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风物·非遗 正文

家乡的古桥

[ 发布时间: 2012-02-21 09:20:14   打印放大缩小 ]


紫微桥出现在钞票上

  

  家喻户晓的白娘子遇许仙的传奇故事,我说是发生在海宁硖石的茅桥上,大家一定会笑掉大牙的,但硖石的一座小桥却上了银行的钞票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

  这么多的桥梁,究竟哪一座会得到银行家的青睐幸运地印上了钞票呢?这还得把笔触向历史里探究一下。

  民国时期,海宁张宗祥先生的弟弟张麟书先生担任着交通银行的总务副主任,后来转任为发行部经理,当时的辅助经理王子崧主持钞票发行工作。张麟书与王子崧的关系非常密切,王子崧曾受邀到海宁观过硖石灯彩,参观过海宁的各处名胜,对紫微桥更是熟悉喜爱不过。张麟书的兄长张宗祥后来出任农民银行总管理处主任秘书。兄弟俩与王子崧就合力推荐这张照片作为纸币的图案,获得通过。于是紫微桥的图案便印在了农民银行百元的钞票上。紫微桥、硖石、海宁,知名度更高了。

  紫微桥,位于硖石惠力寺前,虽然小巧,宽只有三米,跨径只有六米,单孔石拱,然而它的历史却已久远。它建于元大德七年(1303年),距今已有七百多年了。紫微桥在清雍正八年(1730年)重修,嘉庆元年(1796年)改建,新中国成立后又经过修建,成了现在大家看到的模样。

  那天,我站在紫微桥上眺望,忽然冒出了卞之琳先生的那首《断章》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是啊,面对仓基河、背靠惠力寺,西山南坡风光无限,人们在尽情地享受着阳光,享受着这古刹的钟声,我在看他们,他们也在看我。而这座小小的石桥每天在无声地接受着数百上千脚步的踩踏,但没有唉声叹气,它没有一丝抱怨。

  紫微桥虽几经修建,现桥之望柱石狮等做工大都属元代风格。部分为后期修葺过的,其结构造型仍保持始建形态。久经风雨的剥蚀,这桥两边的楹联已无法看清,但在桥面两侧的石栏上,依稀还能看到雕琢的图案,松树、竹子、兰花、江潮、猴、鹿、海鸥、蝙蝠等,这些图案的寓意十分美好,前人追求的那种幸福生活是可以从桥上的雕刻中看出蛛丝马迹来的。我抚摸了一下桥栏,原本冰冷的石头,仿佛是余温还在,是造桥者留下的,还是这太阳光照所致?

  据《硖石镇志》记载,到1990年,镇上共有桥梁44座,“太阳横港海青桥,小瑶解放大瑶桥,高阳景转相院桥,紫微由拳迪秀桥,泗安碧云九曲港,文苑北关黑木板,菜市建设麻泾港,茅桥新桥水月亭”,这一些都是硖石的桥梁名。市区现有的古桥除紫微桥,还有下渡桥(跨凌家浜,清光绪12年即1886年里人建)等。随着城市化进度的加快,市区的古桥因其隐含着丰富的人文内涵,愈发显得独特而珍贵了。

  

  著名商标上印“斜桥”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这是杜牧浪漫的诗句,杜牧对于扬州多桥的描述同样是适合于海宁的。处于江南水乡,桥是处处可见,这有何稀奇呢?稀奇的事,还是有。地名因桥而产生,且有传奇故事在其中,在海宁,这恐怕要算“斜桥”了。

