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灯文化 正文

硖石灯彩的鼎盛年华

[ 发布时间: 2010-07-28 09:41:19   打印放大缩小 ]


  清乾隆、嘉庆年间(公元1736—1821),灯彩制作和灯会活动极为兴盛。一种精美的走马灯已在硖石地区广为流行,它摆脱了旧时在走马灯上绘些奔腾快马的俗套,运用针刺缕刻,重彩工笔绘画,外表大多呈六角、八角仿宫灯样式,每面纸刻彩饰,胜似画框;内套灯芯为圆柱形,图画内容除传统走马外,更有各类动物追扑戏斗形象,或为神仙飞天,或为腾云驾雾的妖魔,总以动态为主。图景线条起伏循环,回旋不断,艺术效果显著。此外,也逐渐出现鱼灯、鸟灯、花篮灯、古钱连环灯、西瓜灯及盆景小品等等,不一而足。

  清朝末年至民国初年,随着政治、社会的发展变化,尤其是辛亥革命,给了作为民间艺术的灯彩进一步繁荣的沃土。灯彩向着大型模式发展,出现了亭台、楼阁、宝塔等古建筑模型、大龙舟、采莲船等等。单纯的彩灯艺术向综合性艺术的演变,形成独特的风格流派。在制作上,始用细铅丝、小铁钉等代替竹木纸捻等作为扎制骨架的传统材料,以电珠、干电池代替油、烛,而且灯彩内容也力求体现出时代气息。如1912年庆祝辛亥革命周年提灯会,就出现了双十字形的大小提灯,反映了人民庆祝光复中华的喜悦。彩灯饰面除绘画图案外,也配进了书法艺术。民国初年的灯会,彩灯上常有写着“同胞们怒吼吧”、“为国争光”、“振兴中华”等等工楷书法的,也有画着怒吼状的醒狮。1922年硖石孟肇元的《赋醒狮亭灯》诗中有“愿祝睡狮及早醒,一吼惊起中华民”之句。张宝芬的《题咏跳狮台》还指出“十色五光都寓意,休教走马当花看。”这些诗句与彩灯,反映出人民对革命潮流的心声。

龙舟灯

宫灯(品字灯)

  在1910年南京的南洋劝业博览会上,硖石灯彩引起了中外人士瞩目。1918年、1922年和1934年硖石的三次盛大灯会,曾被认为是硖石灯彩有史以来的艺术高潮,尤其是1934年那一次,几乎全镇各行各业,连镇郊农村都参加了。硖石居民向来有春节悬灯自庆的风俗,这年则格外讲究。巧思精作,出奇斗艳,真所谓“新样竞翻技各奏,谁甘结构俗庸庸”,赋予古老的灯彩艺术新的生命活力,如大型仙鹤亭彩灯,立鹤长颈,分作数节,头颈蜿蜒盼顾自如,全由弦索操纵,此法于提线木偶和皮影戏,令目睹者叹为观止。每次盛会前几日,先举行“演灯”,带有预演、彩排之意。赛会正日,全镇各处鼓乐喧天,四乡农民也成群结队涌入镇上。居民中有句话:“新亲带被来,老亲带米来”。其热闹程度可以想见。

  庞大的灯彩队伍还常伴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民间歌舞杂耍技艺。最常见的有采莲船、狮舞、龙舞、高跷、戏文台阁等等。

  每逢灯会,镇上街道稍为宽阔的地段都搭有彩台,各商店字号也在店堂口搭建小观台,悬灯结彩,备乐助兴。

  1934年硖石灯会前后,当局为方便旅客到硖石观灯,特加开京杭游览特快列车,一时间,京沪杭各地游人蜂涌而至。当时独霸上海娱乐界的黄金荣也亲往硖石,镇上一同仁照相馆宋少莲曾将灯会盛况摄下,至今存有底片。事后,九顶大型“抬头”,又被借往上海展览。不久,适逢巴黎举办万国博览会,硖石灯彩便以我国特色艺术珍品之一,出洋参加竞赛,名扬海外。世纪同龄人、老作家章克标先生曾为笔者抄摘了乡前贤张宗祥(1882—1965)的遗稿《铁如意馆碎录·硖琐记·纪灯》一节。他们俩都是二三十年代硖石灯彩盛况的目击者,故资料最可靠可贵。

回首页
来源: 海宁新闻网   作者: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