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散文 正文

厦门记忆

[ 发布时间: 2012-03-12 14:33:28   打印放大缩小 ]


朱利芳

1 背着包去旅行

  喜欢厦门这座城市窗台上的花,那种鲜艳带着日常生活气息的浪漫。
  在端午节踏上鼓浪屿,在夏至日整理厦门之行的照片。这次旅行是我第一次当背包族,第一次单独与儿子出远门,也是第一次自助游。恶劣的天气没有挡住驿动的心,我们选择了一个浪漫的海岛,选择了一种新的行走方式,四天时间生活在别处,在旅行中发现美好与感动,真是一大乐事。
  不用跟着导游小旗走,不用赶着时间从一个景点奔向另一个景点,没有购物点,我们背着自己的行囊,幸福地走在海岛上。琴岛和鹭岛的老房子、永定土楼、南普陀……以及所有面向大海的时光里,光阴的故事在一一诉说。行走、发现、感动、记录,镜头里的鼓浪屿是生活着的,也是荒凉着的;是快乐着的,也是忧郁着的;是躁动着的,也是安静着的。
  南国的海啊,总是承载了太多的梦想。
  而当榕树开始扎根,当梦想开始安家,有多少人可以在自家的窗台上栽种,浇灌诗意的花朵?

2 迷失在雨中

  雨天,穿行在鼓浪屿的巷子里,非常容易迷失。这里的建筑风格各异,由于鼓浪屿曾是一个“万国殖民地”,有十多个国家设立领事馆、割据地盘。在鼓浪屿弯弯曲曲的路边,总能发现的一些带着特殊气息的老房子。
  这些建筑中,既有殖民者们盖的洋房,也有很多归国华侨从国外归来带入的东南亚式样,还有很多当地人模仿周围的洋房所建的房屋。多种风格和形式的折衷在这里体现得非常明显。
  建筑多数为低层庭院式建筑,且主要为十九世纪初或二三十年代建造的。它们受欧、美、东南亚等国建筑手法的影响,但又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房屋一般选用当地的石材或红砖,用料考究、造型别致,布局合理,且多采用圆拱回廊、清水红砖、红瓦坡折屋面,并用柚木楼板、花砖铺地,用栏板铺以奇异别致的琉璃瓶花格。建筑的各个立面常有精雕细刻的罗马式大型圆柱和结构造型迥然不同的多坡屋顶。有的建筑仿照古代宫殿式建筑揉合西欧建筑造型手法,形成外形独特、屋檐线条奇异的折衷式建筑风格。
  虽然说大部分的房子由于年代久远及保养缺乏,显得比较陈旧甚至破烂,但那份历史的沧桑感却是在天风海涛间流露无遗。而许多新建的房子也仿着旧式或新式的异国风情,感觉此地的斑驳与杂乱倒有着鸡尾酒式的丰富滋味。
  我们先后两次走过林语堂故居、林巧稚纪念馆,看过漂亮的菽庄花园,穿过规模惊人的海天堂构,盘旋在音乐学院附近,在复兴路、漳州路、晃岩路、鼓声路等路上遭遇了不少令人心动的老建筑,感慨于岁月留下的痕迹,那些植物的清香在潮湿的空气里弥漫着,还有汗水夹着雨水的滋味,岛民喜欢养猫,有许多猫儿会在你经过时盯着你看一眼。之前在网上看到过的却订不到房的那些由老别墅改修的酒店宾馆一一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总是下意识地举起相机,那种感觉如同心仪的人却无缘相知,只能留驻心底,最终成为淡淡一抹烟痕。
  夜晚的鼓浪屿是非常迷人的。远处繁华的灯火映在海面上如梦如幻;近处灯光勾勒出树木的神韵,道路幽静而漫长,浪漫的人影迷糊在海天一色的背景上,远远地总能看到郑成功巨大的石像站在海边,以眺望的姿态不倦不休。凤凰花下,我呼吸着没有方向感的海风,有种莫名的快乐。

