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名人文化 正文

幽寻灵璅 ——忆父亲张惠衣

[ 发布时间: 2011-11-23 16:11:25   打印放大缩小 ]


人物名片:

  张惠衣(1898~1960)室名灵璅阁。幼年就读于硖石开智学堂,后入北京大学。1927年,任教于南京东南大学。1930年,重返北大深造。1936年起,担任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专门委员,兼任上海光华大学、大夏大学教授。1940年再赴南京,任教于国立中央大学。1941年,任浙江大学教授。新中国成立后,任浙江省文管会常务委员。对古文物、古版本及乐府、音韵学均有研究。主要著述有《纳兰性德年谱》、《金陵大报恩寺塔志》、《历代平民诗集》、《灵璅阁诗》、《唐诗选注》等。

  □求学深造、成家立业,动荡的前半生

  1898年2月17日,父亲出生在海宁硖石镇一个清贫的家庭。祖父在平湖做小本生意,祖母是家庭妇女。父亲出生才半年,祖父即暴病而亡。

  父亲自小把对双亲的爱集于娘亲一人。1926年,他请人绘制了《北堂夜课图》,并请多人题辞,以彰慈母德行。此图父亲一直携在身边,目前仍然完好。

  童年时代的父亲已见早慧,其伯父对父亲的聪敏好学喜爱有加,每日授以诗文。祖母日日深夜挑灯缝纫不辍,供儿子到开智学堂念书。

  父亲与徐志摩是开智学堂同学。志摩是富家子弟,但没有傲气,性好交友,父亲与他相处甚善,平时多有书信来往。

  1916年,父亲18岁,到莫干山补习中学担任国文教员。父亲志不小,三年后他毅然辞职去北京大学读书。这是父亲人生第一个重要抉择。

  1929年,父亲回故乡完婚。母亲王筠修是杭州人,家中富裕,但外祖父早亡。当年母亲才十多岁,尚有一妹,外祖母是海宁许氏后代,便携两个女儿回海宁依傍母族。母亲是传统女子,婚后育有一女二子。那时他们住在硖石沙泗浜2号。

  1930年,已过而立之年的父亲作出了人生又一个重要抉择:重返北大深造!

  两年后,父亲南归。章太炎推荐父亲去振华女中任教。之后,父亲又应叶恭绰之邀,去上海任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专门委员,兼任光华大学、大夏大学等校的国学教授。

  七七事变后,江浙沪一带沦陷。硖石镇的家在空袭中被炸,待父亲从上海赶回来后,家中器用也被窃光了。局势紧张,唯有逃难。老母及一双儿女,全靠父亲一人照顾。一路颠簸,全家逃到莫干山。

  第二年,莫干山也来了日本兵,全家又窜避到德清仙潭。同年,祖母去世。1939年开春,父亲扶柩归里,将祖母归葬海宁东山。

  家已毁,无以归,1940年3月全家人转辗到南京。

  □父亲的学术、艺术成就

  二进北大是父亲人生的转折点,从此时到抗日战争爆发的不到十年是他著述的丰产期。其一生中最重要的著作《金陵大报恩寺塔志》就是父亲在南京教书时期写成的。

  父亲历来非常看重我国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当年家乡海宁东山智标塔年久失修,父亲与时任商会会长徐申如等乡绅商量,倡议以商界为主醵金修缮。终因日寇进占,事遂告寝,塔亦倾圮,此事父亲一直引为终身之憾。

  父亲关注金陵报恩寺塔,是在上世纪20年代在南京东南大学任教期间,此时塔、寺均已不存。父亲以一个传统文人的责任感编撰塔志,以保国粹,为其后恢复重建留下珍贵的历史人文和建筑资料。

  报恩寺建筑历史悠久。据父亲书中介绍,始建三国吴赤乌间,明永乐十年重建,毁于清咸丰六年太平军的炮火下。

  父亲付出大量心血编撰此书,从20年代起开始构思,多次到遗址踏勘多方罗致古籍。该书的采摭书目中列有书籍百余种,包括各种正史、稗史,各类文集、诗集及南京及其周边县市的地方志书,甚至还有《大英百科全书》、《美国百科全书》、S.W.Bushell的《中国美术》等外国书籍。对于一本志书来说,采集资料的多寡决定其价值与地位的高低。

  此书1937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叶恭绰先生题签,吴世昌先生作序。全书共分记载、古迹、梵宇等10个部分,约10万字,一寺千余年之兴替,了然于一册。

  此书出版后,很快引起了国内外同行关注。1937年12月,蔡元培致书商务印书馆主持人张元济:“《报恩塔志》本院历史研究所未能购印,托人向《金陵丛书》主编者询之。原稿遵示奉缴……”直到现在,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图书馆仍将该书列为收藏图书。

