海北支队。此后由上海等地往来于浙东有了一条在我党控制下的既方便又安全的海(钱塘江)上捷径。
1944年11月,日伪发动的历时近一年的“清乡”行动,一无所获,徐季敦无功去职。第二清乡区专署改为浙江省第四行署。呼延夫乘人事变更之机,通过上层关系,摆脱行署控制,将“行署保安队”改编为“浙江省保安第十大队”,呼延夫任大队长,史华轩任副大队长,鲍自兴、朱思宏分任第一、第二中队中队长。
1944年底,呼延夫又想方设法挤走了许村的海宁县保安队所属的驻军,由朱思宏率第二中队移驻许村、翁家埠、许巷。同时通过吸收投靠人员,收编游杂部队,力量进一步发展,武器装备进一步充实,驻地范围不断扩大。随即成立了第三中队,刘白朗(非党)任中队长,驻防长安镇。
1945年初,国民党炮兵司令项致庄公开投日,充任汪伪浙江省省长兼浙江省保安司令,将其在保定军校时的同学张恒提升为汪伪和平救国军第十二军军长,并命令由我党领导的地下武装“浙江省保安第十大队”改编为“汪伪和平救国军第十二军特务营”。
为了扩大武装力量和活动范围,我党利用敌伪之间的矛盾,抓住日军对伪军采用“分而制之”的策略(即不让伪军兵力集中统一),特支根据中共浙东区委城市工作部部长王文祥“没有区党委命令,部队不能离开这个地区”的指示,决定将计就计,一方面部队公开接受改编,变更番号,将所属三个中队改称为连;另一方面坚持不承担军部的警戒任务,仍在长安镇驻防。同时利用张恒想把特务营扩充为特务团之机补充武器装备。在那种特定的环境下,这支所谓“和平救国军第十二军特务营”,却不受日伪控制,始终保持着原有的组织系统,又利用改编之机,争取到了武器装备,且能远离军部在长安比较自由的活动,只有中国共产党人的机智,才能得以实现。至1945年夏,部队已发展到四百人,三个连建制,步枪160多支,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短枪、冲锋枪30多支,控制了沪杭铁路长安、许村两个火车站,铁路北之沈墅前、科同桥,钱塘江上石塘头、翁埠、盐官三个渡口,能够沟通浙东、海北、浙西方圆达150多平方公里的区域。
日军在太平洋的军事要地硫磺岛、塞班岛皆被盟军攻陷,败局已定抗战胜利在望。为了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提高部队的军政素质,在上级党一时不可能充实骨干力量的情况下,特支根据中共浙东区委指示,自办集训队。1944年底至1945年夏,先后抽调部队内有培养前途的班、排长和上等兵,在仰山书院举办了两期集训队。每期分政治、军事两队,由鲍自兴、朱思宏出任教育长,进行爱国主义和军事技能的训练,较好地解决了部队所缺的军、政骨干。在集训队的学员中,又先后发展了钱志铭、王德明、周渊等多人入党,为部队的日后行动作好了思想和组织准备。
巧妙周旋
在那群魔乱舞的特定环境里,特支根据上级党的指示和白区工作原则,除了部队建设可以用公开或半公开的形式进行外,其他的工作、斗争,必需采取绝对秘密的方式进行。特支在“以反顽斗争为主,隐蔽发展”方针指引下,利用当时错综复杂的斗争形势和社会环境,以积极灵活的斗争方法与敌巧妙周旋,从而保存部队,站稳脚跟。
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海北支队到达海盐澉浦甪里堰后,由于特支组织委员鲍自兴与他们往来联系,引起了杭州日伪特务机关的注意。1944年夏秋间,杭州日伪特务机关派出了以陈国祥为首的4人情报组到石塘头,住在鲍自兴的营房内,企图摸清鲍的底细,并企图以石塘头为立足点向浙东新四军作情报派遣活动。经党的特支研究后,拟采取“里应外合”将日伪情报组赶跑。决定由呼延夫乘黑夜从长安派出一小型武装,向石塘头佯攻。而鲍自兴则在营房内指挥士兵荷枪实弹还击,进行“交火”。这场“交火”,使这4名胆小如鼠的日伪汉奸惊恐万状,于第二天黎明即撤离石塘头逃往长安。从而解除了敌特对部队的威胁,使石塘头这个重要的驻防点和盐税收入,牢牢地掌握在我党领导的地下武装的手中。
