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灯文化 正文

为了当初的诺言 ——胡金龙

[ 发布时间: 2011-02-23 10:23:28   打印放大缩小 ]


  胡金龙说:“翻过艰险的高山,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了。”

  也因为自己的莫大兴趣,57岁的灯彩艺人胡金龙在研制硖石灯彩的道路上,一走就是28年。

  “当年的伙伴一个又一个离开,我坚持住了,并把它当作了自己一生的事业和追求。”抚今追昔,胡金龙不禁感慨万千。

  说起灯彩制作,胡金龙其实也是“半路出家”。1980年,当时他在一家水泥厂担任厂医,工作比较轻松。因为一次偶然的机遇,他闯入了硖石灯彩的“艺术之门”。

  那年,水泥厂领导给胡金龙派了个任务,叫他组织人手做一盏灯,准备参加市里的灯会。胡金龙本来对硖石灯彩就有浓厚兴趣,便欣然接受了任务。他找到了著名的老一辈灯彩艺人孙惟君先生,请他帮忙把关。几个月后,灯做成了,胡金龙也拜了孙惟君为师。“正是有了孙先生的言传身教,我才真正踏入了这一行。”胡金龙说。

  作为一名艺人,首先是要能创造出合格的作品。胡金龙独立制作的第一盏灯,就是后来成名的“彩莲船灯”。从采购材料,到构思设计,全由胡金龙一个人张罗。白天工作没时间,他就利用晚上制作,每天不到夜里10点不歇工。整整两年时间,他把晚上的空闲时间都化在了制作灯彩上,此等毅力不可谓不惊人。

  在制作过程中,对胡金龙这个徒弟颇为欣赏的孙惟君先生,三天两头上门进行指点,教胡金龙如何完成那些比较复杂的工艺。

  头一次独立制作灯彩,粗糙和瑕疵显然不可避免。“那盏灯,我是返了好几次工的,做得不对就修改,做得不漂亮就重来。”胡金龙笑言。

  正是在这修修改改直到最后完成的经历中,原本对硖石灯彩仅停留在兴趣层面的他终于登堂入室,全面掌握了制作艺术,成了一名灯彩制作能手。

  而那盏可谓呕心沥血而成的“彩莲船灯”,在后来的一次全国花灯邀请赛上一鸣惊人,拿下了代表最高荣誉的一等奖。

  胡金龙“一炮走红”,他对灯彩艺术的追求更加执着,更加自信了。

  然而,一个现实的问题接踵而至:改革开放风起云涌,人们对经济效益最大化的追求表现出了较为一致的兴趣。胡金龙自己也开了一个店,搞了一些经营。此时,就古老的硖石灯彩来说,似乎是很难具有商品价值。对于灯彩制作,胡金龙开始有所动摇,是不是放弃算了呢?得知弟子的苦恼,孙惟君先生赶来了,先生一再鼓励他:硖石灯彩这门艺术,具有独特魅力,一定要传承下去,再说你已有了这么好的底子,如果放弃,非常可惜。

  从老师深情的话语中,胡金龙感到了一种沉甸甸的使命感。是啊,自己对此本来就有很浓的兴趣,现在又正好各种细活都学会了,假若就此放弃,确实挺遗憾的。胡金龙左思右想,决定听从老师的话,继续走这条路。

  这条路不走则已,一走就一直走到了现在。

  1992年,胡金龙牵头成立硖石灯彩工艺社,开头的3万元启动资金,由原工作单位水泥厂投入。工艺社起步的前三年,连续亏损,不但把3万元启动资金给“吃”掉了,又把后来借的3万元也给亏掉了。直到1996年,随着市场的拓宽,工艺社才扭亏为盈,还掉了6万元的负债。

  1998年,德高望重的孙惟君先生去世。先生过世前,拉着胡金龙的手一再嘱托:现在硖石灯彩已经走出了一条新路,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让这门手艺失传。看着老师担心的神情,下定决心的胡金龙许下诺言:定不负老师所托。

  “孙先生走时很放心。”胡金龙表示。

  眼下,胡金龙已经把工艺社发展成了一个公司,每天带领手下10多号人专业制作灯彩。随着技术的推陈出新和人们需求的日新月异,现代灯彩已经从过去的“静止模式”发展到了“有声有色”的新阶段。胡金龙的公司里每天都在制作灯彩,订单近的来自本市、周边县市,远的从国外而来,这不,过年这几天师傅们还在制作一盏老鼠灯,买方是新西兰的。而这次海宁灯会,胡金龙也承担了8盏灯的制作任务,已经接近完成了。

  尽管硖石灯彩如今面临着后继人才缺乏等新老问题,但执着的胡金龙依然坚信,只要大家都来关心硖石灯彩,什么困难都能解决。

回首页
来源: 海宁日报   作者: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