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风物·非遗 正文

神农茶艺馆抒怀

[ 发布时间: 2011-06-03 16:11:40   打印放大缩小 ]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看到父亲经常买回来一包包茶沫,全神贯注地冲饮,然后渍渍嘴唇嘘嘘不已。我在青年的时候又曾见忘年交朱文信先生,这位无锡国专毕业的落难秀才,经常把茶沫煮汁再喝,当他喝上一二口这浓墨似的茶,便会精神闪铄,喷气有声。当时我只以为,父亲的饮茶是一种干渴,朱先生的饮茶是一种提神法,只是到了年过半百的今天,我才倏然领悟,原来父亲的一日三餐茶饮,是一种找到知己的情水交流,朱先生的煮茶之饮,是找到了他生命与力量的接连之点。难怪父亲有此知己而长寿八六而息,朱先生在临终一刻,终于考上了一家中医研究院的研究员。这其中虽耳濡目染,我却并不那么热衷于饮茶,只在坐了办公室后,是无聊慢慢培养成了喝茶的习惯,但对于品茶,竟从来没有一点在心过。

  也许是世事过多的纷扰,也可是生命之汁慢慢干涸,某一天,我终于找到了一家涤燥漫扰、滋润命脉的可栖之处,那就是刚满周岁的神农茶艺馆。来到这里,仿佛是从置身喧嚣的大街走入了意外宁静的一隅,又宛若跳跃于现代那鳞次栉比高楼的眩晕之累,改坐于画梁回廊的幽闲古雅中安享息神之慰。它就这样鬼使神差地让我一次走近这座茶馆,一次次与它无忌地轻闲自在起来。

  这是一个用现代手法表现古典文化的杰作。入茶艺馆大门,迎接茶客的是一堵拱型泥墙,那嵌入墙内的有瓦片、青藤、茶壶、牛头,在不同墙色的辉映下,各具韵味,耐人咀嚼。踏着仿古地平砖,你会一下看到间隔近米的宋明时期的太师椅合着十多张朱漆锃亮的刻花方桌,一溜长排向前延伸,宛若《水浒传》中快活林的茶坊,那阵势又可令人想到古人十里长宴的那种繁华和欢快。走至中间,刻有人物社戏的雕花栏杆围隆起一个戏台,豁然给你一个别有洞天之感。戏台的东西南三方各有“得闲、图南、坐忘”三个方亭,形成一个品字,想必是含有品茶之意。右侧,乃长方不一的包厢,均以青砖砌墙而成。临街一面,或间以雕花方框,或间以瓦堆砖造的圆洞,匠心独运地把江南园林形式移至室内,茶客置身其中,晃如梦游苏杭园林之间。包厢的入口,或以帘代门,或以兰花布作门,风吹来,帘卷布飘,令人油然想起李清照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古诗来。那一排排长短不一的落地堂窗,挂上轻薄透剔的竹帘,人影在帘下隐隐晃动的。自然不再是轻移莲步的窈窕淑女,而是身穿时装,手握全球通的健美靓女,探香窥玉,自是别有时代之感了。抬起头,即可见用芦菲作成的顶棚,间阴着灯光的透射,它把光线艺术地梳理一下,在这些或明或清式建筑的氛围里,即时便可折射出历史的韵味来。尤为令人惬意的,是通往卫生间前的一片小天地,这里脚底下是碧水金鱼,透底可见粒粒呈亮的河卵石,正面墙以青石板样式作墙面,涂以青漆,有受潮之感,全江南的盈盈水分,在这里诗意般地凝脂不散。墙的顶端处,又让别出心裁地横架着一辆小水车,陡添一分民间生活气息,让你想到小桥流水人家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遥远的先民生活。若你返顾身来,经直走向西隅,那可又是一个别有洞天之地,卵石小径,曲线竹林,热带生风,莺啼竹枝,坐于藤椅上品茗,自有一派南国风味滋生于心喉之间。

