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散文 正文

法兰克福日记

[ 发布时间: 2012-03-12 14:51:04   打印放大缩小 ]


林莽

7月2日
  一架庞大的飞行器在一万米的高空飞行。
  大地苍茫,河流弯曲,道路笔直。
  一座城市,一座因世界杯而到处悬挂了黑黄红三色的旗帜。
  我住所的对面是一家圆形的酒店,像一枚竖立的黑色硬币。
  它深色的玻璃映出另一群建筑,它的窗户上也飘着三色旗。
  上午十点半离开北京前往德国,当地时间两点抵法兰克福。
  这里的夏时制,与北京时差是六小时。晚十点,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到中心广场看世界杯,安检入场,警察带枪,国际大战在体育场上,但世界也并不安宁。
  我们品尝了本地酿造的啤酒,色深、味苦。一些人穿着自己支持球队的队服,一些人披着国旗。

7月3日
  上午9点,在前往瑞士的路上。
  莱茵河在上游像一条溪水,对岸是法国,前方是瑞士。起伏的丘陵,绿荫中的村庄。巴登巴登的黑森林早在我向往的心中。我们一路向前。
  在大巴上过海关,不用下车,申根国的边界形同虚设。
  卢赛恩一座临湖的著名古城,白色的城堡在西面高耸的山峰上。
  路易十六的卫士,来自瑞士的八百名雇佣兵死于大革命的炮火中。
  一只受伤的垂死的狮子在石壁上成为纪念碑也成为永久中立国的良知和理由。
  托尔斯泰曾为美丽的卢赛恩小城倾倒。廊桥蜿蜒,古老的木质建筑横亘在湖面上,许多临水而建的十八世纪的建筑和更古老的教堂坐落在湖光山色中。瓦格纳为什么在这里写出了那么繁复的乐章,一定事出有因,但我并不知道。
  一场雷雨在下午不期而遇,正值世界杯德国二比零领先于阿根廷时轰然大作。有如马拉多纳此时的心情。我们避雨在一座楼檐下,看麦壳廊桥的水流湍急,桥上的绘画记述了几个世纪前肆虐于欧洲的黑死病,中世纪死亡留下的符号,并不在我们这些旅行者的身心上。雷雨驱走了夏日阳光直射的热气。阿根廷一只被看好的世界劲旅,四比零告负。
  晚入住一座山坡上的酒店,译为“孔雀宾馆”。
 
7月4日
  晨起走山路散步,听羊铃和鸟鸣。山下高速公路干扰了清晨的寂静,远山如黛。
  山中的房舍掩映在绿树丛中,鲜花点缀在每一家的阳台和窗户上,整洁、鲜艳。想起我刚刚去过的一些中国农村的景点,脏和乱给人很不愉快的感受。可以花几千亿搞形象化的活动,没有人认真对待民生的最为基本的问题。
  早饭后驱车前往莱茵瀑布,两次穿过德瑞边界后到达。
  莱茵瀑布不是垂挂的,水雾升腾,白浪汹涌,水流顺势而下,落差30米,被巨石分为三股。两侧山上古堡耸立。浪涛轰鸣着汇入碧潭,而后转七十度奔泻而去。
  可乘船登临瀑中巨石,两边白浪与水雾轰鸣升腾,如千钧霹雳化作了持续的吼声。
  下午乘车返回,大雨再次骤然而来。丘陵起伏中的村庄变得模糊,一片夏日雨中的绿色,待收的金色麦田点缀其中。
  傍晚回到法兰克福。一路上,雨时落时停。
  晚饭散步,走过一些街区,有花香,似洋槐,又如夜来香。有黑鸟啄食桑葚,紫色和白色的果实落了一地。想起似有某一个诗人写过这样的诗,但记不清了。

7月8日
  上午写文章,下午驱车百里达维特海姆,一座美因河畔有古堡的历史文化小镇。这是河流的交汇之地,河谷绿树成荫,土红色的古堡高高耸立在树丛中。山下小镇上的石路清洁整齐,每步都是典型的欧洲古典建筑的美景。房屋各异,色彩纷呈。曲折的街巷中酒吧、餐馆、商铺琳琅满目。镇中心的小广场上,阳伞下的人们悠闲自得。
  夏日的阳光照在维特海姆。
  土红的古堡倒映在美茵河上。
  小镇广场遮阳伞下的人们比上帝悠闲。
  一杯啤酒的清爽让我融入其中。
  傍晚在河边的长椅上小息,天鹅在绿水中浮游,小镇上遛狗的人下班后出现在河岸边,夕阳为房舍镀上了金色。
  找一家镇中的老店吃土菜,店内装饰古朴,牛肉可口,面包也很好吃。

7月9日
  上午完成给韩国会议的文章,定题目为《谁曾渴望过,谁就会懂得》,本想用“绝望过”,后还是否定了。发给主办方,但没有英文翻译稿。
  周末下午的市区很热闹,到处是人。大篷车卖菜的,卖汉堡、面包、水果的;卖艺的、刺青的、画像的、人体彩绘的……流浪汉混杂在人群之中,有的有明显的生理缺陷,想到大作曲家舒曼也是一位心理的缺失者,遗传及后天的伤害让许许多多的人一生不幸。
  到市立图书馆看画册,一个下午翻了几十册,有几本很有启发。现代主义——一种随心所欲的主观方式,现实的抽象,幻觉,梦境、精神松弛下的融会。不苟同于前人的程式和观念,在作品中突出人的精神的重要性,让作品有了在另一个世界中的生长力。
  傍晚在星巴克喝冰咖啡。晚8时,人流依旧熙攘。

