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灯文化 正文

硖石灯彩的工艺特色

[ 发布时间: 2010-07-28 09:41:19   打印放大缩小 ]


  灯彩通常分为座灯、提灯和壁灯三大灯种。座灯的表现形式最为完备,是主要灯种。提灯包括挂灯,一般尺寸如宫灯大小。壁灯主要是近代壁灯的仿古制品,灯体不大,但屏条灯、屏风灯之类规模就比较大了。大型抬头座灯,常高超二米,长形卧龙灯之类蜿蜒数丈。台阁上悬饰的小灯和模拟小花蜂蝶等灯,往往不及寸许,堪称“迷你”灯。灯景绘作全都微刻精雕,毫发不爽。针刺密度平均每平方公分粗者十八孔,细者三十二孔。一座抬头动辄三四十万孔,甚至细密到百万孔以上。

  硖石灯彩在广泛的艺术门类诸如图画、诗词、书法、金石、戏剧、评话、小说、版画、雕塑、建筑、杂耍等等的文化滋养和熏陶下,拓创了独特的针刺多面体艺术,自成一套精巧的传统技法。灯彩艺术的主体部分就是彩灯,它一般以细竹篾为骨,外蒙装饰,通体各面裱装精绘,针扎镂刻,所制景片时有名家题书作画,在全国各灯艺流派中,堪称独步群芳。如佛山、徽州也有过少量针刺花灯,但只是一些满天星散针。硖石近乡如王店(属嘉兴市)、屠甸(现属桐乡市)等处花灯,也曾有仿制,尚不足道。

  彩灯扎就骨架,主题就算大体确定,进而布置各面景片图画,按需要制成大小尺寸相当的景片材料,作为针刻彩绘的基础。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小型的书画裱背技术的产物。所用的装裱纸材,一般不十分考究,但也有采用高贵纸料和绫绢之类的。平常多用单宣、棉连。为了减少裱背工夫,亦有用夹宣、罗纹纸等较厚的纸品。连史纸一般仅用于不透光处。纸料质薄光滑的,宜作饰面,其他高丽纸、金笺、粉笺、腊笺、冷金笺(雪金、雨金)也只宜饰面。

  纸品选定之后,得按要求排刷染色,一般内层纸染色宜深,表面层则深浅咸宜,视图稿而定。里层色深经灯光透视,可生泛色,给人以静雅之感。所用避免明暗反差过强,以保证画景色彩有丰富的层次感。所用染料为国画传统色料,有烟墨、硃砂、石绿、石青、藤黄、孔雀绿、赭石、白粉等。

  作为裱制粘合材料的浆糊,也十分讲究,以防日后发霉、虫蛀。一般用淀粉一斤加明矾二钱,先用温水搅拌成“浆糊头”,然后冲入开水,快速拌匀;用浆棒挑起牵丝,色略黄、半透明的最佳。此外,还有锅熬法和吹蒸气法等。浆糊熟后,用容器浸在冷水中,冬季一两天换水;夏季每日换一两次清凉水,并多放些明矾,可保存半月不坏。

  裱背成的纸片散挂阴凉处,待干后,即可将图稿蒙上,决定画面哪部分用针刺,哪部分用刀刻,至关重要。所以要求设计人员既懂针刺工艺,又精熟绘画技巧。完稿之后,用刻刀将图上主体部分如人物、花鸟、漏窗、题字等刻成透空。然后以白色上品宣纸衬在底面,使透空部位薄且透明则佳。再以相同面积的四层纸夹成一叠,放于针盘上。针盘俗称样盘,用羊油和榆树皮粉炒拌凝而成,要浓稀适度,软而不糊。接着就可用钢针按图穿刺了,钢针装在一枝笔状杆端。有时纸质较厚实,捻针扎刺数十百万针太吃力,也有使用小铜锤,轻轻敲击助力的。用针用刀切忌偏侧歪斜,稍有偏差,就会直接影响下层三片的整齐匀称。扎针穿孔之后,四面片子中的第一片针孔太平,第四片针孔含混,都弃去不用。只用针眼圆而凸边,整片平贴的二三片。大型灯彩作品,手工扎针多数达十万乃至百十万孔眼,投工耗时,一丝不苟,这的确是很不简单的。

针刺灯片

  针刺技法有钩针、破花针、排针、乱针、散针、补针等。针刺力求整齐匀称,用力轻重得当,不得有一针破漏,否则将前功尽弃,难以补缀。因为补缀时接纸镶口处的重叠痕迹在灯下将暴露无遗,大损美观。

  针刺既毕,便可在透空的单层宣纸处作画着色。全能的灯彩艺人,能自己创作图稿,落笔成绘。海宁历代著名书画家也常应邀以助雅兴,留下珍贵的手泽墨宝。

  五彩缤纷的图画,以针刺的阴纹背景作为衬托,形成了灯面的强烈明暗对比,尤其能造成远山、云雾、丛林等朦胧幻视,极富想象力。这种技法针刻的灯面,比纱灯、绢灯、刻纸灯、琉璃灯具有更大的自由表现余地和强烈的主体感。如珠帘伞景片《高楼晓妆图》就被视为“绝艺”,当代著名文学家吴世昌先生曾填词《南乡子》一阙,加以叙述:“新柳薄如烟,柳外朱楼挂榖帘,帘后佳人红袖举,窗边,斜对菱花整翠钿。此景忆当年,层次分明映烛前,尺幅神功传妙态,针尖,若比丹青觉更妍。”再有晚清景片《东坡赋鼠、牛角挂书合图》,图中人和鼠、牛及题款都雕刻镂空,在灯下使之突出。窗棂、柳尖、浅草也用刻工,显示光源,使画面增加动态气氛。陪衬部分以针代画,以针填空补充天、水、地等处,画面布局疏不嫌稀,密不过挤;细致繁复而宛似轻漫,别有一派艺术境界。硖石灯彩的显著特色,除针工而外,绘作之精妙,亦为灯艺之冠。它的技法墨色,无一不合国画法度。颜料大都为天然矿物,可历数百年而不褪色。

  硖石灯彩所采用的配合材料极多,有竹、木、金属、绫绢、绸缎、明珠、玉佩、丝穗、流苏、绵带、纸品、兽角、玻璃、羽毛、贝壳以及近代的铁丝、电料、塑胶、化纤等等,在灯彩艺人的巧妙手艺中都能材尽其用,恰到好处。

回首页
来源: 海宁新闻网   作者: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