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灯文化 正文

“硖石灯彩”形成的三个阶段

[ 发布时间: 2011-01-07 15:28:56   打印放大缩小 ]


  •章卓金•

  多年来,对传统文化的普遍挖掘,继承和弘扬向人们展示了无数个美不胜收的艺术长廊。改革开放后,四面八方的中华灯工艺一次次地走进了大都市的艺术殿堂,表达了人们对美好事物,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灯——是火的艺术,灯彩——又是灯的艺术,它浸润着中华民族的传统风格与风俗。“硖石灯彩”——它又是彩灯中的独特艺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堪称“江南一绝”的硖石灯彩的形成,应该说经历了大约三个阶段的过程。

  一、缘起

  由秦及汉的灯火洗礼

  (始皇帝赢政〈公元前200余年〉——唐禧宗乾符〈公元680余年〉)

  独特的海宁地理,引来了大自然无比壮美的涌潮奇观,良渚与马家浜的古代文明又是养育这方生灵的摇篮,“硖石灯彩”的发生发展,正象许多的天赐尤物一样有它讲不尽的缘由。

  据《浙江志通稿》记载:“始皇东游过此,恶其势王大也,令十万囚徒掘污其土,改长水为由拳县。”(海宁即称为由拳)又据《硖川续志》稿:“硖石,又称峡石,以山夹山而得名,相传两山相连,秦始皇游此,觉其山有王气,兴工开掘,分为两山,一曰东山,一曰西山。东山又称审山,西山又称紫微山。”

  始皇发十万囚徒开山辟水,地方官府遂命“家家张灯亮火,工地的日夜劳作又要以火示明,于是有传把火把缚扎于树枝上作照明,形成了:“火树千光照”的壮观景象。陈宰在《漫话硖石灯彩》一文中引《汉书》秦始皇诏曰:“审其土地之宜,令黔首自实田”(黔首即脸上刺记的奴隶)。显然,获得了田地与自由的奴隶是欢欣的,他们燃火把以示庆的原始“灯火会”就是为什么几百年来海宁的地方灯事活动乃至民间一些集会都以火把开道的历史缘由。至于甩火球,放烟火等,实际上则是海宁灯事的缘起之一。

  汉显宗孝明帝(永平18年,公元67年)佛教盛兴。蔡愔从印度求佛法回,孝明帝亦笃信其佛,传谕在元宵要“燃灯尊佛”。这是民间的民事活动与佛事仪式的一种揉合,它既有广泛性也有其地方性。

  汉代,民间传有正月望日“以火祭神”的习俗,并“起灯照明”送神,故称为“神明”。当然,最初的“灯”的雏形是简陋的,传以“竹蔑为架,糊拳纸为灯”。但是它是传承得那样地长久,它的分支后来就成为“标灯”、“幡灯”、“姓氏门灯”、“婚、丧典灯”。

  以上这些灯火事,都是简单意义上的灯事活动,但相传的灯节也从此开始。在相沿的历史期间,硖石的一些民间迎灯活动且与宗教庙会活动结下了不解之缘,事至民国23年的迎灯会尚有僧人“提香拜香”(铜香炉用吊勾扎进手臂皮肉,以示对佛的虔诚)。

  五代吴越的武肃王钱鏐之时(公元907—932)由拳(海宁)的灯彩已是“岁贡品”了。《硖川灯事》有清诗人许葆翰的诗句为证:“翁言由拳课岁贡,始自武肃盛于宋。”

  此间,硖石的民间灯事始秦历汉,通过缘起、探索、创始的漫长过程和历史的洗礼在传统的乡土民俗意识中已形成最初的灯事概念,从而具备了“硖石灯彩”这支奇葩的土壤。

  二、盛灯

  盛于唐、宋时代的硖石灯彩

  (隋、唐〈公元900余年〉—清代初〈公元1644年〉)

  宋高宗赵构迁都临安(今杭州),此时的南宋王朝为粉饰太平,元宵的放灯活动一度成风,南宋诗人范成大曾到过硖石,他有一首专门吟颂“万眼罗”灯的诗。据《武林旧事》记载:当时进贡的灯品有福州的白玉灯,安徽的琉璃灯,南京的夹纱灯,常州的料丝灯,苏州的罗锦灯,杭州的羊皮灯和硖石的万眼罗灯等。在其“灯品”条目中记有“号万眼罗者,此种最奇”。因此,作为硖石灯彩的精奇之品被悬于临安东华门外的凤楼前。故许葆翰(字韬庵,硖石人,清任道台)所著《道园诗稿》记:“凤楼灯市在灯节,岁一会之无消歇”。从民间到进贡之品,灯彩制作存在了一个普及提高的过程。