7月10日
  周六到西部山上的上乌泽尔森林中吃烤鱼,佐雷司令白葡萄酒。
  一家农家餐馆,有乡野味道。鱼塘坐落在森林中,室内的墙壁上有许多的鱼和动物的标本。室外鸡、鹅,还有圈养的野猪。饭后林中散步。
  下午四点到巴特红堡,一座夏宫。有一棵巨大的英国女王送的雪松,绿荫匝地,丰满而抒情。四周的镇上有几座教堂,还有十六世纪的老建筑。
  晚上看三四名大赛,德国3比2胜乌拉圭。

7月13日
  这是一次魅力与美丽的旅程。
  克隆,莱茵河上的古城,一座双塔的克隆大教堂享誉世界,它竟然是用600年才完成的一座建筑,令人不可思义。历经风雨的主体建筑呈深赫色。当你站在它的面前,那些细微而繁复的建筑细节,那些生动的雕像都会有一段故事。600年积累的不仅仅是一座教堂,它也是一部人文与神话的史诗。
  许多教师带来了自己的学生,他们在认真听着讲解,一些人类的文明史就是这样在心灵中相衔接的。教堂高大的穹顶画出许多条交错的弧线,明暗折射,丰富而神秘。彩色的玻璃窗,在艳丽中传达着许多宗教的传说,那些死后睡在圣坛四周的公爵、领主和大主教们,显赫而凝重。
  蜡烛在教堂中闪烁着,有如人们忐忑的心情,面对一座伟大的建筑,面对历史,面对神圣与人的渺小与无知。我们点燃蜡烛,我们寄予希望与祈求,让我们与上帝同在。
  克隆大教堂的广场上依旧是一个世俗的世界,人流熙攘,现代绘画的展览馆,莫迪尔仰尼变形的女人体,安迪霍克简约的图案,野兽派、立体主义等等,这样看来,印象派是最温和的颠覆与反叛。
  周边的建筑与教堂也呈现着一种不协调和杂陈的感觉。二战几乎夷为平地的城市,在被盟军有意保护的大教堂四周繁乱地生长。
  广场西侧是一条步行街,人声鼎沸,商铺林立。有几个献艺者扮成天使、武士,有几个奇异乐器的演奏者不断引来掌声和一些扔进帽子的硬币。我被广场上的一个黑色的小精灵所吸引,一个个子矮小的小黑人吹一只木制的竖笛,双脚的金属响板打出节拍,乐声清晰而欢快。我以为他一定是这古老大教堂某个精灵的现代变异,如果给他一双翅膀,他将在我们头顶上飞翔,有如他的乐声,缭绕在人们的心上。
  下午四点到达科布伦茨。这里是摩泽尔河与莱茵河的交汇处,一座要塞居于山顶。汇流处一座巨大的青铜雕像面对河对岸的要塞,俯视着奔流而去的河流。
  沿莱茵河向上游的吕德斯海姆,是75公里赏心悦目的河谷之行。河上没有一座桥梁,只为保持莱茵河的自然原貌。
  下午依旧是艳阳高照,河水闪着耀眼的光芒,在山谷中蜿蜒流淌。有时滔滔而下,有时在转弯处变得宽阔,江心洲上绿树成荫,天鹅、大雁、江鸥栖息在浅湾中。罗蕾莱礁石上美丽的女妖,有着感人的传说,也有产生了文学与音乐的经典之作。河的两岸绿荫丛中许多美丽的小镇坐落其间,白墙灰瓦,教堂尖尖的顶楼闪着金光,最引人瞩目的是沿河的古城堡,它们不断地映入你的眼帘,让你由自然进入历史,由造型各异的古典建筑,想到那些生活在久远年代的人们。他们伴着一条大河进入了历史,我们沿着一条流淌的历史来到了现代。
  马克斯堡、施特伦贝格堡、利本施坦堡、鼠堡、费尔斯城堡、猫堡、舍恩堡、苏内克堡、赖兴斯坦堡、莱茵斯坦堡、克洛普堡等等十几座古堡坐落在75公里的河流上,让一条河流成为经典,也让我们感受一条父亲河的文化风貌。
  吕德斯海姆,一颗莱茵河上的明珠。一条短街,几个小巷,莱茵河如绿色的丝带,上千年的流淌着,山上的威廉一世修建的纪念碑,在帕格底那高地之上,在万亩葡萄园之上。修道院、纪念馆,兑烈性酒的咖啡,镇上的琳琅满目的小店。还有一座名叫哈尼洛的餐馆,坐落在画眉鸟巷的中部。一家经营了几代人的店铺,多年积累了可以说是异常丰富的墙壁饰物,在柔和的灯光中,展示着一个经营者的文化情趣。它们让人记住,也让人留恋。在店铺的几处店堂好院落之间有一座小小的舞台。一边用餐,一边欣赏着和谐的德国乡间歌曲,这已是莱茵河上的最惬意的时光了。噢,对了,还有要一杯当地出产的白葡萄酒,坐在街头的酒吧,欣赏着傍晚逛街的人们,忘记世上的一切,生活还有让人留恋如美酒的地方。
     
