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灯文化 正文

灯彩艺人与作品

[ 发布时间: 2010-07-28 09:41:19   打印放大缩小 ]


  历史上一些灯彩精品,由于种种原因,保存下来的极少。灯彩艺师多为民间工匠,作品又多为集体创作,作者姓氏已难稽考。据近世硖石耆老黄石琴先生回忆,他曾见过清代乾隆年间保存下来的珠帘伞挂片《八骏图》,白地白花带白描,设色着墨十分素淡。灯彩技师孙惟君先生曾收藏有乾隆年间传下来工笔重彩的珠帘伞挂片《江湖八丐图》,系民间艺师的精心杰作,均属罕见珍品,可惜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查抄没收,至今未知下落。

  海宁市博物馆收藏的晚清时代景片,原稿为当时海宁著名画师徐砚手笔,灯片裱背镂刻针刺出自当年灯彩名家严远庄、严少庄父子之手。严氏父子既能作画,又会针刺,是全能灯彩艺师,其作品都很出色,被推崇为近代硖石灯彩流派的奠基人。晚清前后参加灯彩制作的画家还有费晓楼、张洪九师徒、许鉴文、葛龙芝、王梦忆、蒋升旭父子、徐砚、徐小石父子、宋文义、方璜、沈唯建等等,他们创作了不少灯彩画稿,有的还挥毫题咏或参加针刺创作。清代著名画家费晓楼曾据皇甫松《梦江南》中“夜船吹笛雨萧萧”句,构画供作针刺景片,曾参与吴友如《点石斋画报》工作的画家葛龙芝作有《红楼梦》、《西厢记》故事图景,人物绰约多姿。清末蒋微芬亦精于此道,以乱针见长,具纹饰之美。当代作家殷白青年时代也曾参与灯彩活动。近年,海宁博物馆又收得东南河高氏宗族珍藏的珠帘伞针刺挂片数十件,美术价值极其可贵。

  除了文人画师以外,参加灯彩创作活动和组织工作的,主要还是本乡本土的普通居民。1922年被推举为全镇灯头的孙乙青先生可算得上灯彩世家。他父亲裕园公素精诗画,又有丰富的绘制灯彩经验。其五世孙惟君先生,至今仍任硖石工艺美术部灯彩技师。如今,硖石灯彩的国家级传承人陈伟炎、浙江省级传承人胡金龙等依然在坚持制灯彩。

  古老的传统灯彩源于民间,一旦灯彩形成群众性活动,就能不断推陈出新。1934年灯会中,硖石中宁巷推出秋千台阁,园中有一架秋千,洋娃娃戏笑摇荡,春风飘带,罗衫轻薄,颇具新意。河西坊即竞相仿效,也出一秋千抬头,秋千架上置六个玩具洋娃娃,上下回旋,犹如现代游艺场所的回转木马。南郊马桥的著名铜匠精制的铜光亭,通体金属结构,是灯彩艺术的又一大胆尝试。横头街坊著名灯彩艺人唐勋祖,向以活彩狮龙鸟兽为人推崇,他的儿子唐云庆也精于此道。他们主持制作的“抬头”富贵亭,洞石似真,亭角翼然,牡丹卫护,丹顶楼鹤,一派富丽堂皇。最令人拍案称奇的是,通体纸糊,内点红烛的灯彩之中,竟然引出汩汩泉水,环流其间,这种大胆创新,没有厚实功底是不可能的。而品字灯、采莲船灯、茶壶灯则是现今创造的精品灯。

灯彩传承人陈伟炎

  描写灯彩的文艺作品不胜枚举。除了话本小说及戏剧外,最典型的要算评弹传统开篇《闹元宵》,绘声绘色地概括和描写了江南灯会盛况,唱出十盏名灯,三十六大灯、七十二小品,错综复杂,洋洋大观。而专门采集硖石灯彩的文字记录,比较完备的还是《笙磬同音集》的第七集。海宁诗人张宝芬(号花农)题咏了二十七座精品座灯,陆光勋(冠陶)和孙葆谦(逊园)也有不少专题诗作,名噪一时,而且又是硖石灯彩专题的作品。以上所举,挂一漏万,实际上名作目录必当数倍甚至数十倍于此。

回首页
来源: 海宁新闻网   作者: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