3 八卦楼

  作为厦门近代建筑的代表,建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的八卦楼,总建筑面积3710平方米,高25.7米。圆顶高10米,有8道棱线,置于八边形的平台上,顶窗呈四面八方二十四向,民间就称它为“八卦楼”,它既成为海轮进出港口的标志,也是厦门近代建筑的代表。现在的八卦楼是厦门风琴博物馆,里面陈列的是从国外教堂收集到的管风琴,其中最大的管风琴有数千支音管,在不同的房间内陈列着,有些部件相当精致。钢琴家胡友义,亦是收藏家,他倾毕生财力搜集各种古董钢琴和名琴,2001年鼓浪屿钢琴博物馆应运而生。而胡友义说他最想建的就是风琴博物馆,“它发出来的声音就是天籁之音,听了让人进入一个庄严明净的空间,让你浮躁的心灵变得平静,管风琴是我的一生”。
  很久以来,管风琴在欧美主要被用于宗教音乐,几乎所有教堂都有或大或小的管风琴。现代管风琴在所有机械结构的传统乐器中,是体积最庞大、结构最复杂、性能最多的乐器。管风琴的种类很多,小的只有一只手提箱那么大,正规管风琴都很大。
  而作为陈列馆的八卦楼更是故事多多。原主人为台湾板桥林本源家族的第三房林鹤寿,原鼓浪屿“救世医院”院长美籍荷兰人郁约翰自告奋勇免费为其设计。郁约翰,是个医术高明的医学博士,又是个颇有造诣的建筑设计师。他设计的这幢融东西方建筑文化于一体的独特的仿古建筑——八卦楼。借鉴融合了古希腊、古罗马、伊斯兰和中国古典建筑的多种元素,其圆顶直接按摹仿世界上最古老的伊斯兰清真寺巴勒斯坦阿克萨清真寺的石头房圆顶(后重建为金顶),四周的82根大圆柱是参照公元5世纪古希腊海拉女神庙的大石柱设计的!八卦楼大石柱之间平托的花岗岩石梁样式,也可以在希腊雅典广场的赫夫依斯神庙上看到。四面回廊压条使用厦门本地产的花岗石,粗犷而美观。八卦楼内部通道呈十字形,直面四向,这是古罗马教堂建筑常用的技法,郁约翰将它移用于八卦楼,显得颇为和谐大气,表现宏伟壮观。
  登上八卦楼边上的圆形露台,视野极为宽广,厦鼓全景,海天美色全拥入怀里。非常可惜的是不能走上八卦楼的天台,据说圆顶下围开有4面8向长窗,透进的光线与天花上的剪粘瓷花,交织成美丽的空间,身临其境,无不感到空灵。圆顶又耸立于八边形的平台上,都是8的数码,因而有八卦之寓,民间呼它为“八卦楼”,也有“小白宫”之称。
  1924年,八卦楼前挂出了一块日本“旭瀛书院”的牌子,据说日本王储裕仁曾到过八卦楼,并在楼前种下一株白玉兰树,后来裕仁当上了天皇,书院的学生每天上课前、下课后都要列队向白玉兰鞠躬行礼。白玉兰于1999年被14号台风吹倒,即被砍去!
  抗战期间此地作过难民收容所,解放后办过学校、工厂、研究所,还住过许多户人家。现在看到的红色圆顶是1954年福建省政府拨款整修时建成。1983年经过大整修后辟为厦门博物馆,1988年5月5日正式对外开放。
  最值得感慨的是,发愿建设鼓浪屿最大别墅的主人林鹤寿,却在建设了13年后因经费不支而破产,留下一个废宅,据说还常常闹鬼。他本人则远走高飞,终身不回鼓浪屿。此后他一生飘泊,不知所终。

4 倾听老榕树

  这是毓园一角的老榕树。
  厦门鼓浪屿随处可见这种可以“独木成林”的树。每次看到这种大树,我总心怀敬意。如同面对一个沧桑老人,但毓园的榕树分外令我心动,因为这里是林巧稚的纪念馆。
  林巧稚是中国妇科医学的奠基者,曾是中科院唯一一位女性学部委员。这个信仰基督教的女子出生在鼓浪屿,她有一双接生过5万多名新生命的手,一颗慈悲的心,因为母亲死于妇科癌症,所以她选择把医学事业当成自己的理想。
  她一生的故事不少,最令我感慨的是这一则:1921年夏,林巧稚到上海报考北京协和医学院。考试时,一个同学突然晕倒了,林巧稚毅然放下未完成的试卷去照顾病人。主考官被她舍己为人的精神以及卷面的才华所感动,破格录取她入学。1929年,林巧稚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获博士学位,被留在北京协和医院当妇产科医生。
  我在想的是,当下我们的考试众多,而这样的考生与考官的故事是否还有可能发生?如果没有这样的考官,她是否还能成为北京协和医学院第一位毕业留院的中国女医生?
  她终生未婚,却被家乡视为最值得骄傲的女儿;她一生未育,却被誉为“万婴之母”,她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应该赢得我们的敬仰。站在她的出生地,我静静地聆听榕树下的传奇。