  “曲人曲橹摇曲港,斜风斜雨过斜桥”,此民间传说的俗语,老斜

  桥人都知道,就是这一句俗语生出了“斜桥”地名,成就了海宁一只名特产品的诞生。

  洛塘河流经的两岸,古时是很少有桥的,斜桥历史上没有桥这也很正常。水是人类生存的命脉,凡有水的地方,人类就会聚居,因聚居便有交往,有交往便觉河道除了通舟楫之便外还存在一个弊端,那就是阻碍人们的方便交往,于是有了造桥这一行当。聚居于洛塘河两岸的百姓决定要造一座石桥,大家纷纷捐资,众人拾柴火焰高,这造桥资金很快就到位了,桥址也选定了,却遇到了一个问题,把大家给难住了。原来是选定的桥址那儿有一棵大树,而这棵大树恰恰又是当地的财主大老爷家的,这财主是个出了名的吝啬鬼,凡是对自家有冲突不利的事,他决不会干,而且十分迷信风水,他家的这棵大香樟树他是视作风水特佳的摇钱树,谁也不能动它的。

  为此,大伙儿选派了两位能说会道的乡民代表,去跟财主商量,希望财主能顾全大局把树给砍了。两位代表好话说了一箩筐,那财主就是不答应砍树,说你们只要向西移一点地方不就解决问题了。既然说不通财主,人们无奈之下只好将一面的桥址向西移,避开大香樟树的阻挡。这样一来,原本两岸拉成直线的桥就成了一斜线,斜就斜吧,总比没桥好多了。大伙儿同意这么做,事情总算定下来,于是立即叫工匠,动工兴建。经过日夜施工,一座坚固、漂亮的石拱桥横跨在洛塘河上。

  桥造好了,这桥名尚未取,该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好呢?大伙儿又商量开了,商量了三天还是没有结果,最后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一位乡绅。乡绅也算是读过书的知识阶层了,他说取个桥名有何难,但想了几个都感到不好,自我否定了。这一天,天下雨,乡绅撑了把伞来到了新造好的桥头,想找找灵感。他立在桥中央,烟雨蒙蒙的洛塘河在这儿弯了弯,他心头的灵感也好似打了个弯,他捋了捋几根胡须,念念有词,就在这个时候,河面上驶来了一艘赤膊船,船老大头戴箬帽、身穿蓑衣、曲着身子一推一扳摇着橹。此情此景引发了乡绅的诗兴,他吐出了一句“曲人曲橹摇曲港”的上联,但下联就是接不上来,“曲人曲橹摇曲港,曲人曲橹摇曲港,”乡绅念了几遍,雨伞让风刮得斜侧一边,那船已驶到桥下,“斜风斜雨过斜桥!”突然桥下传来船老大的一声高喊。“啊呀,好对子啊,好对子!”乡绅豁然开朗,遂决定此桥取名为“斜桥”。

  从此之后,“斜桥”叫出了名,顺理成章地成了地名。

  再后来,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斜桥仲乐农民钱有兴、钱祖兴从四川引种榨菜成功,榨菜生意越做越大,风靡江浙沪一带,斜桥榨菜成了继四川榨菜之后的后起之秀。尤其是当年国营海宁蔬菜厂的崛起,成功地注册了斜桥牌榨菜商标,这一座古老的“斜桥”便印在了榨菜商标上,漂洋过海,具有了国际的知名度。

  

  造桥修桥代有人

  

  有八年时间,我住在仓基河南岸的仓基弄,几乎每天要过菜市桥、建设桥或者相院桥,这段不到一里长的仓基河上的三座桥,无论从它们的外观造型,还是大小规模,都无出挑之处。但对于相院桥这个颇具文化含义的桥名始终存有好奇,桥畔石驳岸中嵌有测水标志石雕牛头,也隐藏着丰富的水文故事,而我急切想探究的是“相院”二字的出典究竟在哪儿?

