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诗歌 正文

小雅的诗(8首)

[ 发布时间: 2012-03-13 10:40:34   打印放大缩小 ]


撞见某人诗歌


现在,我沿着你的路
词语交织成的暗红的线迹
看见你,在春天招展
在风中飘摇
你说不,不能
蜘蛛网在北方化成漫天的雪
船要启航了

现在,我重操这个行当
典当睡眠、春药和一令奖状
要换一种方言
穿夜行衣,学穿墙术
炼日月江河的丹丸
与人视而不见

总是英雄气短
我写了上一句
下一句开始吞吞吐吐南腔北调
或许可以执东风为剑西风为矛
踉跄中被人嗤嗤地笑

你当然可以笑
掏出一盏盏家藏的灯火
绣花,养鹅,拿整个江南涂鸦
我这里是江北
多风,寡言


江南大雪


这些星星的阴谋
在白天便开始喋喋不休
它们孕酿很久了
肥的是唐朝,瘦的是宋朝
湿乎乎的当然是清朝

一古脑儿兜头抛下
各种形体的象形文字
小心
小心

有几朵策马追来
停在窗玻璃上
让我看
一瞬间的消融


阳光下的房子


那是些有人照顾的房子
太阳出来时,他们开五颜六色的花
也装满酒,柴米油盐的酱香
一尾鱼挂在窗台
你可以把它当成门铃

他们的房子是陈皮做的
健脾,消食
有时他们开窗通风,泡普洱茶
一整夜唱阿弥陀佛

他们总是把孩子举过头顶
用笑声治疗瘀伤
房梁是两个人的肋骨做的
南坡种植粮食北坡手牵手散步

他们咣噹作响的钥匙是一枚解药
近的时候充饥养胃
离家万里就揣在胸口
暖心


行走在徽杭古道上的驴


在山间行走
牛们是一簇簇会行走的山花
脚步可以很轻
古道可以很沉

穿越谁?穿越冒泡的喧哗
古道是徽杭的破折号
一群背包的驴
在山里转了一上午

当然石阶是种上去的
笑话是磕出来的
帐篷是开出来的
我们在下面赏风赏月赏自己

来来来,让我的寂寞与你干杯
敲打碗盘和石头
先民们已举起镰刀
篝火未燃丰收在望

风开始小醉
有人扯来三尺雾岚
用假名的驴,说真话的驴
桌子下蹄子碰碰蹄子

一枚跌落草丛的野果轻声低语:
傻冒的驴
可怜的驴
明天又要被圈养


哎,哎哎


哎,我所拥有的天空已残破不堪
风搅起沉渣
钢筋水泥的穹顶弯向大地
北方吹来泥沙
西南口渴了

哎,我还没有俯下身子聆听
那些粗俗的白天和黑夜
那些和乌鸦一起狂欢的宴乐
海水掀起了泡沫
喜马拉雅山在吱呀作响

哎,世界停不下来了
海豚湾上的血还在沸腾
那些我们唤作亲爹和亲妈的长江与黄河
被截肢与换肾
愚公们挥挥手地球要哆嗦

哎,磨菇云的阴影在漫延
我们声嘶力竭的生活
是一堆晒干了的柴草
从纽约到上海,从酒精到毒品
开往幸福的列车已锈迹斑斑

哎,我还不如去割草喂马
用鼻音浓厚的秦腔唱
大浪东去
天空盛开大朵的白云
少年逐苍鹰而去


邂逅一棵弯腰的树


在我经过的路上
我邂逅一棵弯腰的树
我想明白——
我来了它才弯腰
还是我来以前它已弯腰
我深深地注视它
并且  用手摇了摇它的耳朵
幸亏它不说话
——你看,我还得赶路
许多弄明白的事也已被我抛在身后


一 棵 草


没人叫它阿青
她也不叫
阿草
和所有的草一样
她只是一棵
湮没在草里的草

没来得及给梦画上圆
就被阳光摇醒
落日很美
却无法踮起脚尖

和长在那里的草不一样
她长在这里
她长在这里
开始渴望长在那里

渴望垒成了堆
还是无法
拔腿而跑
有一天我醉了,我忍不住的要醉……


在 婺 源


(一)
行至烂漫处
便只能听她金子般的笑声
伸出青葱的手臂
将漫天的阳光揽入怀中

这是在婺源
在中国最美丽的乡村
与一坡的油菜花相撞

(二)
如果有风铃响起
竹海吹出黄铜似的笛声
如果是日暮
牧童牵来一畦的斜阳
我也一定和你这样相依相守
用我的白来依偎你的白

(三)
如何走向你
成了我一生的向往
直至冰河解冻
河堤露出盈盈地笑意
才从正面走向了你
从反面
走向我自己

(四)
是谁倒翻了调色盘
满地的春色四溅
幸好有陈年的柴垛
从页眉到页尾
用残缺给青春注解

(五)
马头墙,马头墙
竖起耳朵听
一棵梨树的绽放
而墙外篱笆高高低低的应和
油菜花唱出一地的金黄

(六)
你一定听得到这伸向天空的呐喊
苍穹很高
历史很沉
站成坐标的老树一点点拔出
生命的绿

作者简介:
  本名林雅琴。1974年出生于浙江海宁。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上海文学》等刊物发表诗作。现在海宁某校任教。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