  这是一个整体的传统文化的时空再现,同时又被艺术地切割成一个个具体文化层面。

  这是一个行为艺术在茶文化中的现代式表现,同时又是弘扬传统文化的实验基地。

  坐在这里品茶,仿佛回到了梦牵魂绕的那个我们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那浪苑仙葩、美玉无瑕的仙境,那水中月,镜中花的幻境,会使你忘却当下一切的忧愁与烦恼。一把把特意制成的紫砂壶,似一个个历史老人,以茶代话,在向你娓娓道来你不曾听到或想到的事情,一片片飘浮的绿叶,在茶杯这个小小天地里,在与你的亲吻中和你真醇交流。一批自发来到茶馆的民间音乐老艺人,坐上戏台为茶客门送上一曲《清香满山月》或《江南丝竹》,他们或许拉得不太标准,但那自娱自乐的神情与浓浓的乡情乡味,却能引出你无穷的遐思:它会令你想起秦淮河畔戏谑江山的婉转歌声和嫣然一笑而飘入历史的美人音容,它会使你感到西子湖畔白娘子与许仙断桥之会的情怨恩仇,它会让你看到梁祝为追求真爱而起飞化蝶的自由之舞,它会让你听到杜十娘怒掷百宝箱时长江上溅起的声声怨浪……

  触境怀古,睹物思旧,它又会让我们重新忆起发生在海宁的二则饮茶故事。

  一说乾隆皇帝南巡微服暗访,某日因迷路赶路渴而难撑,来到离神农茶艺馆十五公里处的斜川乡范家埭讨茶喝的事。老茶农一贫如洗当然不会有高档贡品茶侍奉天子,只好摘下门前自家园内几枝茶树上的嫩叶为他冲饮解渴,本已干渴难熬的乾隆,一下尝到清凉别致的野味茶水,当然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于是龙颜大悦,急忙询问此茶为何名,那老农仅种廖廖几棵茶树以作己饮,从不曾上市销售,也更不曾想到要为这廖廖几叶命名,顿时语塞。幸有老农之伴机灵过人,心想这里是范家埭,就说是“范茶”吧。也是江南吴语发音之别,皇上错把“范茶”听为“晚茶”,然天子开口即为金口不改,“晚茶”一名便沿袭至今,成了海宁乡土文化中一个小小的民间故事。

  从清朝乾隆年间一跃近二百年,便是民国时期。在海宁硖石仓基街口,西寺桥堍,有一南向邻水,西对西山,老屋两楹,窗明几净的“宜园茶馆”,室内设有十几张茶桌和二三十只藤椅,除了供应香茗之外,还设有围棋和棋局,任凭茶客随意取用。它的“老茶客”们,几乎每人都有固定的座位,虽没有按座编号但这些风雨无阻,天天光临的老茶客们,都很自然地“各就各位”,从不“越雷池一步”。来这里饮茶的,既有钱境塘、蒋藻新等地方文化名人,又有张宗祥、朱起凤等一代名师。老儒生蒋启霆先生曾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谈及宜园茶馆的一桩轶闻。有一年,徐志摩先生邀同胡适博士来硖石游览,并陪他到宜园饮茶。当胡适到了这家古雅的茶馆,目击这许多当地的耆旧遗老,他悄悄地对徐志摩说:“我想送宜园茶馆一副对联:‘三间东倒西歪屋,几个稀奇古怪人’”。说着,两人环顾一周,同声放怀大笑,惹得旁人感到莫名其妙,瞠目相视。而这副诙谐名联,却为宜园茶馆平添了一段笑林韵史。

  事过境迁,昔日的宜园茶馆早已不复存在,但代之以出现的神农茶艺馆,却以它新的面貌新的规模再次以正宗的茶馆出现在硖石这块已具有六千多年历史的土地上。馆主陈伟农是位具有超前意识的年青画家,他身体力行地把中国传统文化再现在他的神农茶艺馆,而神农茶艺馆又无形中成了他以现代艺术手法创造的一个传统文化艺术品。尔今的神农茶艺馆,在名人荟萃,文事相聚方面,一点也不逊色于当年的宜园茶馆,你瞧:

  首届“神农杯”茶文化诗歌散文赛在此举行,中国茶博士周文棠先生到场祝贺;

  青年摄影家袁培德西部摄影幻灯讲座在此举行,海宁文化界名流会聚一堂;

  南京、上海、厦门一批建筑师来访,博士王澍、陈健欲写专文歌颂神农茶艺馆;

  小学生近千人在这里朗诵课文《说茶》,让童稚之心铬上浓浓香味的祖国茶文化的传神之韵;