  父亲著作中,《灵璅阁诗》是诗集,收录父亲200多首诗作。

  耐汝幽寻意取斯,吾怀悱恻为题诗。

  未禁纷绪怜杨柳,剩有秋心托菤葹。

  烛尽宁随灰寸念,梦回尚自怅多时。

  从知哀乐真吾分,他日犹思笺楚辞。

  这首《自题灵璅阁》,可看作诗集点题之作。一个主题词——忧!身逢黑暗年代,一个传统知识分子,必然充满忧国忧民情怀。

  父亲的诗完全是现实主义的,它客观地反映现实,真实记录了个人遭际和国家危难。“丁戊杂诗”见证七七事变后,江浙沪沦陷的痛史;“孙言草”则是以诗歌形式对时事评论;而十余首身世之叹,则令人垂泪。除此还有一部分友朋赠答和纪游感赋。

  父亲诗的艺术特色,一为“真”,他说:“诗词必具有真性情,所谓声律词采尤其次。”所以他特别推崇纳兰性德。另一特色就是字句皆以平淡出之。

  这一时期父亲尚有《寿梓编》、《冰灯庵笔记》等手稿,内容均是介绍故乡海宁人文掌故、乡土风物等。2010年出版的《海宁历史人物名录》,有些人物的资料就录自《寿梓编》。

  此外,父亲在北大深造时还编了《历代平民诗集》。父亲认为,写诗并不是读书人的专利,生活在底层的平民百姓中也有传世佳作,那些反映劳动人民真情实感的诗歌,是中国文学的宝贵遗产。因父亲是海宁人,对乡邦文献特别重视,因此在收录时,浙西一带诗人的作品数量也较多。

  □杭州,最后的人生驿站

  1941年,父亲就职于浙江大学,聘为教授。此后一直定居杭州。  

  当时住在金鸡岭,环境幽静雅致。父亲的斋名“灵璅阁”,就是迁居此地后取的。

  灵璅(琐),指神灵境界,出自《离骚》。当时的传统知识分子多有此想,或许是因为社会黑暗,生活苦闷,需要寻找一点慰藉与寄托吧。

  茶余饭后,父亲便以临池、吟诗为乐。他吟诗用硖石方言,极为动听。父亲还特别喜欢家乡的灯彩,他认为海宁灯彩不仅是民间手艺,更重要的是它的文学艺术内涵。父亲先后以高价收购两副,后来其中一副“金陵十二钗”捐赠给了浙江博物馆。

  父亲重交游,教育界、出版界、书画界,甚至政界、商界都有他的挚友和熟人,来往甚勤的有陆维钊、郑晓沧、张宗祥、沙孟海、夏敬观、陈从周、宋云彬、王驾吾等。但父亲并不干谒奔竞,他始终是一介书生。

  1950年,父亲由省政府聘为省文管会常务委员。文管会同事大多是父亲的老友,朋友加同事,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当然是愉快的事情。

  当年文管会是藏龙卧虎之地:郦承铨是浙大教授,著名学者、诗人、书画家;朱家济是著名书法家、文物鉴定家,另一位就是沙孟海。文管会为文物考古和保护工作做出过重要贡献,黄公望的《剩山图》和明代花梨木长桌,就分别由郦承铨和朱家济收购进来的。

  1957年后,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先是空洞性肺结核,后来又查出肝癌。1960年12月2日,一个料峭的冬日,父亲的生命终于定格,终年63岁。

  跟随父亲一起随风而逝的还有他的封笔之作——《唐诗选注》。

  写作此书时他身体已经比较孱弱,书稿尚未杀青,父亲就病倒了,书稿的末尾是在疗养院里完成的。书稿完成,已是1957年底,交付宋云彬先生,谋付剞劂。此时宋先生贬谪中华书局任编辑,但鉴于当时的政治形势,出版这类书不合时宜,于是就搁置了。十年浩劫中,书稿不知所终,这是无法挽回的损失。

  父亲的墓碑由他的挚友陆维钊先生书丹。父亲当年居住在金鸡岭时的老邻舍黄叶邮先生写了一首挽诗,焚于灵前,尚记得其中一句为“风格高寒世亦惊”。

  真正的学人历史不会忘记,1981年,《纳兰性德年谱》由台湾商务印书馆再版;2005年,《浙江省人物志》中有关于父亲的专条。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金陵大报恩寺塔志》列入“南京稀见文献丛刊”出版。2008年8月7日,报恩寺塔遗址地宫开启,金陵报恩寺琉璃塔暨遗址园区一期工程将于2011年年底前完工。父亲若泉下有知,衷心乃曷胜欣悦!

回首页
来源:海宁日报  作者:张彦能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