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灯文化 正文

茶壶灯彩人间传——陈伟炎

[ 发布时间: 2011-02-23 10:23:28   打印放大缩小 ]


   

  -文/摄  陆晓明

  “我认为,大型灯虽然好看但不好携带,所以,小型灯才是硖石灯彩大步走向市场的突破口。”刚一落座,87岁的陈伟炎老人便开门见山地表达了他对硖石灯彩传承发展的个人看法。

  “灯彩个头太大,上海、杭州等地来的一般游客基本都是只看不买。”是啊,如果艺术品只能孤芳自赏,那终将失去它传播流广、教化熏陶的价值,甚至于黯然泯灭。于是陈老日夜思索着改良的方法,让灯彩既保持传统艺术的精髓,又有所创新,以吸引大众挑剔的目光。

  正是这一具有历史使命感的思考,让硖石灯彩从此有了新型的作品——小小的茶壶灯——传世。

  陈老从小父母早亡,姑母带他到7岁时也撒手人寰。此后,他跟着姑母的公公生活,13岁就离家独自谋生。新中国成立后,陈老过上了稳定的生活。

  1991年,他从单位退休后,选择了灯彩制作作为自己的“个人项目”。当时,孙惟君先生尚健在,而他跟孙先生有一点亲戚关系,两人交往已久。孙先生一番点拨,陈老做出来的灯彩就像模像样了。1992年,他精心制作的一对梅花灯加入海宁小型灯组,参加山东淄博的全国花灯邀请赛,获得一等奖。这大大鼓励了他在灯彩制作的道路上继续大踏步前进。

  自从走上这条艺术之路,陈老就开始不断地思考,如何让硖石灯彩更具有生命力,更适应市场的发展。最终,他的结论就是要“小型化”。但是,具体该做什么灯比较合适呢?

  那年盛夏的一天,陈老来到同为灯彩艺人的章卓金家里做客。聊天喝茶之余,他突然被满满一屋的紫砂茶壶吸引住了。“这个高高的是明代执壶,那个方的是四方壶。”看着陈老充满兴趣的目光,章卓金高兴地讲解了起来。“茶文化源远流长,茶壶形状也千姿百态,如果能和灯彩相结合,做个茶壶灯岂不乐哉?” 章卓金一听,没错,是个好主意啊。于是当场表示支持陈老创制茶壶灯。从此,这样一个绝妙的创意就伴随着陈老,开始了他制作茶壶灯的漫漫长路。

  “他收集茶壶形状可是费了不少工夫的,还被迫买了100包烟。”陈老的老伴提起当年的事情,还有点儿嗔怪。当时,有个卖烟的知道陈老喜欢茶壶,刚巧卖的烟里面每包送一张有名壶介绍的烟卡,一共100张,便向他作推荐。陈老一看,烟卡很精美,上面印着的茶壶也都很清晰漂亮,就动了心。陈老烟酒不沾,便和卖烟的先讲好,只买卡不买烟。可后来卖烟的反悔说要卡就要买烟,不然就不卖了。陈老爱壶心切,只好既买了卡,又买了烟。为了制作独具风格的茶壶灯,海宁的巷尾集市、古玩货摊之间,常常能看见陈老的身影,他到处收集茶壶资料,作为自己制作茶壶灯的参考。并且,最初的几年里,他翻烂了好几本专业书。至于画了多少茶壶图,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家里所有的柜子里,几乎都被图纸和画本塞满了。

  1997年香港回归后,陈老为了庆祝盛世,表达喜悦之情,在800天的时间里制作了99盏茶壶灯,庆祝1999年澳门回归祖国。这一次,他花去宣纸近百张,铅丝用去两千克,针刺超过一百万孔。

  99盏茶壶灯的颜色有紫色、红色、黄色、蓝色等十多种,造型按几何形体、自然形体、筋纹形体分为三大类,有乡间小曲、田园风情、古色古香、现代风情等四大系列,形象逼真,惟妙惟肖,每一盏茶壶灯的壶身、壶盖都可以分离,通身布满细密的针孔,底为空心,通电放灯时,光线通过针眼,呈现出一幅幅山水、花卉和书法图案,若隐若现,幽静秀美,令人叫绝。

  南瓜灯是陈老颇为得意的作品,灯的式样就取自我们常吃的南瓜,颜色鹅黄,壶身圆润,最让人称奇的是壶盖上的蒂头还是真的南瓜蒂。“这个蒂头是从许多蒂头中挑出来的。他做南瓜灯那会儿,家里吃了不下两三百个南瓜,都吃厌了!”老伴“抱怨”道。

  现在,陈老除了耳朵不太好使,依然精力蛮好。不过,他还是降低了一些制灯的工作强度,没有以前那么“抓紧”了。近来,他兴致勃勃地制作了一些小福娃灯、小鼠灯,供自己赏玩。

  “硖石灯彩要发展,找到创新突破口还不够,还需要一批接班人。我如今在想如何培养接班人的问题。”陈老意味深长地说。

回首页
来源: 海宁日报   作者: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