7月14日
  写出前一天的日志,写一首有关河流的诗。傍晚雷雨大作,雷声很近,想起中国西部高原上的乌云、闪电和雷鸣。
  一条大河到底有多少传说
  一条大河到底有多少传说
  心的短笛轻诉岁月的锈色
  青铜的雕像倒映在水中
  一座山中的小镇受惠于蜿蜒的河流
  一座祖先遗留的石房子
  将气息传给了一架古琴
  一个乐手沉睡于乐曲的波涛汹涌

  一条大河到底有多少传说
  一条沉船梦见了北风中的大雨滂沱
  滚滚雷声震慑着鬼魅与精灵
  雕栏上的彩色来自一个异乡的人
  他曾面对大河哭泣
  他的泪水淌入滔滔的大河
  一个声音在暴雨中呼喊
  画出梦想你就可以安睡
  绘出希望你就能再次远行
  那些鬼魅和精灵就在他的左右
  他们扛起他的画笔
  献给了强暴的河神

  一条河流到底有多少传说
  它的魅力来自叮叮当当的打铁炉
  一把长剑的寒光刺穿了飞翔的梦
  一个马刺埋入葡萄园又进入了陈年老酒
  一个酿酒作坊的工匠
  嗅出了酒桶中铁锈的芬芳

  一条阳光下的河流到底有多少传说
  山麓起伏 血流奔涌
  一位智者摘下棘冠说出真理
  一位武士脱下铠甲垂下头颅
  一位国王放弃战马爱上漂流
  漫山遍野的葡萄园炸裂了浆果
  汹涌成一条滔滔汩汩的大河
  画眉鸟婉转地唱出了遗忘的情歌
  酒神在橡木桶中呢喃着满含醉意的传说

7月15日
  上午天气很好,到住所西边散步,走进一片住宅中的树林。树木很大,很多棵有上百年了。树干上长满了绿苔,虽是夏日仍保持着青绿的颜色。昨夜的一场大风吹折了许多的树枝,落叶也四处飞扬,风有些凉,仿佛北京的秋天。
  一座桥头,一些蜡烛、花环、十字架和鲜花摆放在那儿,是祭奠一位少年。是车祸?还是什么?一个幼小的生命仍活在人们心中。
  下午打电话、发信。
  晚饭后游泳,有室内的深水和造浪池,有水温较高的浅水池。一条河道式的通道,推开转动的门可以到室外的弯曲泳池中游玩,岸上有休息的地方。有很负责任的安全人员在岸上值班。室内还有3米、5米跳台和跳板,还有螺旋式水滑梯。限时1小时30分钟为一场,以控制人数的流动,泳池的设备适合多种人群。

7月17日
  午饭后到海德堡,高速路一小时,100公里。
  老城区的石路,游人很多,沿石阶登古堡,雨后的林荫路,潮湿有如在中国南方的山林中,有翠绿的竹子和叶子肥厚的阔叶树。几座有圆形顶楼的古典式建筑点缀在树丛中。登上古堡的平台,河流和城市尽收眼底。
  古堡地下室中的大酒桶世界第一,能盛22万升葡萄酒,酒桶上方有一小舞池。医药历史展馆让人进入历史,西方人也是从草药开始的,但更注重提炼和另一种方向的研究。古堡的历代君主雕像高高地站在墙上,身着铠甲,手持权杖和武器,俯视着络绎不绝的游人。石头垒成的巨大的古堡,倾斜石头地面的中心广场,多重弯曲的山道和十几座大门,石墙上的瞭望孔……想象当年君主的神圣和城堡的森严壁垒,中世纪人们的生存,笼罩在一座座巨大城堡的阴影中,也许,只有教堂的钟声能平复人们心中的无形的块垒。
  舒曼、黑格尔、歌德、透纳,许多文人、音乐家、哲学家、画家在这生活过。这里有最早的德国的大学,海德堡大学。它是12世纪中叶欧洲的十大城市之一。
  一同寻找十年前刘红留过影的几处地方,女神广场、古堡平台、桥头猴子雕像还有桥上对岸的别墅,引来路人的好奇,有人终于搞懂了这几个东方人在搞什么名堂,鼓掌赞赏,欢笑而去。
  在西照中走内卡河上九孔的老桥,两座圆形的白色桥头塔楼是老城的大门,它们在一片红色建筑中格外醒目。桥上的四座雕塑各有故事,美景太多,游客们已无暇顾及。河上白色的游船上,人们在平台上尽情歌舞,海德堡是夏日里一座欢乐的城市。
  在老街的老店吃饭,要了半干的白葡萄酒。一条百米的街上,所有的店铺前都坐满了周末度假的人们。
  一座老城,一座中世纪的老城,几百年了,有多少人曾在这儿生活过?买了两张老油画的明信片,和它们一同进入历史:出猎的贵族队伍,凶悍的猎狗,十几匹马搅起了街上的尘土,后面的车辆还没有出现,但领主的威风已凛然于画面。背后是晨光中的大桥、海德堡城堡、教堂。内卡河平静地流着,农妇倚门观望,远山和树木葱茏,是个晴朗的夏日好时光。另一张是黄昏的海德堡,船只正在靠岸,夕阳透过云层照在大桥、伊丽莎白双塔门,高高在上的海德堡城堡仿佛人间天堂。前一张画于1850年,另一张是1877年。150年人类的历史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人类的生活与当年也大相径庭,但有一种沉甸甸的古典的意味,它的色调是深棕色的,它让我沉下心来,它让我回到过去,它让我心中满含虔诚。
  九点半,在富丽的晚霞中回法兰克福。