  南宋著名女词人朱淑真曾在硖石郊外的路仲里落脚,有一阙《生查子》对硖石灯会作过生动的描述:“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当时的一些硖石灯彩以虎豹狮象的动物为主,其中被称作“万眼罗”灯的作品,主要出现一种叫“珠帘伞”的大型灯彩(民间俗称纸凉伞),它是用围边六幅,下沿各串成三片,全是针工刺花而成的景片,相互连接,内燃灯烛,灯片周匝生辉,光彩异常,但是这仅仅是硖石灯彩逐步深化精细的一个开端,它决定的作用是采用“针刺花纹”,这是硖石灯彩升华的基础。这里就需要有两个条件:一是外在的历史条件,就是“年年灯事,岁岁不同”的灯事活动;二是民间制灯争相互比与无数文人墨客的参与。

  三、神功

  毕智穷功的针刺花纹灯艺

  (清乾嘉〈公元1700年〉—解放前〈公元1949年〉)

  硖石灯彩在唐宋盛灯的基础上,形成了广泛的民众精神意识,这一古老的传统灯艺在历史的进程中没有在都市临安抑或其他地方落脚,且又回到了硖石的民间扎下了根,其实这个契机是有必然性的,从民间到宫庭,再以追求精致完善的宫殿艺术回到民间。它促使“硖石灯彩”不断升华,也说明了灯彩活动的平民精神情结。

  清乾嘉年间后,随着江南商品经济的不断发展,水陆交通极为方便的硖石之地,成了“浙西诸郡市集之最”(《海昌州志稿》)。闻名江南的丝绸、布业、米市兴旺发达,经济繁荣,势必促进文化艺术的发展。作为民间盛事的灯彩活动亦得到了支持与不断发展,海宁地方文化名人辈出,并不断加入到制作灯彩的过程中去,以至还形成了制灯“文人派”的一种形式。使灯彩在追求意境、色彩、层次等艺术细节的过程中不断美术化、书卷味,工艺品位不断提高。

  在不断追求精致完美的过程中,其中最主要的是针孔功夫的变化与和谐,并且在刀刻工序的配合下施于各种“针法”,俗称“针尖功夫”。

  高健行同志在《硖石灯彩》一文中谈到:“硖石民间素有刺绣丝织的习俗,也许为了明目,绣花女子常于棚架下置灯烛,自得光彩闪烁之趣,灯彩吸收了这种织纹针迹原理逐渐形成独特的灯彩针刺技法”。笔者认为,这是很有意义的阐述。而且据几位制灯的长辈说:以前一些好的针片都是由这些二十上下的女儿工来完成,一些出类拔萃的“针功灯片”必须具有“针针均匀、落针无悔”的非凡功夫,正值青春年届的针刺手是眼明手快,玲珑得巧的时候。

  正是这些天时、地理、人功的造化,地方民间毕智穷工的投入,使“消费一年忙”的灯事活动不断完善。有一组题为《江湖八丐图》的针刺灯片稿,其针孔为方形。据已故老艺人孙惟君先生介绍,此针功乃需“炉火纯青”之技艺,如今,已经失传。

  在1918年到1934年的三次硖石迎灯会上,社会各界所展示的灯品美仑美奂,盛况空前,被认为是硖石有史以来的灯事艺术最高潮,并引起了中外人士的瞩目。这些盛大的灯会活动还伴以民间各类的技巧、歌舞及江南丝竹,气氛十分热烈。

  张宗祥先生(1882—1965)曾在《硖锁记•纪灯》中说:“故言灯事,必曰硖石云”。

  吴世昌先生(1908—1986)描述家乡灯彩是“每幅字画,针刺而成,俾通烛光,表里透明”。他的词《南乡子•看灯》被灯彩人称为绝唱之句的是“尺素神功传妙态”。

  综观硖石灯彩的起源、发展与崛起,也就我们简单阐述的缘起、盛灯与神功三个主要过程。它与各历史时期的地方社会经济文化环境密切关联,它的起源和形成是多元化的,所述的三个阶段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是不同阶段上社会发展的产物,正如“土壤,苗木和果实”一样的关系,同时,作为民间的工艺,也是中华民族灿烂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回首页
来源:   作者: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