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小说 正文

一剑封喉

[ 发布时间: 2012-03-12 14:25:02   打印放大缩小 ]


   童程东

     武林盟主刘一剑的夫人金芙蓉被人杀害在大青山月牙峰,此事轰动江湖。金芙蓉的脖子上有一丝淡淡的血痕,很明显,是死于剑招“一剑封喉”。而大青山则是刘一剑芙蓉山庄的宅地,被誉为“天下第一山庄”。还有,“一剑封喉”是刘一剑的绝技,自成名以来,罕有对手。他凭此绝招,横扫江湖,成为武林盟主。会此一招的人只有刘一剑夫妇和才入师门不到三年的欧阳小青。出事那天,刘一剑下山出席丐帮帮主项龙的六十大寿宴会,彻夜未归。这样,唯一的怀疑对象就是欧阳小青。可是,金芙蓉的武功天下知名,怎会被自己的弟子杀掉?一时之间,传言四起,迷雾重重。
  金芙蓉是在清晨被人发现死在月牙峰上。她僵卧在地上,穿着整洁,头发上插着金钗,耳朵上带着珠宝。最令人惊讶的是,金芙蓉的脸上浓妆艳抹,脂粉均匀。她死的时候,神态安详,嘴角竟然还带着一丝笑意。金芙蓉的手里捏着一方丝帕,据查,是欧阳小青之物。她向来视之如命的“凤鸣”宝剑也不知所踪。“凤鸣”剑与刘一剑的“龙吟”剑并称为芙蓉山庄的镇庄之宝。
  刘一剑的大弟子陈川鸣看见丝帕,就带人进入欧阳小青的房间,在她的床底发现了夫人的“凤鸣”宝剑。抽出剑峰,上面还粘着几缕青丝。
  在师父没有回山之前,陈川鸣决定快刀铡乱麻,率领一帮师弟围住正在试剑厅练剑的欧阳小青。当她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插剑回鞘,不声不响,束手就擒。欧阳小青被囚禁在大青山“绝谷地牢”。这里山势险要,是用来关押邪魔歪道和各门各派的叛徒。里面阴暗潮湿,四周光秃秃的,寸草不生。长年有人看守,犯人插翅难飞。
  陈川鸣对欧阳小青可以说是恨之入骨。
  三年前,一个雷雨之夜,刘一剑救回奄奄一息的欧阳小青。当时,他们一家正在被“饿虎帮”追杀。为了救她,刘一剑不惜得罪臭名昭著的黑帮势力,连续击毙十八名高手。从此,与“饿虎帮”结下了不解的梁子。
  欧阳小青天生丽质,受伤后更是显得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刘一剑抱着她的躯体,竟然舍不得放下。而后,亲自为她疗伤,嘘寒问暖。一众弟子看在眼里,气在心头。金芙蓉对此更是恼怒,但碍于夫妻情面,一时不便发作。她想日后细心奉劝,让自己的丈夫及时收心,以免误入歧途。金芙蓉年轻时的姿色也很出众,与刘一剑是江湖上的一对金童玉女。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皮肉松弛,美貌不再。而刘一剑依然风神俊朗,不见老态。以前,他们夫妇俩总是成双入对地赴会论剑。而今,刘一剑往往借故推诿,自己独来独往。
  欧阳小青伤好后,刘一剑正式收为自己的关门弟子,须心教导。他还决定把自己的独门绝技“一剑封喉”传给她。这下,引起了整个芙蓉山庄的不满。因为,历来“一剑封喉”只准传给掌门大弟子。刘一剑这样做的目的很明显,他以后准备把庄主的位置传给欧阳小青。大弟子陈川鸣的愤怒可想而知,他一直虎视眈眈地瞧着欧阳小青。现在,他终于等到机会了。种种迹象表明,欧阳小青有杀害师娘的可能。
  当刘一剑风尘仆仆回到芙蓉山庄,陈川鸣已经设好灵堂。各门各派的人络绎不绝地前来吊唁。陈川鸣看见师父回来,带领所有师弟师妹,黑压压地跪在他的面前。陈川鸣的声音明显地带着哭音:“师父,欧阳贱人谋害师娘,我们一定要把她碎尸万段。”众弟子一听,齐声响应。
  按刘一剑自己制定的《武林法典》,凡欺师灭祖者,五马分尸。天下所有英雄好汉的眼睛都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饶是刘一剑武功智谋以达化境,但面对此情此景也是束手无策。他好不容易安顿好弟子,只身来到“绝谷地牢”。欧阳小青面对他时盈盈粉泪,默默无语。刘一剑一字一顿地道:“小青,我会替你洗刷冤情的。”
  刘一剑决定去找“江湖怪探”狄维谦。狄维谦是唐朝名臣狄仁杰的后代。他平时探案精确,恪守狄公遗风,在群雄中间有口皆碑。他静静地听完了刘一剑的叙述,道:“刘盟主,你肯定还有什么事情隐瞒我?你是否想用欧阳小青取代尊夫人的地位?”