1944年11月,鲍自兴的第一中队中队部进驻盐官后,不仅与浙东根据地有了更多的来往,而且与海盐澉浦甪里堰一带的地下党组织也常有接触。再一次引起杭州日伪特务机关的注意。12月间,杭州日特机关派遣以陆屏为首的10人情报组到达盐官,并住在一中队中队部(一家小旅馆内)。为首的陆屏,1942年曾被国民党余杭县政府关押,鲍自兴受人之托曾将其保出。陆屏认为鲍对他有救命之恩,所以一到海宁,就将他们来盐官的任务向鲍“和盘托出”,说此次来是了解鲍的政治倾向和鲍与浙东新四军的关系。当时,国民党海宁县自卫大队大队长俞文奎也来盐官与鲍自兴商量,要求将日伪情报组中的几个人引渡给他。因为陆屏情报组中有4个人当过驻硖日军守备队的密探,带领过日军下乡“扫荡”,使俞部大队副杨建腹部中弹几乎丧命,想报这一箭之仇。为排除障碍,消灭日伪情报组,鲍自兴顺水推舟,借力除害。同意俞文奎他们派人在黑夜从东门边城墙坍陷处爬进城来,夜袭旅馆,从旅馆中将这几个人抓走。同时借力杀人,由鲍自兴将陆屏等其他6人武装护送到石井,由俞文奎在途中预付,将人逐个枪杀。事发后,引起杭州日伪特务机关和长安日军宪兵队的怀疑。通过呼延夫,鲍自兴等在杭州和长安日伪军中的关系,多方疏通、排解,幸而日伪特务机关对此事未作深究,才化险为夷。
由于盐官和浙东频繁往来,加之海北特派员所属的澉浦区委的地下党员陆辛耕、祝歧耕、陆干村等因工作关系,也常在盐官、长安露面,从而引起国民党海宁县当局对呼延夫、鲍自兴等与浙东新四军和共产党的怀疑。为此,戴谷音曾到长安追问。由于鲍和国民党海宁县当局几个头面人物有旧交,暂时被应付过去,但怀疑始终未消。1945年4月间,国民党海宁县当局突然派兵袭击驻盐官之特务营二连,当场将鲍扣留,并由8支短枪对着其背后,当时正好楼上有人走动,他们以为楼上要开枪还击,致使所有短枪都对准楼上,而放松了对鲍的看押。就在这一瞬间,鲍闪身逃入后屋,未被追及而幸免于难。事发后,刘明与特支开会研究,认为鲍自兴已被国民党当局怀疑,决定将他和朱思宏相互调防,由朱思宏带二连驻防盐官,鲍自兴带一连驻防许村、石塘头、许巷、翁埠,以防后患。该军军长张恒对此有所传闻,曾在杭州召见过鲍自兴等人,还以视察、检阅为名,亲自到长安了解虚实,因见呼延夫等都是白面书生,消除了对该部队的疑虑。
我党领导下的这支地下武装在与日、伪、顽的周旋中,斗智斗勇,克服种种困难,排除种种障碍,不仅站住了脚跟,并得到了发展。
奉命归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面对新形势,我党领导的这支地下武装遵照中共浙东区委指示:坚持原地待命,加强部队控制,作好行动准备。而此时,国民党则采取蒋、日、伪合流,向人民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命令日伪军“负责维持地方治安”,却不许我八路军、新四军解除敌人武装。在长安附近,原已退避遁迹的国民党军队和“忠义救国军”,又重新集结。葛立洲指挥的“忠义救国军”分批渡江,向杭州、向上海进发。国民党海宁县自卫大队来势凶凶,也进了长安。戴谷音俞文奎约呼延夫“谈判”,提出“收编”和平救国军第十二军特务营。呼乎夫为了拖延时间,等待中共浙东区委新的指示,不得不应付各种复杂情况。他对戴谷音慌称:“十二军”已同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直接联系,我部亦已改称“先遣独立支队”。想方设法摆脱部队被国民党海宁县当局“收编”之困境。同时,特支为了防止这支地下武装被分割、吞并,决定收缩防区、集中武器,将朱思宏驻盐官的二连抽回长安,使整个部队集中于长安、许村两地。为迷惑对方,还派出武装在长安镇上巡逻。8月21日,方晓奉中共浙东区委城市工作部之命,到长安镇向特支传达区党委的决定,并部署部队去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归建事宜。由于当时刘明、鲍自兴正在杭州,方晓就向呼延夫、朱思宏作了传达,要求呼延夫立即准备,限期三天。在第三天夜晚大潮时,由海上大队并派两艘大船到石塘头附近接应,部队撤离长安,去余姚归建。方晓在部署妥当后即返回浙东。特支遵照中共浙东区委之命令,立即开会研究,决定紧急行动,如期过江归建。并确定了三条执行中共浙东区委命令的实施意见:
