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风物·非遗 正文

人日称人

[ 发布时间: 2011-06-08 15:28:06   打印放大缩小 ]


  正月初七是“人日”。“人日”有何讲究,我不清楚,只知道旧时这一天要称人的斤两,因此也是小孩子最快乐的一天。

  查《辞海》,注译中有“正月初一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的说法(《北史·魏收传》引晋议郎董勋《答问礼俗说》)。“人日”条中又引白居易《人日》诗两句:“元日到人日,未有不阴时。”此种解译,似不得要领,好在高适有《人日寄杜二拾遗》诗,云:“人日题诗寄草堂,遥怜故人思故乡。柳条弄色不忍见,梅花满枝空断肠。身在南蕃无所预,心怀百忧复千虑。今年人日空相忆,明年人日知何处?一卧东山三十春,岂知书剑老风尘。龙种还忝二千石,愧尔东西南北人!”从高诗的诗意看,“每逢佳节倍思亲”,人日也是游子思念家乡,人们思念亲人、友人的日子。

  斜桥这个乡间小镇,虽然有两三千居民,且是旧时海宁县的“五大镇”之一,自古繁华,但在“一甲”之前,一些猪行、羊行、柴行、炭行、榨菜行,连磅秤也还没有呢,最大的秤,也只有200斤到梢的红木干或乌木干的抬秤(称重物时两个人抬着插在秤纽中的杠子)。

  “人日”这天,斜桥街上所有猪行、羊行等做大宗生意的行铺里的抬秤,一律用来称人,不再称其他东西,这倒不失为民间对人的一种朴素的尊重。

  元吉弄西首,是贝三毛开的双门面小猪行,年关是小猪生意的淡季,店堂里没有了往日的猪叫猪嚎,虽然后屋猪圈里的陈年烂草还在散发猪粪臭味,但已无关紧要。初六下午,三毛伯就搬来梯子,将一根粗绳圈套在店堂楼楞上那只铁钩上,绳子的下端,穿进乌木秤杆上的第一个秤纽。接着又找来一只矮脚烧火凳,凳脚两头套上绳子,在两根绳子的上端打了个结,将它挂在了乌木秤的秤钩上。这样,人只要往那条悬空的凳子上一坐,缩起腿脚,撑秤的师傅拨动秤锤,即时便拉长了嗓子,喊道:“这位客官,一百××斤!”、“这位小官人××斤”

  三毛伯校好秤花,在秤杆上做好记号(减去烧火凳的重量),将乌木秤取了下来,又将烧火凳上端的绳子与楼楞上挂下来的绳子结在了一起,对围着看闹猛的我们说:“称人要明天呢。你们这些小把戏,想荡秋千了吧?不过要当心,别摔下来。”于是,这小猪行的店堂,便成了孩子们的天下——欢欢喜喜地秋起千荡来了。

  我等胆子小的,就规规矩矩地坐在凳子上,双手抓住绳子,请未轮到的小朋友推;龙乾等胆子大的,就站到凳子上,双手抓住两旁的绳子,双脚向下一蹲,屁股往上一抬,自由自在地晃荡起来。

  次日晨,四乡八村到镇上出早市的人们,不分男女老少,不分熟人生人,不分城里人乡下人,都嘻嘻哈哈地来到三毛伯的小猪行里秤人。有些大姑娘和小伙子称了一次不算数,又结伴到王元昌羊行里再称,到黄墩港桥西的柴行里再称,到西环桥河南的炭行里再称……我们这些镇上的孩子,更是“小狗落茅坑”,高兴得不得了,跑东跑西,上南落北,街面上七八家称人的店铺,一个也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