  刘一剑道:“先前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可是后来想到我们几十年的夫妻情份,就放弃了。我决定收小青作为自己的关门弟子,这样,名分确定,别人就不会说三道四了。小青对我来说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美,她清纯、善良、脱俗。我看着她就觉得冷静、安宁、舒适。从此,我就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对待邪派黑道往往毫不留情,杀一儆百。她总是劝我得饶人处且饶人,她无私无欲,决不会杀害芙蓉的,一定是有人嫁祸于她。”
  狄维谦道:“刘盟主,你太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了。你收她作徒弟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教她‘一剑封喉’呢?这样,情况就很危险了。”
  刘一剑道:“‘一剑封喉’,剑招威力巨大,放眼江湖,无人能敌。谁学了此招,谁就意味着就是武林盟主的接班人。我门下弟子众多,可要么资质太差,要么心术不正。唯有传给小青,她宅心仁厚,将来定能造福武林。”
  狄维谦道:“你确信尊夫人是死于‘一剑封喉’?”
  刘一剑道:“你是说有可能陈川鸣在捣鬼?”
  他们一路疾走,来到山庄。刘一剑准备打开棺木验尸。陈川鸣见状,带领其他弟子护住棺木,哭喊着说不能惊动师娘。刘一剑面色一沉,推开陈川鸣,撬开棺盖。但见金芙蓉面色新鲜如旧,一脸盛装,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狄维谦上前,仔细验看了脖子上的伤痕。他道:“一剑致命,剑气直达体内,经脉尽断,果然是死于‘一剑封喉’。”他又检查了全身,发现她的手里抓着一方丝帕。
  陈川鸣道:“师娘致死不放欧阳贱人的东西,我们不敢随意取下。”
  狄维谦听罢,悄悄对刘一剑使了个眼色。刘一剑猛然拔剑,剑光闪烁,迅雷不及掩耳。陈川鸣大声惊呼,不能动弹。狄维谦轻轻推开刘一剑,转身道:“你在性命攸关之时大惊失色,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看来,你师娘并没有教你‘一剑封喉’。”
  陈川鸣惊疑不定,浑身颤抖,衣服瞬间像蝴蝶翻飞,翩然落地。它们都已经被刚才的剑气笼罩而破碎。
  狄维谦缓缓合上棺盖,又道:“刘盟主,我想看看尊夫人失而复得的‘凤鸣’剑。”刘一剑带他来到一处静室,取出“凤鸣”剑。狄维谦抽出剑峰,但见晶莹剔透,犹如一泓秋水,真是一把好剑。他把玩良久,忽而闻到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气。狄维谦心里一动,这种香味似乎在哪里嗅到过。他看好剑,道:“我们去月牙峰。”
  月牙峰是大青山的最高峰,在芙蓉山庄的背后,此地险要,人迹罕至。陈川鸣带他们来到顶峰,道:“师父,狄先生,师娘就躺在这里。一早,打柴的人发现了来告诉我们的。”
  这日,离金芙蓉被害才不过三天。狄维谦瞪大眼睛,像一只猎豹到处搜索。最后,他不无遗憾地道:“这里没有留下任何激烈打斗的痕迹,凶手看来很狡猾。”
  刘一剑道:“肯定不是小青干的,否则,她怎么会留下自己的手帕?还有,她又为何还要偷走‘凤鸣’剑,藏在自己的床底?她这样做,难道怕别人不知道是她干的?世上根本不会有这样傻的凶手。”
  狄维谦默然不语,他又看了看四下的情况。峰下是一个幽深的水潭,峰上矗立着一棵大树。忽然,他奔到树旁,道:“这里怎会脱落一块树皮?”他摸了摸,发觉树干上还有一个凹陷的印记,好似有人用榔头在这里狠狠砸了一下。此地离金芙蓉被害的地方大约有三丈多远,树痕正对着那里。狄维谦沉思很久,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道:“我要看看欧阳小青。”
  他们三人来到“绝谷地牢”。狄维谦见到一个修长的女子立在牢房里,她眉头紧锁,衣着朴素,不施脂粉。她眼里满含忧愁,看到三人走来,流露出一丝无助的神色。狄维谦心里暗赞:“好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子!”
