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风物·非遗 正文

踏起水车唱哈头

[ 发布时间: 2011-06-03 10:36:36   打印放大缩小 ]


  因为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缘故,所以常常可以看到农民踏水车这一道风景。然而这道风景,对于农民们来说,却是苦与累的代名词。从前抗旱灌溉全凭这人力水车,几班人轮番上阵,靠在这水车上没日没夜地踏,既枯燥乏味,又累得脚痠腿软。有俗话说踏水车踏断脚筋,可见其劳动强度之大。

  在我十多岁的时候,有次老家旁边的鱼池要干,水车已架好,我来了兴趣,叫上几位同学一起上去踏水车。我们刚上去踏的时候,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脚下的轴柱,左一脚、右一脚,看似交替走路模样十分容易;其实不然,车轴刚一转动,踏着的脚就找不到北了,一会儿掉下来,一会儿掉下来;轴在转动,脚却无着落,此时我们只能是双臂用力吊在那横木上(俗称吊田鸡),一副狼狈相。然而我们都不甘心,踏踏吊吊、吊吊踏踏,终于找到了点节奏感和用力度,慢慢觉得顺畅起来,可终究是吃力得很,这水断断续续地上来,滴呖嗒啦枯涩得很,全无一点活力冲劲。三转也没踏到,我就累得气喘吁吁,腿也用不出劲来,象灌了铅似地沉重,其他几位同学也说吃力得不行了,大家只好赶紧打住,乖乖从水车上下来。此时,我才知这踏水车是如此地吃力,决不是什么好玩的行当。

  然而,在海宁农村,这繁重的踏水车劳动,却衍生出了一种雄浑豪放的民间曲调,响彻在下里巴人之间,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哈头歌”,又叫车水号子歌。这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从劳动号子中直接演化而来的“哈头歌”,起初只是农民在踏水车感到吃力时所发出的吭唷吭唷简单的喊叹声,聪明的农民将这喊叹声添油加醋了一番,顿时让他们感到了劳动的乐趣,这踏水车时的枯燥乏味乏力似乎也减轻了许多。

  那么,为何要叫“哈头歌”呢?这是与海宁的民间俚语分不开的。踏水车要记数,聪明的农民为了方便记数,就在水车轴的某一轮板上和水车链的某一块幅板上各系上红绸之类的东西作为记号,而有记号的刮水幅板要转十二圈才能与轴轮板上的记号会合一次,这一次会合,海宁东部湖塘一带的农民俚语称之为“哈头”,“哈头歌”由此而来。

  正月梅花二月杏,三月桃花四月槐,五月石榴六月荷,七月茉莉八月桂,九月菊花十月芙,“哈头歌”利用十个月的花事唱开了,唱到第十哈后倒过来用十月的花事加正月的花事合并来唱,依此类推,一直唱到十七哈为止。

  “踏起来啊踏起来,用点劲道踏起来------正月里来梅花开,踏起来啊踏起来------”,这“哈头歌”通俗有趣,便于哼唱,一经产生就在海宁东部湖塘、马桥一带风行开来,继后波及全县。凡踏水车之时,必会哼起这“哈头歌”,一轮上去踏十七哈后下来休息,这十七哈也就是水车转二百零四转,等于农村通俗所讲的“一碗烟”。

  劳动创造音乐,音乐促进劳动、快乐劳动,这“哈头歌”由字而发声,由声而成调,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在当地文化馆音乐干部的辅导帮助下,农民周喜康等竟将这劳动号子唱出了“山”,把这“下里巴人”的歌曲唱到了省里、唱到了北京,获得好评如潮。

  如今,农村灌溉用的是抽水机,这水车已成为历史文物,只能在某些农家乐之类的旅游景点上或农具博物馆中见到。而作为车水号子的“哈头歌”沉寂多年之后,今年重又在海宁的文艺舞台上响起,雄浑豪放,透露着积极进取的潮乡精神。

回首页
来源:   作者: 张毅强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