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名人文化 正文

国旗故事

[ 发布时间: 2011-11-23 16:03:13   打印放大缩小 ]


    那一抹红鲜亮如血,

  流淌在中华大地的经脉里,

  融入江河,融入山川,

  流经村庄,流经城市,

  最后在你我的血管里静静流淌。

  如歌如泣的英雄儿女,

  悲壮深重的苦难历程,

  到今天,化作灼灼金星,

  熨帖在飘扬的那一抹鲜红上,

  凝视大地。

  追忆,国旗设计者曾联松

  ■钱兆华

  

  1999年10月19日,一位普通却又不平凡的老人——82岁的曾联松因病在上海逝世。说它不平凡,是因为这位老人设计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

  这位国旗设计者离开人间已12个年头,而今每每看到升起的五星红旗,总让笔者难以忘怀15年前在上海采访曾老时的情景,聆听着这位平凡老人不平凡的五星红旗设计经过。

  1996年3月22日,正值武警上海总队国旗班成立一周年,当时的国旗班班长张耀良和展旗手王林代表国旗班10名战士去拜望曾老。而我当时在武警上海总队担任新闻干事,随行采访。

  记得那天上午9时光景,我随战士们来到位于上海山阴路上的一幢老式居民木楼顶屋里,拜望了敬仰已久的国旗设计者曾联松老人。当时已79岁的曾老虽然行走不太方便,但谈起国旗的设计过程,激动之情仍溢于言表。

  那是1949年7月的一天,在中共地下党领导的秘密新闻据点——上海现代经济通讯社工作的曾联松偶然从报纸上看到了一则向全国征集新中国国旗、国徽和国歌歌词、曲谱的启事。自幼酷爱书画的他非常激动,即刻决定发挥自己的特长,设计一个国旗图案,以表达自己发自内心迎接新中国诞生的喜悦。

  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曾联松仰望群星闪烁的天空,陷入沉思。突然,他从人们常说的“盼星星、盼月亮”中得到启发:中国共产党不正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么?工人、农民等就像围着北斗的4颗小星星。想到这里,他赶快铺纸执笔,作画、剪贴。他先剪出一个大五角星象征中国共产党,并以大星导引于前,4颗小星环绕一侧,如星拱北斗。他把五角星设计为黄色,这不仅与象征革命的红色旗面相协调,也表达了中华儿女作为黄种人的自豪。这组金星图案应放在红旗的什么位置呢?经过反复推敲、比划,他把五星挪向旗面的左上方。如此一来,整个图案庄严而显华丽,明朗而不萧疏。

  根据这样的一个构图方案,曾联松制成两幅五星红旗图案:第一幅图案是左上角大五角星上贴着用红色油光纸制作的“镰刀斧头”标志;第二幅图案是左上角大五角星里则没有“镰刀斧头”标志。1949年8月中旬,他选择了第一幅图案寄去应征。

  谈到当年审定五星红旗时,曾老回忆说:“共收到来自全国的3000多幅国旗设计图稿。经过精选出来的38幅图案编成《国旗图案参考资料》,提交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审定。五星红旗图案为32号。”曾老说,毛主席拿着五星红旗图案后同意选为国旗,但建议删去“镰刀斧头”,成为一幅纯洁亮丽的五星红旗。毛主席当时是这样说的:五星红旗图案表现我国革命人民团结,现在要大团结,将来也要大团结,因此,现在也好,将来也好,又是团结,又是革命……

  五星红旗在3000多个国旗设计方案中被最终确定,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全体会议上投票通过,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由于大星上的镰刀斧头被删去,五星红旗由原来的个人创作变成了集体创作。

  听完曾老激动又深情的回忆,张耀良向曾老汇报了国旗班战士工作和学习的情况,并表示不辱使命,不负重托,当好国旗卫士,升好旗,护好旗。曾老听后连连点头。接着,曾老和战士们交谈,从国旗的诞生谈到《国旗法》的颁布,爱国主义将两代人深深联结在一起。

  最后,尽管曾老的手有些抖,但仍兴致勃勃地挥毫题写了一幅“维护祖国统一,做人民忠诚卫士”的书法作品,赠予战士。

  我环顾曾老家中,但见凡是挂在墙上的照片,总离不开用五星红旗作背景。曾老的整个生命与五星红旗维系在一起了。

  曾老原籍浙江瑞安,当他得知我也是浙江人时便风趣地说:“我们也算是半个老乡喽!”神情中充满着喜悦。

  2004年国庆55周年前夕,曾老的纪念铜像在上海嘉定长安墓园揭幕。揭幕的铜像造型为曾老右手握笔,眼睛注视着前方,仿佛看到了一面面飘扬在中华大地上的五星红旗……

  

  曾联松(1917-1999),浙江瑞安人,1936年考入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南京大学)经济系。193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99年10月19日在上海病逝

回首页
来源:  作者:  编辑:徐新民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