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风物·非遗 正文

民间传说——殷福生传奇

[ 发布时间: 2011-06-02 10:29:08   打印放大缩小 ]


  清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海宁农民被清政府的苛捐杂税压得喘不过气来,有些地方甚至连口粮也被征尽,被逼上绝路的海宁农民在忍无可忍的境况下举起了义旗,与腐败的清政府抗衡。他们推翻收租船、赶跑收租人,举起铁耙扁担“造反”了,为首的便是路仲殷家船、大云村的农民钱春山、殷福生等人。农民的队伍一路打到了县城盐官,最后被清政府洋枪队打散。这就是海宁历史上有名的“打漕”运动。

  “打漕”运动失败后,钱春山、殷福生潜入民间,暗中活动,准备再举义旗;而官府则派出大批兵丁,到处搜索钱春山、殷福生等人,双方又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

  

  芝普庵,离殷家船约四五里路,是吴越檇李大战留下的唯一遗迹。庵不大,三开间两进,庵里已没有菩萨,但神龛还在。庵内尘埃盈积、蛛网缠结,一派苍凉,大火焚烧的痕迹处处可见。显然这是一座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打理的庵堂。庵西一棵粗可三人合抱的香樟树散开它那巨大的树冠,遮阴了半个庵堂。

  夜,没有一丝风,初秋时节依然让人感到阵阵燥热。

  钱春山独自一人走出了殷家船,消失在夜幕中。

  几条黑影在芝普庵边闪过,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芝普庵上空,旋即寂然无声。

  钱春山走着走着,一阵风起,耳根顿觉一凉,他第一反应就是往下一蹲,紧接着一个滚翻落在二丈开外,旋即跃起,沉下身子马步一扎,环视四周,却未见任何活口。他感到有点奇怪,这空旷的田野上又没有任何遮掩物体,刚才明明耳根有凉风袭来,怎么会不见偷袭者呢?难道是自己心情紧张产生的错觉?正在纳闷之际,忽从芝普庵方向隐隐传来一阵惨叫,尖厉而绝望。

  “不好!”钱春山脚下一紧,腿肚子一抽,人已窜出三丈,向芝普庵方向狂奔起来。

  小蛮在傍晚时分走到了大云村寨,找到了寨主殷福生,告诉殷福生:钱春山准备在今晚三更与你在芝普庵碰头,有要事相商。

  殷福生一听,忙对小蛮说:“小蛮,这碰头地点得改,因为芝普庵已经被官府盯住了,不安全了。你马上回去告诉春山,碰头地点改在杉木坟!

  小蛮不敢怠慢,立即返回殷家船,却没有找到钱春山,问了几位熟人,都说不知。他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估摸钱春山可能在去芝普庵的路上,便连忙往芝普庵方向跑。但到了芝普庵也没有碰到钱春山,心里不免焦急起来。他正想从原路返回,希望能在半路碰到钱春山,以便把这一要紧事告诉钱春山。

  此时,那棵巨大的古樟树后面跳出两个人,手持单刀,一前一后凶神恶煞般地站在了小蛮的面前。

  “往哪里去?”一人厉声问道。

  “回家。”小蛮平静地回答。

  “回家,这么晚了回家,你家在哪儿?我看你是通风报信的吧!嘿嘿,小子,实话告诉爷,否则,这刀不认人!”那人把手中的刀扬了扬。

  “就在前面殷家船。”小蛮仍然平静地回答,他知道,今晚他是遇到了清兵的埋伏,有麻烦了。

  “殷家船?那不就是钱春山所在的村吗!钱春山,就是带头抗租的,你知道吗?”另一位持刀人接口问。

  “我不知道。”话刚一出口,小蛮知道糟了,殷家船的人哪个不知道钱春山?自己既然是殷家船的,怎能说不知道呢。但为时已晚。

  “不知道!看刀!”一清兵举起单刀就往小蛮头上砍来。

  小蛮赶紧往边上一侧,随即一个扫堂腿,扫倒了那位清兵,岂料那清兵一个鲤鱼打挺立即站了起来。黑暗中小蛮匕首出手,只见白光一闪,“啊”的一声,一人应声倒地。此时庵内又有几条人影窜了出来,五个人影围着一个人影。又多了四人,小蛮心知不妙,不敢恋战,急忙运起功夫,腾身而起,跃上了旁边的古樟树杈,刚待站稳,便一声惨叫,可怜小蛮重重地摔在地上,当场殒命。这时古樟树上跳下两名持刀的清兵,“嘿嘿”干笑了几声。

  芝普庵又恢复了平静。

 [1] [2] [3] [4] 下一页
回首页
来源: 海宁日报   作者: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