7月20日
  早起徒步走17路线,沿途寻找当年刘红照过像的几处地方。展会前广场,大铁人和地标建筑铅笔楼,火车站广场。一一寻到原址,十年有了些许变化。照原角度照相,花坛变成了自行车停放处,原来偶然进入照片的人到哪去了,十年是个人生中不小的数字。
  下午歌德故居参观,一座二战中炸毁的老建筑,二战后照原样恢复。四层楼,有许多的老家具,油画,书籍。仿古的地板吱吱嘎嘎地尖叫,仿佛让参观者小心:你踩到了歌德的脚印。一张法兰克福老城图让人感动,皇冠式的总体造型,城墙,与美因河相连的护城河,船坞,环城的瞭望塔,城内的格局依旧是现在的,只是城墙没有了,保留了一些瞭望塔,淹没在现在的楼群中,原来的护城河变成了环形的绿地,为新城和老城划出了界限。
  老歌剧院是一座文艺复兴式的建筑,二战毁于战火,上世纪70年代修复,经常有演出,四楼的咖啡厅据说很有传统,体现着当地贵族的遗风,哪天去体验一下。

7月21日
  用磁盘画了一张住所窗前的风景,作为送给张昭、冬来的礼品。既使他们离开了法兰克福,也会是一个很好的纪念品。
 
7月23日
  看从北京带来的稿件,没有发现让人有新感觉的作品,但有几份还不错。晚8点驱车到莱茵河畔的吕德斯海姆,一路有雨。小雨中找到预订的旅馆,在小镇的后街上,是老房子。窗子应该是面向西的。店主送葡萄酒,有些像带气的香槟,酸中有些甜。这里是德国葡萄酒的中心产地,小镇上有很多私家酒作坊,还有一家酒博物馆。因为它的魅力,我们决定在这儿住一晚。
  放好行李物品,四人到画眉巷一家有演唱的餐馆各要了一杯。我的半干白葡萄酒是很适于听着德国乡间歌手的演唱品味的那种,有些酸中的甘醇。刘红要的是当地才有的酒咖啡,将一小瓶烈性酒倒入一种磁制的敞口、圆肚、坡底的杯中,点燃蓝色的火焰再倒入热咖啡,用一坨调制的白色洒有棕色斑点的奶油盖在上面,热酒,热咖啡,很容易上头,如是冬天,在欧洲多阴雨的时节,一杯这样的饮料,的确是迷人的。雨还在下,我们坐在院中有玻璃棚顶的地方,一边品尝一边欣赏乐手的演唱。11点小雨中返回小酒店,路过几家酒吧,都还在今晚最后的欢舞与高歌中。雨中的小镇,有些过早地进入沉睡中,一点声音也没有。

7月24日
  晨起从窗户可以看到层层的铁灰色屋顶,这是莱茵河中部的建筑的屋顶基本颜色,石片的牛舌瓦,我觉得更像鱼鳞的形状,也有较新的陶瓦屋顶,呈暗红色。墙都是白、淡黄、淡橙色或浅粉绿色的,与屋顶形成很好的对比色。越过屋脊和树木,可以看到对岸山顶上晨光中的一座城堡。画了一张有几座屋顶的速写。
  7点到街上走走,再次看到许多熟悉的美丽的房舍。到江边看游船,到小镇的最北边看古堡和葡萄园。多少世纪的传统的石头铺成的道路,当年的马蹄和车轮声在人们的心中永恒地鸣响着。
  早饭是自助的,咖啡、红茶、面包、鸡蛋、罐头的水果等。饭后开车上山,云开雾散,白云流过日尔曼女神的头顶,她一手花环,一手持缠绕橄榄枝的长剑,高高地站在山顶的纪念碑基座上,下方是所属22国的徽标,左边是战神,右边是和平女神,他们背上的翅羽展于蓝天与白云之间。为了纪念帝国的统一,他们已在莱茵河边的高地上站立了几个世纪了。俯视着大片大片的葡萄园,看莱茵河不息的流淌。
  阳光下的莱茵河波光粼粼,对岸的城镇尽收眼底,葡萄园和金黄的麦地,更多的是绿色的森林,在蓝天白云下,夏日的清风中飘来薰衣草的芳香。这里曾是罗马帝国的中心地带,河流的两岸有许多个中世纪的城堡,矗立在山顶、坚固的巨岩或江心洲上。它们是历史和文明的见证者。它们将土红色的、白色的,历经了风雨的古朴的身姿展示在蓝色的河流和绿色的森林之上。
  我们沿着山中的公路穿行于森林和田地之间,又沿河回到吕德斯海姆,在一家古色古香的餐馆的院落中吃中饭,还是白葡萄酒,因为这里是它的产地,不能错过的最地道的人间美味。青菜沙拉,很可口的鱼和鸡肉,烹制过的土豆。地处主街的三叉路口,可以看到很多的来自各国的游人。据说这里每年有300万人游览。是的,的确是一座让人留恋的小镇。
  7月下旬,雨后的法兰克福穿单衣已有些冷。

