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名人文化 正文

海宁渤海陈氏-书香致远

[ 发布时间: 2011-11-23 16:19:13   打印放大缩小 ]


   
乾隆元年(1736)8月25日,天色尚朦,淡淡凉意似露似雾。盐官陈阁老宅,黑扉麒麟戏珠抱鼓石静默如昔,镇守着百年老宅。

  已告老的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陈元龙躺在床上,透过雕花窗棂,他依稀望见院子里那棵古罗汉松,枝叶轻摆。

  四百年的老树,比这宅子还长了几百岁。陈元龙自3年前还乡以来,老树陪他度过了不知多少个著文写字的日夜。

  陈元龙不知道他的祖先后人是否和他一样,在老树下抚今追昔,他时常眯起眼睛仰望树顶,天空变得辽远。

  而比天空更辽远的是紫禁城,盛载着海宁渤海陈氏几世的荣耀。

  □近现代渤海陈氏人物谱

  陈其元(1812-1881)  太平军攻下浙江时,曾留江苏李鸿章幕府中。后任江苏南汇知县,后进阶知府,加秩道员。陈其元体察民间疾苦,反对官场积弊,坚持民族大义。所著《庸闲斋随笔》,多记有清代历史掌故,上自朝章国故、经济民生、军情夷务,次及陈氏家世盛迹、轶事旧闻,下迄读书心得等,是研究清代历史的可贵资料。

  

  陈子仙(1821-1871) 从小受家庭熏陶,棋艺出众,七岁随父到杭州下棋,名噪远近。他交游各地,在同时对手中年纪最小,出名也最早,在棋坛与扬州周小松齐名,被公认为晚清两大国手。同治九年(1870),琉球国贡使杨光裕来我国,自负奕艺高超,安徽巡抚邀陈子仙前往对弈,以折其骄气。陈至而贡使却借口推辞,不敢应战。

  

  陈乃乾(1896-1971)  清代著名藏书家陈鳣之后。1910年入苏州东吴大学。1926年任大东书局编辑兼发行所长,1947年上半年任同济大学文学院副教授,1956年初被调到北京古籍出版社。陈乃乾是著名图书版本目录学家。著有《室名别号索引》、《清代碑传文通检》、《禁书总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索引》等。抗战期间,曾协助郑振铎抢救国宝《脉望馆抄校本古今杂剧》等珍本图籍。

  □不平常的开头

  这是陈明谊的“明智”还是高谅的“高见”?

  陈姓原郡名“颖川”,“渤海”乃高姓郡名,而今“渤海陈氏”来源两家的联姻。

  具体年月史书已无记载,据推算,大概在元末明初,高泗携家小南渡至海宁,与陈明谊相识。陈明谊无子,欲招高泗之子高谅入赘陈家。高泗请人算了一卦,卦象大吉,就同意了儿子的入赘。

  更传神的说法是,高谅某日游学至海宁,甚困,便憩于赵家桥,不料坠于桥下。陈明谊当时在桥头摆豆腐摊,小睡中,梦见桥下现青龙,即刻惊醒,恰见高谅坠入水中。由此,结下姻亲。

  不论哪种,自高谅入赘陈氏后,即以高谅为始迁祖,二世始用母姓,但郡名仍用原来高姓的“渤海”。

  不平凡的传奇往往有着一个不平凡的开头,渤海陈氏的荣耀就此启幕。

  □显赫下的知性面容

  “一门三宰相”、“六部五尚书”,这是一个显赫的官宦世家。

  从七世陈与郊、陈与相先后考取进士起,渤海陈氏门庭逐渐兴旺,从第八世(陈祖苞)至第十一世(陈邦直),几乎满门显贵,清前期是海宁陈家的鼎盛时期。

  然而陈家后人却更爱自喻为“书香门第”、“诗书陈家”。

  是看破后的智慧吧?

  政治能给人带去最大的荣耀,但是也是政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荣华路,外人只见风光,富贵门中人却深谙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切皆是浮云。

  或许拂去浮云遮望眼,我们才能看清陈家真实的面容。高谅入赘后,陈明谊即全力培养,重教育的风气一代传一代,仅明、清两代,渤海陈氏中中进士的就有31人。

  也因“重诗书”的家教传统,陈家人亦有一份挥之不去的知识分子气质,清廉刚正。

  康熙三十三年殿试,皇上抽出顾悦履的卷子问诸臣:“此人怎样?”众臣不语。皇上又问陈元龙,你与顾是同乡,你应该清楚他。陈元龙说:“真读书人,唯闭户故,少知名。”皇上遂把顾定为第三名。陈元龙与顾素无交往,然不避隙、不蔽贤,休休气度,实难得。

  陈家另一大学士陈世倌,性情淡泊,关心民间疾苦。洪亮吉在《更生集》中记载,陈世倌“公每入见,凡涉民生利弊,痛切指陈,辄至流涕。上(乾隆)尝顾谓侍臣曰:‘陈某又为百姓哭矣’!”