5那时花开

  又到凤凰花朵开放的时候/想起某个好久不见老朋友/记忆跟着感觉慢慢变鲜活
  染红的山坡 道别的路口/青春带走了什麽 留下了什麽/剩一片感动在心窝
  时光的河入海流 终於我们分头走/没有哪个港口 是永远的停留/
  脑海之中有一个/凤凰花开的路口/有我最珍惜的朋友
——林志炫《又到凤凰花朵开放的时候》
  凤凰花是此次厦门之行最美丽的收获之一。那高高擎在枝头开放的花朵,有着决然的勇敢,热烈奔放高调张扬却又那么浪漫唯美,此前只在诗文或歌词中见过,但真的看到花儿怒放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感动。
  甚至于我羡慕,那些能生活在有凤凰花开的城市生活的人。
  凤凰木因鲜红或橙色的花朵配合鲜绿色的羽状复叶,被誉为世上最色彩鲜艳的树木之一。
  据百度的词条解释:凤凰花,又名红花楹、火树,苏木科落叶大乔木,热带观赏花树,原产马达加斯加。树干高达20米,树冠半圆形,五月开花至夏末,花五瓣,花大美丽,呈鲜红色带黄晕;花开时满树结花,火红一片,与绿叶相映成趣。因其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故取名凤凰。  
  凤凰花,花色鲜艳如火,布满树梢,异常醒目。更奇的是花落而其色不褪,树下宛如铺上一层红毯,令人动容。原来凤凰花和凤凰有着同样的凄美壮丽之色彩,叫人怜爱,使人着迷。《诗经·大雅》曰:“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幻想中的凤凰,就是这般地高傲而美丽。凤凰出现在黑夜的尽头,朝阳的光辉如火。
  记得林志炫在歌里唱道:成长的坎坷,分享的片刻,时光的河入海流,终於我们分头走。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几度花开花落,有时快乐,有时落寞,很欣慰生命某段时刻,曾一起渡过。
  在匆忙的人世间里,也许并没有太多的人意识到,相聚的缘是何等的短暂。朋友易交难守,故有黄金千两易得,知心一个难求的感慨。纯粹的感情,心灵的相通,气息的相投,如同凤凰花单纯而热烈地开放。即便是萎谢了,也还是一地的红。如今,高山流水已成绝唱。而凤凰花却依然开得那么如火如荼。
  “凤凰花开,离别味道”。凤凰花开时,正是毕业季,是分手时,是离别日。凤凰花的红色仿佛就是为离别而生。那时明月在,那时红花开,不知不觉间,菁菁校园里的求知生活竟然就要过去,没有丝毫痕迹,正如大鸿过处,啼声宛然在耳,天空依旧,不留翅膀的痕迹。青春的知交要各走各的路,几时再见,几时再见?
  看过凤凰花,只想轻声地问一句:不知你的脑海之中,有没有一个凤凰花开的路口,那里是否还站着你最珍惜的朋友。

6 不知名的花

  喜欢厦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里一片的郁郁葱葱。开花的或不开花的植物满大街都是,即便是下雨,路人安步在行人道上,有浓荫遮着,节奏也是缓缓的,不赶,颇具从容的风度。而这一切,赖有厦门这座国际花园城市的高绿化率,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是有福的。
  只有到了这里,我才真正理解诗人舒婷。她说过:为一朵花而死去,是值得的。
  舒婷的目光一定会不时地停留在双桅船、惠安女子、大海与礁石旁,她的情感一定会寄寓在家乡的三角梅、凌霄花中。所以她会写出:“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以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的高傲的爱情,她也会决绝地写道,“生命应当完全地献出去,留多少给自己,就有多少忧愁。”她会时不时以一朵初夏的蔷薇的姿态,划过波浪的琴弦,经过生活的海洋,始终向往着海上日出的阳光。在潮湿的小站上,她以诗的力量说道:也许胸中藏有一个重洋,但流出的只是两颗泪珠。
  当忧伤的翅膀掠过,有的人看到的是阴影,而有的人看到的是飞翔。
  17日的清晨,我们走在鼓浪屿的滨海路上,儿子突然说:妈妈,看这朵花。我仿佛突然发现了一首诗,轻盈而曼妙。如一具独弦琴拨动檐雨的念珠,如一位少女起舞时嘴角神秘的微笑,那份素雅与淡然,令我在这个城市的一角找到可以呼吸的美丽,她就象是一只雪白的小鸟,为我呼唤着自由。而这歌唱是轻轻的,温柔的,仿佛一段失而复得的记忆。
  她会令你想起一个不能如期的约会吗?会令你念起一段不能相许的热恋吗?这朵花,简单地如同一首练习曲,却是那样地拨动你的心弦,让你想要轻轻地回应她。我的心与一朵花,要跋涉多久才能相遇在南国的天空下,才能使我的躯体开放如晨间的花。
  “我来了,你却意外地娴静温柔
  你微笑,你低语
  你平息了一切
  只留下淡淡的忧愁……”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