  刘一剑道:“小青,这位是名满江湖的神探狄维谦先生。你就把当日的事情详细地告诉他,他自然能为你洗刷冤情。”
  欧阳小青道:“那天清晨,我去试剑厅练剑,师娘来得很迟。事后,师娘说傍晚让我去庄后月牙峰相见,她有重要事情问我。我想我和师父清清白白,如若不去,反而遭师娘嫌疑,于是就答应了。
  “我照着约定赴约,到达月牙峰上的时候,师娘早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她手里拿着一把剑,冷冷地看着我……”
  狄维谦插嘴道:“且慢,你师娘手里拿的可是‘凤鸣’剑?”
  欧阳小青想了想道:“我看不是,师娘手里拿的是一柄短剑。她见我过去,忽然间对我破口大骂,满嘴都是淫秽肮脏的话语,说我跟师父……。我当时又羞又急,说师娘既然不相信,就把我杀了吧。她听了仍旧是不依不饶地毒骂,忽然间拔剑向我刺来。然而她又收住剑问我为什么不还手。我不再说话,羞辱难当,转身就跑,回到山庄。第二天清晨,我才知师娘已经被害。”
  狄维谦道:“‘凤鸣’剑在你床底发现,你之前可曾见过?”
  欧阳小青道:“我不知道,是陈师兄搜出来的。”
  陈川鸣忙道:“宝剑确实从她床底发现的,几个师弟可以作证。”
  狄维谦道:“这么说来,肯定是有人称你不在的时候偷偷放进去的,想嫁祸与你。我再问你,月牙峰顶大树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你可知晓?”
  欧阳小青道:“我不知道,可能是砍柴的人弄出来的。”
  狄维谦不再说话,又开始沉思。他忽然道:“刘盟主,‘一剑封喉’练到最高境界,能否以气运剑,借力伤人?”
  刘一剑道:“如有三十年的功力,可以达到。”
  狄维谦兴奋极了:“刘盟主,你赶快邀起各派掌门。请你明天在月牙峰顶表演‘一剑封喉’,我保证能替欧阳小青洗冤,并找出真正的凶手。”回到庄上静室,他对刘一剑又如此这般吩咐一番。
  次日,大家齐集月牙峰顶。
  狄维谦递上一柄普通铁剑,手里高高擎着一个用稻草扎的人形靶子,站在金芙蓉尸身所在的地方,道:“开始吧!”刘一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挥剑当空,剑越舞越快。渐渐地,众人只见一团白影在动。他大喊一声,剑如流星飞出,在空中随意变换招术。忽然,剑柄在树身上一个猛烈的撞击,一道白光飞向狄维谦手里的靶子。随着一声轻微的摩擦,铁剑落入下面的水潭中。
  狄维谦走到大树跟前,摸了摸新的疤痕,又看看旧痕,道:“两个印记竟然完全相同。现在,请熟悉水性的英雄下到水潭里,捞起刚才的铁剑。在这把铁剑的旁边,肯定还有一把夫人用过的短剑。”不一会儿,果然捞起两把剑来。
  狄维谦道:“现在,我可以断定夫人是自杀的。她用‘一剑封喉’杀死了自己,刘盟主刚才使的剑招,就是她自杀的经过。她精心设计了这样一个圈套,轻易把罪名转移到了欧阳小青的身上。夫人预先把‘凤鸣’剑藏在欧阳小青的床底,剑身上还带着她的脂粉香味。夫人见自己老了,试图用脂粉掩盖掉一些皱纹。她又拿走了欧阳小青的丝帕,临死前紧紧地拽在手中。夫人妒忌欧阳小青年轻漂亮,伤心自己悄然老去。她约了欧阳小青,又痛骂一顿,然后自尽,想以此嫁祸给欧阳小青,这比杀了她更狠毒。夫人要把她拖进万劫不复的境地,让刘盟主亲自杀了她,然后自己后悔痛苦一辈子。今天,我特意让各位掌门作个见证。否则,她以盟主夫人之尊,不明不白死去,大家面前很难交代。”
  众人听了,依吁不已。刘一剑黯然神伤,道:“我纵横江湖大半辈子,现在终于明白剑能一剑封喉,情亦能一剑封喉。”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