一、在去浙东的当天,以营部“紧急调防”为名,在晚饭后分头把部队从长安、许村两地带到石塘头集中。临到下船时,再宣布过江去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归建。愿走的带走,不愿走的发给路费就地遣散。
二、对于主要人员的家属,立即秘密分散安置,待部队到达三北(镇海、慈溪、余姚北部)地区之后,再设法将她们接去。对面目不清和反对去新四军的排以上人员,在行动前找借口,将他们支差外出,离开长安。
三、特支分工:鲍自兴负责第一连和准备船只,并在部队行动前从许村带一个排到石塘头占领渡口,并征好船只;朱思宏负责第二连;呼延夫负责营部和第三连。
根据特支的统一部署,各项准备工作进展顺利。到22日夜晚,部队却出现了不利情况,军需杨天澍原计划将即将分娩的妻子送到嘉兴乡下,突然要求送到镇江,然后再来部队。23日上午,发生第三连连长刘白朗乘火车逃跑被抓回之事。是日中午,鲍自兴从石塘头带一个班回到长安,汇报了船只已征好。特支再次开会,认为杨天澍、刘白朗两事并无引起部队异常,仍决定按计划行动。鲍自兴立即回许村,率部前往石塘头,等候营部和第二、第三连的到来。就在部队临出发前一个多小时,长安却突发意外。第三连的庶务朱亚甫进行煽动,并和二连的王基观、宁凯等几个不坚定的班、排长一起奔到营部,说:“朱连长要拉部队”,要营长呼延夫处理朱思宏。接着第三连的几个不坚定的班长也来到营部,抗议渡江南进。呼延夫想要说服他们,但未能奏效。这时,朱思宏被动摇分子扣押,经过呼延夫再三解释,朱始得脱身。朱当即向刘明报告:第二连已拉不动。刘明闻讯后即去找呼延夫商量,但被第三连的士兵横枪挡驾,无法与呼延夫取得联系。朱思宏派文书、中共地下党员钱志铭去通知几个班长,想把部队从后门拉出,均未成功。呼延夫在第二连调解无效返回营部后,见自己所率的第三连也发生骚动,知道已无法将第三连调动过江。最后,呼延夫只得取来长枪3支、短枪1支,派人送给朱思宏,又通知龚子林等几名党员速去石塘头,并转告刘明,自己已走不了了,要刘明等先走。刘明判断,第二、第三连已无法带走。8月23日晚10时许,在刘明领导下,鲍自兴率第一连,与党员朱思宏、祝歧耕、龚子林、钱志铭、施恒初等87人,从石塘头登上一艘三个桅杆的大船,启锚东驶,鲍自兴亲自掌舵。船至盐官南侧江面,以点火为号,与方晓带领前来接应的海防大队接上了联络信号,由方晓领航至灵山北海岸,于杜丁秋登陆。24日上午安全到达三北地区。随即由刘明带领进入四明山陆家埠。部队在陆家埠受到了中共浙东区委书记谭启龙的亲切接见和当地军民的热烈欢迎。
9月中旬,这支我党领导下创建的地下武装,正式与“三北”地委警卫连合编,番号是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司令部警卫大队第三连,鲍自兴任连长,杨光任副连长,李财新任政治指导员,蔡辛任副政治指导员。不久,该连随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奉命北撤,被编入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呼延夫等相继归队。1949年2月,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陆军第20军。该连随大部队南征北战,驰聘在解放全中国的战场上,为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出了贡献。
(执笔 王国坚)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