7月29日
  这是一条浪漫的山地之路,这是一次内容丰富的自然和人文的旅程。
  从德国中部到南部,从阿尔卑斯山麓到奥地利巍峨的群山之中,从天鹅堡到盐堡再到纽伦堡,山脉、河流、古堡、寂静的山林牧场和人流熙攘的都市风情,巴伐利亚的美景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中。
  从法兰克福向南,渐渐进入了丘陵地带,起伏的坡地上森林和草场相间,一个个的小镇坐落其间,红色的屋顶上伸出高高的教堂的尖顶,云天变换,一会儿阵雨骤降,一会儿艳阳明丽,我们行进在曲线舒展的大地上。
  我们第一站是新天鹅堡,它奇迹般地矗立在菲森小镇边的山地上,背依阿尔卑斯蓝色的峰峦,它是一个心怀梦想的年轻帝王的心灵之作。
  我们到达停车场时,雨奇迹般的停了,山岚萦绕,满目是湿漉漉的绿色。沿山路向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绿树丛中金黄色的旧天鹅堡,在距新堡几公里的地方与之隔湖相望。它侧面的天鹅湖夹在两山之间,湖水碧蓝,映出青绿的山峰。天鹅悠闲地游弋,划出一条白色的水线,灰色绒毛的小天鹅的确是父母身边的丑小鸭。
  高大的双马拉着四轮的旅游车沿着当年路德维希二世的足迹前行,我们步行上山,以观更多的美景。有些坡度的山路两侧长满了高大的乔木,遮天蔽日,当你有些劳累了,在山路的拐角处稍作停歇,回首间,那座白色的美丽建筑就在你的头顶上霍然而立,虽然早有耳闻,但当它出现在你的眼前时,你依旧会为它的秀美砰然心动。
  绕过城堡,先到路德维希二世当年夜观城堡的玛丽安桥上看看这座美丽的建筑。建于两山之间的玛丽安桥下百米深渊轰响了多少世纪的涧水,冲刷出的巨大石臼,它向来到这里的人们标志出时光的无限久远。桥的正对面几百米处便是举世闻名的新天鹅堡,据说,当年的路德维希二世经常在这座桥上欣赏灯火通明的童话般的建筑,为自己的创意而陶醉。
  走近城堡,历经了上百年风雨的它,看上去依旧是崭新的。金碧辉煌的城堡内部到处是文化艺术的经典之作,那些华丽的装饰、雕塑、绘画、烛台,从前厅到书房,从卧室到餐厅,从召见臣民的殿堂到音乐大厅,让我想到的一个词是奢华,让我感动的是一个帝王对艺术与文化的精心追求。从城堡的平台或窗口向四周看到的都是仙境,湖泊映着天光,青山响着鸣瀑,阳光下鹅黄的草场犹如发着荧光的地毯,深绿色的林带将它们分割开来,房舍、村落星罗棋布,让我们在俯视中惊叹这人世的美景。
  一个热爱自然与文化的帝王在完成了他作品后的一百多天便被废惙,四十一岁死于慕尼黑一片阴冷的湖水中,永别了他心中的梦想;一个以音乐、雕塑、绘画与梦想为追求的帝王,用巴洛克风格的新天鹅堡,重构了中世纪的伟大艺术传统。
  冒着小雨下山,游人已经很少,邮寄了几张明信片。开车到菲森小镇上吃晚饭。一条步行街,商铺已经打烊,陈列商品橱窗的灯光倒映在雨后的石路上,教堂的钟楼在最后的夕光中指向天堂,一座很美的灯火中的小城。晚9点半,街上的红绿灯已不再启动,只有黄灯在小雨中不停地闪烁。
  住在天鹅堡下的一家酒店,是中国人开的,名曰聚宝楼,但完全是德国风格,早餐也是面包、红茶和咖啡。晨起在绿草如茵的乡间小路上眺望云雾中的两座天鹅堡,种着各种鲜花的房舍,牧场中刚刚走出围栏的牛群,人有如置身画中。
  生活在天子脚下的人们有福了。

