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闹元宵”,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全国各地在这-重大节日里,都要悬灯结彩,鼓乐喧天,全民同乐!有宫灯、鲤鱼灯、兔子灯、六角灯、扇子灯……等,一般都叫“彩灯”,未独浙江海宁叫“灯彩”。
“灯彩”与“彩灯”究竟有什么区别呢?据说,这里很有讲究,前者是指一种器物,后者却是指-种艺术精品。硖石灯彩,其名由来已久。在文史典籍上有过这样一段记载:
硖石,远在春秋时代时称峡山,又名夹谷,明朝末年诗人朱迩迈有“秦时夹谷城,流为谷湖水”诗句,据《浙江通志稿》记载:“始皇东游过长水,恶其势王(读汪。水广也、大也。《韵会》),令囚徒十万人,掘污其土,改长水为由拳县。”把绵延起伏的峡山凿开,让泛滥成灾的洪涝,穿过峡谷从黄道湖南排至澉浦入海。又下诏曰:“审其土地之宜,令黔首自实田。”(《汉书》)。秦始皇废除了井田制,实行分封制,让头包黑布的奴隶自己耕作田地,峡山的主峰由此得名“审山”。奴隶们从此摆脱了几千年残酷的统治,获得了人身自由,无不欢欣鼓舞,纷纷集会庆祝,有的采摘青松翠柏,结架扎彩,有的采集枯枝残叶,扎缚于树枝上,点燃后形成了“火树千光照,花焰七枝开”绚丽壮观的景象,人们在篝火旁载歌载舞,普天同庆,这可算是先民们最原始的“灯彩赛会”了。从此,由拳人将秦始皇奉为社稷之神,每年在春耕开始的前夕——清明节,由拳的百姓都要在审山之麓举行隆重的集会纪念,燃篝火、甩火球、迎火炬、舞火龙、放烟火等,夜以继日、通宵达旦,盛况空前。据《宁志遗闻》引孔灵符《会稽记》:“始皇崩,邑(由拳)人刻木为像祀之。东汉会稽(今苏州)太守王朗服膺儒家学派,贬黜秦始皇,弃像于江中,像乃溯江而上,人以为异,复立庙奉祀,大禹配食(隋朝大业(公元605~618)年间,由审山迁建于谷水西岸的茅桥堍)。据此,则禹、秦二皇合祀,始秦历汉,由来久矣。”
后来,在西汉初,由拳山下(今余杭县境内)的人用树皮、麻质纤维造出了藤纸(史称由拳纸,比东汉的蔡伦纸要早一百多年),于是由拳人就以竹篾为架,外糊由拳纸,又在灯面上绘图、刺孔,既透光又美观,这便是今“硖石灯彩”的雏形。
到了南宋朝,高宗赵构迁都临安(今杭州),偏安半壁江山,为了粉饰太平,元宵放灯已发展到新的高峰,扎灯、赛灯、赏灯蔚然成风,据《武林旧事》和《乾淳岁时记》等记载,当时,进京朝贡的灯品,有福州的白玉灯、安徽新安琉璃灯、江苏南京夹纱灯、常州料丝灯、苏州罗锦灯、杭州羊皮灯和硖石万眼罗灯等。正是各具特色,争奇斗妍。灯品中尤以针工细密的“万眼罗”最奇,南宋诗人范成大《灯市行》中有“叠玉千丝似鬼工,剪罗万眼人力穷”:诗句,点出了它比用轻罗、织锦剪裁结扎的罗锦灯更加精细、美观。当年硖石灯彩进京朝贡,被选为“灯彩精品”而悬挂在临安(杭州)东华门外凤楼前,故紫硖诗人许葆翰《硖川灯市》诗有“东华门外凤楼前,博得虚名非一年”句。从此,“硖石灯彩”便遐迩闻名。这就是“硖石灯彩”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