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背包客 > 旅游日记 正文

触摸雪乡 在冬日里的纯美北国释放自我

[ 发布时间: 2011-12-21 14:29:27   打印放大缩小 ]



  

  

  

  或许,每个人心中,总有个地方一直那么向往着,脚步才慢慢的靠近。比如,雪乡。

  这一路阳光尽撒,寒风里呼出的热气在空气里弥散。我安静着,渐渐接近雪乡。

  从哈尔滨到牡丹江,再到长汀县,然后搭乘县城去往双峰农场的巴士。所谓双峰农场,就是雪乡。路边,白桦树,结冰的河流,漫山遍野的积雪,零落的飞鸟以及远处升起的炊烟,尽收眼底。车窗上一层结冰的霜,我用手不断地试擦,为看车窗外那陌生里隐含着熟悉的东北景物。

  下午5点多到达雪乡,极寒地带的家家户户房顶上冒起炊烟……一米半厚的积雪在这个山坳的小村庄里错落有致的堆积着。穿成熊猫状御寒,身临雪地之时,恍然觉得,冷一直来自内心而非环境。

  清晨的时候,沿着房东用铁锹修好的雪地蹬梯,爬到半山腰看冰雪覆盖的小村庄,看炊烟横升在晨光里,享受白雪铺地、心无私念的从容与缥缈。那一刻的光景,自由、温暖、孤独、放纵、怀念、遥远、凄迷,很多心绪,一瞬间释放、蔓延。这时刻才觉得自己的内心跟自己更贴近。

  村庄的游人不多,遇见有一家人从东升徒步穿越到双峰6个小时,一家人兴奋地状态让我羡慕不已。我有穿越的雄心,却永远缺少行动的勇气。我只能想象,那一路的风景绝美吧!那开始启程的清晨阳光是不是很剔透?那暮色里的落日色彩是不是斑斓多彩?心动如水的时候,收到短信“天寒地冻,你终于到达你想去的地方,不能陪你掬一抔雪共享一种极致,祈福平安予你每一次行程,无论走多远,也难走出我牵挂的视线。”这样的话平实、剔除念想,却一样温热御寒。

  在记事本上写下:“来年,来年要穿越这6个小时的路程。”

  因为我,对那一路伸手可及的风景充满渴求和欲望。

  更因为,熙攘往来、嘈杂的生活里,或忧伤或欢愉,或困苦或富有,我一直没有放弃对灵魂的敬仰,一直没有放弃,哪怕最边端一隅那片贫瘠土地的热爱。

  常常有人问,你一直游走,意义何在?没有答案。正像问活着的意义一样。正像,南方正暖北方冰雪的季节我飞往北方一样。正像,我向往雪乡厚厚的雪地一样。生活的种种不一定非要赋予定义,只需丰盈、坚实即好。

  我始终相信,如果,我的文字可以带着我的体温,如果我们的图片有脉动的勃起,一定会,触动和我一样的人。

  农家热热的火炕、纯香的炖菜、门前火红的灯笼以及房顶厚厚的积雪、远处的犬吠声,一切,泄满温馨。原来,我们需要的,如此简单。

回首页
来源:中国地理网  作者:  编辑: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