7月30日
  上午,沿着阿尔卑斯山著名的浪漫之路出发,一路赏心悦目的山林和草场,点缀其间的红顶木屋,大自然的美,让人目不暇接。林德霍夫宫是路德维希二世另一个杰作,它是一座皇室度假的宫殿,在山坳中的一座豪华的白色建筑。雕像、石阶、喷泉,布局严整而浪漫,有如一支明朗,欢快的奏鸣曲,它的主题是:平静中的富丽,明媚中的神圣。雨后的山岚飘在山腰间,喷泉从镀金的雕像中喷出,鲜花恣意地盛开,迎接天使的降临。
  离开林德霍夫宫,沿山路不远是上阿莫高,一座山地中的小城,到处是木雕的店铺。教堂和墓地让岁月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教堂的背后高耸入云的山顶上有一个巨大的十字架。还有一座有现代意味的歌剧院,从海报上看,与宗教相关的演出总在进行。旁边的旧谷仓正在展出两位画家以圣像为主体的画展,抽象、泼普和再认识的绘画语言,虽不新颖,但和这座小镇浓郁的宗教氛围拉开了时代的空间。我们在午饭中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个三叉路口上的街景,在正午的阳光下来到的一座历史文化小城的人们悠闲而恬静,有些像电影中某个瞬间的感受。一个木质的有老木屋,大灰狼和小红帽的冰箱贴,让我想到格林童话,也许它只会在这样的土地上诞生。也许当年研究语言学,出生在黑森州哈瑙的格林兄弟为搜集民间故事也曾到过这里。在一家木雕店,买了一个手工雕刻的持星星的小天使,她有些像这里所有翘鼻子的小姑娘。
  买一张10天的奥地利高速公路票,自由地进入另一个国家的土地。在山谷中穿行,依旧是美丽动人的风光,依旧是生动的充满生机的山间的小村子,教堂的顶子由尖顶变成了葱头顶,又由葱头顶变为了尖顶或方顶。雨中路过一个小镇阿普特瑙,小小的教堂广场上一支鼓乐队和身着节日服装的人们正在整队待发。我们匆匆停车看看难得一遇的西洋景。鼓乐齐鸣,手捧牛角和鲜花的少女和乐队指挥在前引路,他们在小雨中走进一条上坡的街巷。不知道是一种什么仪式,没有孩子,都是成年人,似乎全镇的人们都来了。
  傍晚到达深山中依山傍水而建的千年古镇哈尔斯塔特,据说这里曾是奥地利国王的休假地。我们入住绿树酒店,一座老建筑,坐落在小镇袖珍广场和湖水边上,紧邻两座不同风格的教堂,应该是这镇上绝对的黄金之地了。湖即在我们脚下,而山也就在我们的近旁。一个格局紧促,因高山盐矿和美丽的山间湖泊而诞生,如今名扬四海的旅游圣地。

7月31日
  游哈尔斯塔特,同样是石头路面,同样是木筋老屋,同样是鲜花装饰的门窗,同样是铁艺的方形路灯,同样是窄小弯曲的上坡又下坡的街巷,但这里还有一片宁静开阔的湖水,白天鹅在深绿的山影水色中更加洁白和端庄。橄榄绿色插着羽毛的呢帽,真皮的背带短裤,有素色花围裙的女士连衣裙,民族服饰让小镇更具魅力。一条来自湖对岸的单桨木船,是来镇上购物的,船头尖尖地翘起在水面上,他的大花狗也随船同行。小镇几乎再没有插针之处,自驾车必须在预定酒店时就订好车位,否则就有了大麻烦。游人都在那条沿湖的小街上举着照相机拍下触手可得的古镇风情。
  有人说在欧洲旅行最大的敌人是时间,这一点我确有同感。多想在一片阳光下的湖边坐上几个小时,几天,几个月,看湖光山色的慢慢演化,让生命毫无保留地融入自然与时光的消磨中,一杯清醇的白葡萄酒,一支让人进入幻境的小提琴曲,一架灵魂的马车,不用载很多的愁,只有亲情和爱。但世事不宁,白云苍狗,历代的精灵们飞翔,那骤响的教堂的钟声既是召唤,也是警醒。
  萨尔茨堡,一下让我们进入了音乐之城,广场上莫扎特的青铜雕像头顶上两只灰色的鸽子,在逆光中仿佛为这个罕见的音乐天才带上了一顶王冠。雕像前,几个穿民族服饰的青年把手中的乐器奏响,有很多的围观者站在直射的阳光中。这是萨尔斯堡随处可见的风景,青年乐手,歌者在这个音乐之神赐予人们灵感的地方期待圣灵之光的显现。8月是一年一度的莫扎特音乐节,室外的演出搭起了场地和看台,还有收看转播的大屏幕。粮食胡同9号那栋黄色的楼房是莫扎特的故居,不远处还有卡拉扬生活过的地方。
  我们在莫扎特故居的小广场对面一家古旧的小店吃饭,窗外就可看到他家的大门,如果时光倒流多少年,也许我就会看到那个被父亲领着四处献艺的天才少年瘦小而恐慌的身影。
  不远处的山上是白色的萨尔茨堡要塞,它高高地站立于古城的最高处。萨尔茨堡又称盐堡,由当地盛产的矿盐和历代主教大人们用金钱、权力和几个世纪的时间堆垒而成的巨大建筑古朴、凝重、森严壁垒。它防御过那么多的入侵者,反抗者,庇护了那么多的逃难者和历代权力的掌有者,关押过许许多多的要犯,大盗、义军领袖、落难者或罪不能赦的人。它的高大和厚重抵御了所有的来犯者,它是一座从没有被攻克过的要塞。只有拿破仑时代的掌管者,打开大门迎进了那位矮个子的时代巨人。
  登上要塞最高的瞭望塔,萨尔茨堡城尽收眼底,萨尔杂赫河穿过城市,依稀看见的古城墙和众多的宫殿,修道院,教堂、花园在阳光下闪烁着各自的光辉。西面那座高高的山峰让我想起著名的电影《音乐之声》,这里就是它的外景地,是的,美丽的高山,不息的河流,丽阳下的树木、草场会给人无限的生命力。“在这样的大自然里,上帝就在每个人的身边”。这是生活在这里的那位美丽的茜茜公主的名言。
  又行进在阿尔卑斯山脉的腹地中了,有一条蓝色的多瑙河就在我们的心中,。那些残留了中世纪余香的小镇,那些为艺术,为美曾滞留于此地的音乐绘画的艺术大师们,为我们后来的寻访者找到了说服自己弯向任何一条道路的最好的理由。
  逐渐离开了一定会让人日后魂牵梦绕的阿尔卑斯山麓,再次穿越山地丘陵,一会一片白帆点点的大湖展现在你的面前,一会儿开阔的天空上涌动着气象万千的云层。7点到达纽伦堡,我们直入老城。从停车库一出来,我们便掉入了沸腾的整座老城十几万狂欢的人群中。挤过人丛,好不容易找到今晚下榻的美丽泉酒店,它位于圣母院广场的一角,门口就是那座金色的美丽泉。
  再次穿过人声鼎沸的广场,演出大棚的音响传出的歌声和现代音乐覆盖了整座广场。像是一个大大的夜晚的庙会,广场上是随着歌声扭动的上万的人群,四周是买食品和酒的大蓬车。走过老桥和一条到处是演唱者和饮酒者的大街,在一家地下大酒窖般的店里吃饭,要了一扎黑啤酒,这样的夜晚容易让人一醉方休。
  这里的音乐与萨尔茨堡相比,多了现代和粗犷的成分,少了古典的纯粹性,更多的是个性的表达。饭后一直在街上看景,人们围在每一个演唱、演奏者前面,有的甚至席地而卧,手中的啤酒瓶也打着节拍。一直到12点,广场上的人群才渐渐散去。

