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名人文化 正文

陈伯良:87岁付梓《海宁文史丛谈》

[ 发布时间: 2011-12-20 10:41:00   打印放大缩小 ]


    陈伯良:市政协委员,民盟盟员,省书协与省诗词学会会员。1982年起从事海宁地方文史工作,1985年从海宁中学离休。著有《穆旦传》、《陈伯良印存》。

  立冬后的一天傍晚,天色晦暗。陈伯良先生的案头已点起了灯,桌子上摊放着他的笔记,密密麻麻的字迹一笔笔地记录着海宁的历史与文化。

  陈老今年已87岁高龄,为海宁的文史研究作出了卓越贡献。其撰写的《穆旦传》、《海宁文史备考》等著作,获得了海宁乃至全国文史界很高的赞誉。而陈伯良本人也被浙江省政协授予“长期从事政协文史工作的老同志”称号,更有人称其为“海宁文史的资料库、活字典”。最近,他的新作《海宁文史丛谈》准备付梓出版。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陈老用一支笔沟通了海宁的历史与现在,又启发着海宁的发展与未来,为海宁悠久而繁荣的历史文化传承立下了汗马功劳。

  ■充满希望和理想的热血青年

  第一次见到陈伯良先生时,他正伏在案头,为自己整理的海宁旧闻录逐字逐句做着校对。戴着厚厚眼镜的他,透着浓浓的书卷气。然而翻开他年轻时写的新诗,才发现原来陈老曾是个充满希望和理想的热血青年。

  “不曾叹息/也没有彷徨/以及痴呆的观望/虽然眼前是一片黑暗/为了准备明日/更高的飞扬/我沉默/不只是体力的休养”这首名为《志怀》的诗是陈伯良所作,发表于新中国成立前夕的海宁报纸上。

  当时陈伯良20多岁,是盐官镇上中学的老师。作为一名充满理想的知识分子,陈伯良以笔杆子当武器,写下了许多饱含感情和希望的进步诗歌。

  新中国成立前国统区风声鹤唳。陈伯良也曾以校长的身份保护地下党员张有云躲过国民党的搜捕,并用舢板船将他连夜送往长安,坐火车离开海宁。

  青年时期的陈伯良充满了对新社会的期待和向往。而这一切也来源于姑母——陈学昭对他的影响。陈学昭在延安时期,姑侄两人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陈伯良接受了红色根据地的进步思想,怀抱着满腔的希望和理想。

  新中国成立前,25岁的陈伯良考入了杭州新闻学校,随后进入了《浙江工人生活报》工作,曾跟随其他新闻工作者一起采访写作。70年代,陈伯良回到了海宁中学,继续他的教书生涯。

  ■研究史志,并不只是钻研故纸堆

  陈伯良真正开始从事史志编纂工作,是在上世纪80年代。

  1982年,地名办将陈伯良从海宁中学借调到硖石,协助编撰《海宁县地名志》。在地名办,陈伯良埋首于浩瀚的史志资料中,对各种资料进行整理、分析、记录。

  也就在那个时候,他便开始了藏书生涯。从一个4层的竹书架到一个超过一人高的木书橱,再到和墙一样高宽的书柜,就这样,他的书越来越多。“我不抽烟、不喝酒,没什么别的兴趣爱好,就是爱看书。”陈老先生面对一屋子书,就好像自己的宝贝一样。

  几年后,陈伯良进入海宁政协文史组,开始编撰海宁文史资料。当时,政协定期出版海宁文史资料刊物,内容涉及海宁的名人逸事、文化传统、历史掌故等等。这些内容繁杂而有趣,就像一块磁铁深深地吸引了他。

  陈伯良退休后,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尽管从工作一线退了下来,他还是忘不了史志研究工作。“那些曾经在工作中才能见到的名字和故事,终于有了时间好好研究了。”

  在那个时候,为了研究和考据海宁的历史、地理、文化、名人,他经常跑到杭州、上海的图书馆,在书堆里一坐就是一整天。“有一些古籍不能外借,那就只好用手抄。只要有关海宁的东西,我都抄下来。”

  陈伯良抄书自有一套方法。为了平时积累素材,他总是随身带着活页纸或者卡片,随时将有关海宁的文史资料摘录下来,定期将卡片进行分类整理,并用文件袋装起来。就这样,几十年下来,他所积累的资料已经堆满了他的房间。

  “做史志工作,并不只是钻研故纸堆。”陈伯良不仅动手抄资料、研究文献,更是骑着自行车到实地考察、采访,严谨治学的精神着实让人敬佩。

  一方面是工作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兴趣使然,他家里的书越存越多。因此,他也获得了“嘉兴市十大藏书家”的称号。不过陈伯良藏的倒不是什么名贵的书,而是一些与海宁相关的实用书籍:有关于各地史志的书,也有不少名人文集,还有一叠叠用文件夹装起标好序号的珍贵资料。这些资料放在柜子里,码在地上,堆在椅子上,着实不少。

  ■为让更多人了解海宁

  从事文史工作几十年,陈伯良的研究已是硕果累累。《陈学昭纪念文集》、《海宁文史备考》、《穆旦传》等等,由他撰写主编的各种作品名称可以列满满一张纸。

  而由他撰写和主编的《穆旦传》博得全国史学界、文学界、学者以及文史爱好者的一致好评,被评为省政协系统优秀图书三等奖,同时也被浙江出版系统评为出版优秀图书一等奖。

  陈伯良今年已经87岁了,但他仍是不服老。尽管耳朵不好使了,但是他对新事物、高科技并没有抗拒。几年前,他的女儿给他买了一台电脑,还专门配了手写板和打印机。他就把自己以前一笔笔记下的资料,用手写板输进电脑,一条条进行整理和校对。《海宁名人录》、《海宁文史备考》、《回文诗摘编》等等就这样一点点地从他手下编纂出来。

  今年,他的新作《海宁文史丛谈》(暂定)准备付梓出版。书中记载的马可波罗曾经来到海宁的故事等等,融合了他近三十年来的研究成果。 

  作品一部部出版,陈伯良在文史界也开始有了好口碑,慕名而来向他请教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人称他为“海宁文史的资料库”或者是“文史资料的活字典”。

  几年前,华东师范大学学生金林祥为撰写博士论文曾到市图书馆查找资料。遍寻不得后,在图书馆的指引下,金林祥拜访了陈伯良,向他请教相关问题。陈伯良倾囊相授,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就此,两人成了忘年之交,现在还保持着通信往来。

  现在,还有许多人专程来到陈伯良家拜访,请教一些文史方面的问题。而他也十分乐意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别人。“有越多的人能够知道海宁的历史文化,我就越高兴。”陈伯良先生希望,能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家乡的人文、历史、地理和物产,也和他一样热爱着自己的家乡。

回首页
来源:海宁日报  作者:椒图  编辑: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