  著名文化艺术界人士导演谢晋,书法家陈振濂,雕塑家曾成钢,画家潘鸿海、高友林,建筑学博士王澍、陈健,美学理论家许明等光临茶馆,并忘情为茶馆赞叹;

  英国、印度、日本、美国等一批又一批外宾慕名专程到此喝茶……

  真可谓主雅客来勤,枝高凤来栖。

  来到这里,见不到大碗茶的豪情壮气,看不到日本茶道的几多清规戒律。与宜香茶馆不同的是,尔今的茶客已非单纯的文化雅士,而是汇集了四方英雄豪杰。他们有的把茶当作女人,又把女人视作汹涌的大海,他们会在这里吞吐这个大海,在吞吐中抒情,在吞吐中挥霍着他们的生命。有的人又把茶当作自己憩息的小舟,他们愿自己就象茶叶一样化作一片片小舟,在碧绿的水中悠然荡漾,把他们的理想、追求连同忧愁与苦闷,都随着这叶绿舟在茶水的冲泡中上下浮动,左右飘忽,直至味干茶淡,也就到了该回家歇息的时候了。有的人把茶当作商场上传递信息的绿色使者,在巧言辞令与谈笑风生之间,让一杯杯佳茗滋润着未来可能的财富。也有的人把茶当作红娘,以叶叶情脉,片片相思,浇灌下爱的琼浆,让流不完的生命之液,去诉说表不尽的心意,唠不断的情丝。真正的文化它必然带着某种批判性。在这秦始皇因此地有皇气而令劈开一山分二的硖石,在这弘扬传统文化去批判某些拙劣的所谓后现代文化的神农茶艺馆里,我们看到了市场经济冲击下,中国传统文化自有它自身生存发展的价值指向,我们看到在茶雾氤氲之中,一个个当代的胡雪岩、徐志摩、关汉卿、梁祝将会驾雾而出,再铸风流。

  历史是我们饮之不尽的一杯茶,二千多年前,《神农本草经》就有“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一说,其中古时的“荼”即是今天的“茶”,神农茶艺馆之名,想必源发于此。而艺者,我想在这里不在于表演,更重在对传统文化的弘扬上,那北魏文物的展出,汉唐风格的再现,那竹子书架上老庄哲学、《读书》、《随笔》和《时尚》类文化杂志的陈列……依此,神农茶艺馆也是我们今天荡涤污垢秽念,正规我们清白为人的一个德修之地。

  茶叶也是一片生命,对生命的一种神圣敬畏,使我们只能慢慢品尝着它的内容,而水的冲泡则是把江湖拎在手中,把江湖含在口中,人生的滋味,大千世界的沧桑,于水的流动中显出,于喉间的厮磨中体会。水泡出了茶,茶滋润了水,茶与饮构成了中国文化一个新的生命,所以人们的脚步往往会自然地踱入到这里来,人与茶成了不解之缘,茶与水又给了人无穷的魅力。呵,茶,神奇的小叶,牵着你的心情,牵着你的欲望,牵着你的闲散,牵着你的渴望,从秦之栈道走到现代化的高速公路,你牵着我们,把生命的绿色化为一杯茶水,熏香着我们迈入新的世纪。什么是现代化给你带来负面的累赘?是喧嚣,是污染,是冷漠,是计较,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神农茶艺馆一壶清香味甘的茶水,将会洗去你灵魂的污染与心灵的劳累。

  一位对茶水怀有特殊感情的姑娘,曾描绘过日本的茶道:茶客进入茶室时,要从狭窄的门口跪入。在茶室中要以诗、书、画表现当日的主题。还有类似见什么人鞠什么躬(从15度到90度),鼓掌时两只手前后应错开多少(几公分)……好在神农茶艺馆可不会东施效颦般有那么多清规戒律的饮茶礼仪,时代进入一个多元文化的局面,我们的饮茶自然宜取于宽松自然,除却粗野,我们不需要什么修炼精神,繁复礼仪,到神农茶艺馆,你只需要随意来,随心喝,随口说,随便坐。

  “天香瑞彩含絪緼,国色娇绿和茶魂。”神农茶艺馆愿我们天天与你轻闲自在,融洽温温。

  获《北京文学》首届老舍散文奖优秀奖

回首页
来源:   作者: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