8月1日
  清晨坐落在纽伦堡城北部的皇帝堡最先迎来了阳光,它俯视着老城的各个角落。高高的圆形塔楼和不规则的老城墙四周的几座塔楼形状相同。棕褐色的石头砌成的老城墙有六米多厚。西面城门的佩格尼茨河上有一座古老的廊桥,侧面是一座临河而建的以往年代的酒的交易场,木筋结构的老楼上伸出两个青铜的檐饰,在阴云密布的上午,站在旁边的石桥上,仿佛置身于几个世纪前伟大画家丢勒的图画中。
  丢勒故居就在皇帝堡的毗邻,沿着倾斜的石路就可以登上古堡的后花园。买了几张丢勒画作的明信片,再次登上古堡观看我们走过的旧城墙,集市广场,市政厅,圣母院,国家博物馆,纽伦堡迥然于昨晚的狂欢节,我们看到了一个古老城市庄严肃穆的另一面。
  二战后,这里是审判二战高级战犯的所在地。我相信,古城及城堡上在建设时打了搬运孔的巨石,都听到了那些惨绝人寰的陈述,记下了不可理喻的罪行。
  我还想说的是,历史的创伤在德意志的城市,在几十年里得到了那么好的平复,经历了那个时代的人们已经所剩无几,我们希望历史不要重演,而有时遗忘使我们心中的血液失去应有的热度。
  巴伐利亚是美好的,我相信它的山川、河流和古老的人类文明,随时会唤起我由衷的赞美和无限的感怀。

8月3日
  上午回信。傍晚到住所南边散步。新建的小区,旁边有一个小湖,天鹅和水鸟栖息在湖中。草地,树木在夕阳中很美。有许多锻炼、遛狗和散步的人。有很多的野兔在草地上觅食。
  新建的小区有一些刚搬来的住户,周边的建设还在进行中。这里距市中心走路也就40分钟路程,周边有很自然的大环境,安静、舒适。

8月5日
  到市区参观大教堂和周边的画廊。教堂中有许多的壁画和雕塑,有一套完整的耶稣传记。有一张1945年盟军轰炸后的照片,教堂只剩下最高的尖顶,主体屋顶也炸塌了,四周都是废墟,还保留有一片教堂前的房屋遗址。现在周边的老建筑基本恢复,保持了原来的格局,应该说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据说,德国的档案保存极好,很多老建筑都是根据历史记录一点一点恢复起来的,它让我想到我们国内一些地方,为了旅游挣钱,造了许多虚假的景观和历史遗迹,反而破坏了应有的历史与文明。
  下午参观现代美术馆,一些很简单的作品陈列,非常一般化,法兰克福是一座古城,出过歌德,格林兄弟,但现在是德国最大的金融中心,相对缺少文化的氛围。周边的画廊反而有些好的作品,甚至有毕加索、夏加尔、米罗的一些原作,摆在很显赫的位置,是真品吗,让人有些怀疑。
  傍晚路过书店,有很好的画册打折,只要10欧元,买了两本感觉很好的画册。