  □世代承袭的诗书情结

  陈家人致仕后,均著书立说,从陈确、陈与郊到陈元龙、陈邦彦、陈世倌,无不在戏曲、书画、文赋上颇多建树。陈元龙的《格致镜原》,近代英国科学家李约瑟赞称“专门涉及科学技术史的小型百科全书”;陈邦彦以工书著称,据说当时南方模仿他字迹造假的就有好几百人。

  文艺方面成就最高的当属陈与郊。

  陈与郊生于嘉靖二十三年(1544),万历甲戌(1574)廷试赐进士,为官23年却一直居于闲职。后乞归乡里,闭门著述。

  陈与郊工乐府,是古代有名的戏曲杂剧作家。著有《鹦鹉洲》、《樱桃梦》、《中山狼》、《淮阴侯》等作品。

  这些戏曲传奇,寄托着他对官场的不满。

  事起其子陈祖皋。

  万历三十三年(1605),陈祖皋家的一艘空船经硖石市河,与多条逃避缉查的贩私盐船只相遇,这些私盐船认得陈家船,便靠拢过来寻求庇护。而河岸上私盐同伙则向缉私船丢石袭击,船上指挥顿时倒毙。

  陈祖皋被抓入监牢,罪以“贩私盐拒捕杀官”论斩。陈与郊赶到京城恳托求情,四处奔走,为此耗尽家产。万历三十八年(1610)12月,陈与郊在一次托请回来的路上得了急病,含恨而逝。

  陈祖皋受尽刑罚,出狱时,妻儿早已忧急而死,不久,也心力交瘁而死。

  事实上,不仅陈与郊,包括陈祖苞、陈元龙、陈世倌等,无不在宦海浮浮沉沉。这本不是一个有野心的家族,这些人走的也是书生入仕的典型路数,这些起落,反倒令陈氏人更趋向于在学术中寄托精神家园。

  □陈阁老宅,永恒的家园

  雍正十一年(1733),晨曦如常爬上紫禁城大殿的琉璃瓦,将这金碧辉煌的宫殿点缀得愈发华贵。

  然而这份华贵已经与陈元龙没有关系了。这位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已经82岁,雍正准了他归老休养的上疏,晋阶太子太傅衔,命其子随归侍养,还亲自定下起程的日子。临行前,朝臣前来饯行,雍正把一串自己常用的念珠挂在了陈元龙的脖子上,赐御书“林泉耆硕”额。这样的恩宠古往今来能有几人?

  纵然经历几多委屈,陈元龙至此也感到满足了。

  他走了,离开紫禁城,回到生养他的故乡,海宁盐官。

  在堰瓦坝的这座老宅里,陈元龙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三年。习字、编纂文集,远离江湖的陈元龙进入人生中另种境地。

  是不是他一生所追寻的境地?也许只有老宅才知道答案。

  老宅始建明朝中叶,陈元龙归乡后进行了大规模修缮,增建轿厅、爱日堂等,皆坐南朝北向着宫阙,忠心可鉴。大门是四扇黑色竹扉门,细竹编结镶入木制门框,黑漆覆之,庄严中透着清秀超拔。

  陈氏人几代都居此,修修建建,随着家族的壮大,老宅日益宏伟,至陈元龙扩建后,规模达到顶峰。陈氏人的心魂,老宅最懂。

  可惜,如今“爱日堂”等主要建筑均已毁,尚存正路轿厅、祠堂、寝楼、双清草堂等。

  旧时的恢宏唯有在残留的青砖和精工木雕上略见一斑。

  还有院落中的古罗汉松。

  乾隆元年(1736)8月25日,早秋微凉,陈元龙躺在床榻上,紫禁城的琉璃瓦顶在脑海中渐行渐远,气派肃穆的宅地也开始面目模糊。

  他慢慢闭上眼,窗外古罗汉松悄悄坠下几根枯黄的针叶。

  陈氏传奇在这一日画了一个分号。

  分号后面的故事?院子里那棵迄今已600多年的古罗汉松会告诉你一切。

  陈氏后人现今分布迁居于沪、港、台等地区及海外,书写着新的传奇。只是陈元龙式的政治辉煌一去不复返。他是恰好踩在了时代鼓点上。

  所幸渤海陈氏人从不以此为意,这一座黑扉老宅才是他们永恒的家园。

回首页
来源:海宁日报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