  翻看《硖石镇志》和《海宁州志稿》,其语也简单:“原为晋尚书张延光宅前桥,元末东移,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修,咸丰十一年(1861年)毁后重建。”晋尚书的权势类似于后来的相爷,是不是因此而把张延光宅前的桥称之为“相院桥”?姑存一说,只待释疑解惑者考证了。

  桥倾圮而重新修建的例子很多。修桥铺路本就是旧时代所颂扬的一种美德,这种美德直到今天依然有现实意义。不是吗?当一座座桥重修或新落成之后,民间的“拜桥忏”和政府部门的剪彩活动,用不同的形式传达着同一的祝愿: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因经商成功而积极参与地方公益事业,代有人在。

  说到茅桥人人皆知,说到会通桥,知道的人就少了,其实茅桥旧称会通桥,又叫大茆桥,这一横跨市河的桥梁原是板凳石桥。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的重建,和一个人的关系颇为密切,此人便是沈煌。

  沈煌(1853-1916年),字少耕,硖石人,其祖父和父亲皆为经商之人。沈煌九岁时值太平天国攻占海宁,在逃难时与父亲失散,只能乞食于街衢,两年后才与父亲相聚。少时的这一段磨难成了日后沈煌经商不畏艰险的基石。他二十八岁独立经商,其时商品往来以舟楫为主,沈煌总是随船来往于各地之间,亲力亲为,不畏舟途风霜雨雪,生意屡获成功,从而资产渐盈。做生意赚了钱,沈煌可不是一个守财奴,他宅心仁厚,喜欢做一些好事,用现代的话来说,他是热心公益事业,知道讲奉献。譬如,硖石的诸善堂、育婴堂,都是得到他的慷慨解囊才得以建成;他还积极创办开智学堂,不惜重金聘用优秀教师;硖石市河砌石的修缮,也是他捐钱促成;在重建硖石“会通”、“竦秀”(景转桥)两桥时,工程费用巨大,他积极筹措巨资,督领工程,还常常亲自去工地查看工程进展,为两桥的重建费了极大的心血,最终这两座桥的重建都得以圆满完成。

  沈煌这种热心公益事业的善举,得到了邑中人士的普遍称颂,余杭的褚德彝先生于1925年特为其作了一篇家传。

  

  桥亘如虹卧碧流

  

  长安的虹桥,论建造年代,在海宁市内恐怕是最早的了,它始建于宋建炎年间(1127-1130年)。宋咸淳《临安志》中载有其名,称“长安桥”。其后,为何叫“虹桥”?明成化《杭州府志》言“桥亘如虹,因名”,看来还是以形象而得名。

  虹桥高居于长安闹市中,原来的构建是单孔石拱桥,还在其桥南伴有一东西向的引桥,与正桥紧紧相连,俗称“小虹桥”。是拱桥,有石阶,桥上两侧有护栏,护栏上镌刻着狮子及人物花卉图案,工艺是一流的,因为这些图案看起来十分端庄秀丽,虹桥也就成了旧时长安标志性的建筑之一。

  旧时的虹桥据说南北堍各有18级石阶,这18级石阶会让人联想起18层地狱,可地狱是往下的,而桥是向上的,要想站在桥上看风景,就得向上、向上,虽18级也无畏,这是一种精神状态。明朝的那位胡奎,大概就是在吃饱老酒登上虹桥赏景的时候,才诗兴勃发,留下了一首“虹桥夜月”的诗:

  渴虹饮涧不曾收,化作飞梁卧碧流,银汉水分天上下,白莲花出海东头。鹤归华表吹笙夜,龙献明珠解珮秋,载酒长安三十里,醉呼鹦鹉更陪舟。

  多美的一幅长安虹桥月夜图。

  作为西片重镇的长安,由于和杭州有上塘河相连,舟楫便利,市肆繁华那是不言而喻的。虹桥列于街中,跨越上塘河,造型优美、坚固耐用,站立其上,可以鸟瞰全镇,成为当地一景也就不足为奇了。

  现在的虹桥,经1974年整修,拆除了桥南北堍的石级,在旁边建了一混凝土单孔平桥,虽有点可惜,但基本相貌、那一种古味依然在。1989年镇政府又对虹桥进行了整修,并在桥旁建立了碑亭,立碑记述古桥兴修事,这也是对古桥的一种补救。

来源:  作者: 张毅强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