8月7日
  早起乘7点20的飞机,一小时后到巴黎。打车到预定的宾馆。整理行李后乘地铁到凯旋门。早晨天气很凉,到中午开始艳阳高照,热了起来。香榭丽舍大街的西部,为拿破仑战胜比利时修建的凯旋门高大、端庄,有很精美的雕塑,它让人们想起那个时代法兰西帝国大军的所向披靡,有如中世纪的罗马帝国。
  沿香榭丽舍大街向东,路很宽,但有些陈旧,也有些脏乱,有许多名牌店铺。协会广场,一个塞纳河边的巨大的广场。四周都是老建筑,广场中间可以看到一条笔直的大道,两公里外的凯旋门,道路在中部开始上升,很多的汽车从凯旋门河水般涌泻而来。埃及送给戴高乐将军的方尖碑,是有3千多年历史的珍品,矗立在协会广场的中心,像一把利剑指向高高的天空,有一种凌厉的美。它金色的尖顶明亮地置身于高空,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贮藏于它的碑体中,它上面刻有的埃及古老的文字与周围的欧洲古典建筑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这座曾用作行刑场的老广场,突兀地竖起的方尖碑,也让人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里曾执行过路易16和1300多名的、法国大革命抗争者的死刑,这让我想起雨果的长篇小说《九三年》,那是一个混乱而动荡的年代。
  从广场向前,是著名的卢浮宫,整体呈U字形,广场入口有一座古老的小凯旋门。它不失端庄,只是精巧了许多,顶上多了一对金天使护卫的太阳神马车。从凯旋门开始的大街,广场、建筑上到处是做工精湛的雕塑作品,人物、历史、神话都在其中,不知有没有人统计过巴黎大大小小的雕塑的到底有多少?这一定是一件浩繁无比又让人望而却步的工作。
  今天的巴黎,一会雨,一会云,有时又是太阳高照。一阵雨后,我们来到位于塞纳河西堤岛上的巴黎圣母院。这是一座哥特式建筑的开山之作,的确很了不起。威严的正门和华丽的钟楼及扶壁,在雨后天空的衬托中,有一种风云变幻的美。
  晚六点,唱诗者来自天堂般的歌声让我的心灵突然有了一种飞升的感觉,巴黎圣母院高大穹顶让虔诚者更加虔诚,这里曾为拿破仑举行过加冕典礼。
  巴黎,不再是17、18世纪的鼎盛时代,破败和杂乱的人群,让我失望。但巴黎依旧是国际大都市,它有开阔宏大的格局与曾经的灿烂与辉煌。诗人波特莱尔在《恶之花》和《巴黎的忧郁》中所有的文字让我有了新的认知。

8月8日
  用了近三个小时排队买票进入凡尔赛宫,壁画,穹顶画、雕塑。一切都是皇家气派。不身临其境,无法体会法国路易王朝宫廷的华贵。凡尔赛宫加强了我对巴黎之大的认识,宏伟的皇家建筑,开阔的道路和塞纳河上的桥梁,陈旧的百年老地铁。那个陈旧、忧郁的巴黎,正是我现在稍有体会的身处的这个大都市。
  人文古迹和现当代的文化历史景点很多,但缺乏认真地管理,也许是太多,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已经成为了一个城市的根深蒂固的痼疾,不可改变的自身生态的一部分。
  摊贩在塞纳河边卖的画不堪入目,让我想到:巴黎珍藏的艺术有多么高雅,在另一极上,它的旅游商品就有多么恶俗。
  埃菲尔铁塔,在六点钟的阳光中高大,气派地站立着。一个多世纪了,在它的脚下的人们依旧微不足道的。有如地铁里芜杂的人群,黑人很多,其他各色人等充斥在车厢中,不时地闻到尿骚或是其他异样的味道。这就是巴黎一个庞大、混乱、名声显赫的国际大都市。

8月9日
  早起赶到卢浮宫,9点多排队买票,比较顺利,只是排了一会儿。避开人群直上三楼看古典绘画,作品很多,太多的艺术珍品。从古典到文艺复兴,参观到下午两点半,重要作品前聚集了太多的人,像是一个大集市。意大利的雕塑,古埃及的以及两河文化的经典之作,让我们进入人类早期的伟大的文明之中,它甚至让你怀疑人类现在丢失了许多珍贵的技艺,但可以肯定,早期的几大文明古国显然在后来的发展中停滞和衰败了,有些种族在后来的时间里失去了最早的心灵中那些最优美的东西,为了苟且地生存,许多人群早已变得毫无人的尊严,更不要说艺术的寻求和诗意的栖居。
  巴黎有三个阶段的美术馆,古典卢浮宫,现代蓬皮杜,过度阶段是奥赛。因为时间关系,第一次只好只作一个匆匆的旅游者了。
  在圣心堂登高看巴黎,一片灰白色的建筑,卢浮宫、巴黎圣母院、埃菲尔铁塔历历在目。据说当年铁塔落成遭到了许多的非议,他的确和古老的巴黎不成一个整体,突兀的站在这座城市的头顶上。
  圣心堂前,人群混杂,,卖艺的、兜售小商品者很多,从地铁上来,一路上也是很多的商铺,当年的那些艺术大师们曾经的痕迹已成为了历史,几乎已经没有了余香。
  我们几个开玩笑说:来了巴黎人变得爱国了,北京固然有很多不足,但脸上贴金的事还是做了不少。圣心堂这样大的景点,找不到厕所,因而四周的草地上不时飘着尿味。
  巴黎,我如同一个朝圣者一样的来过了,我敬重的那些历史与文明会永存于我的心中。

8月10日
  在巴黎东三环到戴高乐机场需要半个多小时,打车要40多欧元,相当于将近400人民币,其中有加收的行李费,是北京打车的3、4倍。在欧洲旅行除了飞机,其他的交通费都是很贵的。
  戴高乐机场是六七十年代的后现代建筑,外墙裸露着水泥,一个很大的圆环,有上下四层,现在看来有些小了,人流有时堵塞。
  从飞机的窗口看法国、德国森林面积都很大,村镇密集,塞纳河、莱茵河蜿蜒地流过绿色的大地。45分钟后达法兰克福机场。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