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宁新闻网 > 印象海宁 > 三大文化 > 灯文化 正文

古老灯彩的美好春天

[ 发布时间: 2010-07-28 09:41:19   打印放大缩小 ]


  抗战年代,民不聊生,硖石的灯彩事业也奄奄一息。直到1949年建国之后,始获新生。1953年镇治保委发动的迎灯会,彩灯中增添了五角星、红旗、镰刀、铁锤、火炬、和平鸽等等灯型,新民主主义革命口号也大书特书于彩灯之上,赋予硖石灯彩以新的时代气息。

  政府为了保持和发扬这朵民间美术工艺奇葩,于1955年帮助灯彩艺人组成合作小组。翌年正式成立了镇办灯彩组。有任一亭、孙惟君、吴梦楼、谈雪其、黄石琴、沈福康、金成连、沈才良、曹祖林、朱贯庆等16人参加。经济体制仍为互助合作组,但由政府拨款支持,属民办公助性质。1957年,广州文化公园前来订制大型灯彩“玲珑阁”,当时预算成本在500元以上,耗时五六百工,其精工细作程度由此可见。1961年全国性精简机构,灯彩组被解散,任一亭、孙惟君、吴梦楼等人进入杭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1962年灯彩组留下的几个人,并入硖石纸制品厂,1963年又归属制伞社。这一年,广州文化公园为广交会等对外贸易活动,又来硖石要求订货,并聘去任一亭、吴梦楼帮助装修和设计展览会所。孙惟君也调回硖石,主持灯彩恢复工作。

  十分惋惜的是,十年动乱期间,艺人们精心保存的古典传统灯彩图片大都被抄查没收,灯彩艺人也不能制作灯彩了。1973年虽曾一度恢复,也只是昙花一现。直到1977年,应浙江省出口工艺展览之需,接受了大型灯彩“南湖革命船”的订货。1978年在县二轻局领导下,才正式成立工艺美术服务部。

  1980年元宵节,硖石举行了大规模的迎春灯会,盛况空前,观灯人数达10余万。灯彩从内容到形式,都有了新的突破和提高,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内容,又别出心裁地把电灯、霓虹灯等用在大型灯彩抬头上。配乐也是曲式繁复,既有细吹细打的雅乐,又有大吹大擂配以打击器乐,还有配用电唱机、录音机,用强功率扩音机播放,真是鼓乐喧天,彩光四射。

  灯会后,许多优秀灯彩作品又集中陈列于博物馆展览大厅。最精萃的是县文化馆扎制的一座楼阁,四面镶嵌10来幅景片,都是半个多世纪前的故物——珠帘伞针刺的景片,是当年著名画家徐砚的亲笔图稿,由灯彩高手严远庄、严少庄父子精心针刺而成。虽为故旧之物,却仍然放射出清新夺目的光彩。工艺美术服务部的几件专业作品,是专业老艺师的心血结晶,堪称近年硖石灯彩之代表作。其中的“孔雀开屏”为一座中型作品,高1.5米,尾羽展开直径达0.9米。孔雀尾屏仿照撑伞的原理,电力操作,间歇地引颈开屏,周身微小电珠时明时灭,宝光四射,煞是好看。

  海宁机床厂制作的一座“沁芳亭”取材《红楼梦》读《西厢记》一节,以亭树湖石为景,前坐两个真人小姑娘,一扮宝玉,一饰黛玉,天真活泼,顾盼有神,虽不及专业人员制作的精工,但大胆创新,另有一功。展览的作品后来又被上海闸北公园租去展出,电视台还将它拍成电视片,使电视观众通过荧屏领略硖石灯彩之一斑。

  近年来,杭州的西湖灯会、广州文化公园、香港宋城的灯会,也都陈列过硖石灯彩。

图为2001年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接受海宁赠送的一对宫

  1991年4月,为继承和发扬硖石灯彩工艺的传统,40余名灯彩艺术工作者、爱好者自愿结合组成“海宁市灯彩研究会”,并经市文联批准吸收为团体会员。1991年11月12日,召开了会员大会,选举产生了灯彩研究理事会。陈有法当选会长,孙惟君、张文兵、章卓金、谷景瑞为副会长。海宁水泥厂也在此时建立了“硖石灯彩工艺社”,为企业支持创办文化事业开创了一条路子。目前,这个社已有制灯能手10余名,还有些专门的灯工技艺骨干和一支业余的制灯队伍。所制的“品字亭”灯,在1992年全国花灯赛上获得一等奖,又有“聚宝盆”等灯,曾参加上海’93文庙活动、’93重庆市三峡灯会和余杭的元宵灯会以及省电视台新春灯会活动节目,博得广大观众一致好评。该社制作的“镇海塔”灯,还被中国灯彩博物馆所收藏。

  1994年6月,海宁市政府钱满程市长率团赴新加坡招商,灯研会制作社精心制作了两对宫灯(一为古时12名人的典故,一为花鸟宫灯),以供展览、展销并作为礼品赠送给新加坡原总理、现任内阁资政的李光耀先生。目前,灯艺社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正在创作一批新的灯彩,以作为对外友好交往的礼品。

回首页
来源: 海宁新闻网   作者:   编辑: 张孝红
相关阅读:
今日要闻
专题栏目
新闻图片
新闻排行榜
新闻即时报