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诗歌 正文

高敏的诗(8首)

[ 发布时间: 2012-03-13 10:40:31   打印放大缩小 ]


大  雪


昨夜酒
早上醉意未醒,晚起。
屋外,雪。
雪,说来就来了
终于如鹅毛一般
把我的心覆盖
如果酒可以将我的忧伤与沉重麻醉,
雪是否可以将所有都掩埋呢?
如果真的可以掩埋
那么我的痛又怎么办?
如果现在是夜
如果还是飘着这样的雪
你是否可以
可以再次轻抚我落泪的脸
我鱼在谷底
你飞鸟在天
如此相距遥远
如此放不下今生的一个了却
明日
我在海南


玻璃杯的眼泪


我是隔绝在玻璃杯里的红色液体
天真单纯娇艳欲滴
你透过薄薄的玻璃揣摸我的心情
你唇的厚度
诱惑着我年轻沸腾的心
你将玻璃杯捧在手里
把来世今生
一口饮尽
我终于
用我的身体湿润了你
我用大半身的红色
火般地燃烧了你
而还有一滴残缺的泪
留在玻璃杯的谷底 冰凉


我们站立在生命的哪个高度


人海茫茫,相识或不相识的人
在某个瞬间彼此擦肩而过,
有几人会驻足凝望对方?
到底修几千年才能换得一个擦肩一个回眸?
当换一个城市,换一种活法,
你又会否爱上另一个人?
谁值得你不顾一切的义无反顾?
谁值得你今夜放心倾诉?
谁对得起你掉落的每一滴眼泪?
谁可以没有目的没有索取的给你真心呵护?
我们,到底站在生命的
哪一个高度?



如果我可以活在文字里
我是否可以继续保持我的率真
如果我可以活在想象里
我是否可以更加痴心更加单纯
如果我可经活在你心里
我是否可以把情投得很深很深
生活如此残忍
我无力挽留你远行的路程

何苦用情太深
太深只会让自己疼
你给我的
只是一个单程
谁知道携我回来的
会是哪个人?


心之“死”


时间“嗵”地一声,
在心口穿越而过,
留下一个黑漆漆血淋淋的洞。
该用什么去堵呢?
手?还是纸?
血会流干么?
心还在跳呢!
它还会知道疼吗?
还会懂得爱吗?
一切都变得模糊而苍白了。
终于——心死了。


我 累 了


好累
像一只绝望的猫咪
高傲的胡须
越来越低
早已没有了闲情信步的勇气
好累,好累啊
像一条翻白的鱼
腮里的呼吸
越来越轻,似乎已经到了
没有氧气的空间
真的累
累你其实不懂我的每个行间字里
累在这跨越零点的时段里
无助细语
累,真的累
累前世不知为谁追随今生又为谁掉泪
累每个无法睡去的转辗反侧
累每次的孤注一掷意不容悔
累,累不知明日是否花开……


一 骑 绝 尘


夜色入暮,霓虹如花
开在谁人心口
杯中那抹红
是英雄昨日沙场的血
以及痴心女子今日的泪
那个守望的男人
一骑绝尘
 

失 语
——2008年5月12日下午
14点28分,四川汶川.8级地震


(一)
孩子,我的孩子
你在何方
如果没有了你
家会是怎样的凄凉
孩子,我的孩子啊
你要安康
如果没有了你
妈妈将会一生绝望
孩子,我亲爱的孩子
你还要扬帆启航
如果失去你
妈妈的世界哪还有阳光

(二)

妈妈,不要悲伤
我要去很远的地方
如果你想我
可在有月的夜晚
抬头看星光
妈妈,不要悲伤
让我帮你擦干脸庞
如果你想我
可在有风的夜晚
侧耳听风唱
妈妈,不要悲伤
没我后的路还很长很长
只要你坚强
我才会放心的
找寻天堂的方向

作者简介:
  高敏。1976年生于浙江海宁。12岁开始在报刊发表作品。现在海宁某集团公司任职。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